狗爸狗妈打伤了京巴狗

拉乌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他伸着红红的舌头,痛苦地喘着粗气。

黑骑士一边去扶拉乌儿,一边对妈说“好啊,你们打伤了拉乌儿,你们知道他家的主人是谁吗?!”

“咱谁也不怕!”狗爸唾沫横飞,”咱有的是钱,有钱走遍天下。”

“是有理走遍天下。”黑骑士平时爱听广播,这些格言警句他记得很清楚。

“你那句话已经过时了。”狗爸得意扬扬,“现在是有钱走遍天下。”

“你有甜甜小姐有钱吗?!”

“这……提她干什么!”

“怎能不提她!拉乌儿的主人是甜甜小姐呀!”

狗爸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狗妈一屁股坐在地上,哭骂着狗爸:“你是瞎了眼啦,打狗不看主人!怎么打的偏偏就是甜甜小姐的狗呢!倒霉呀!倒霉呀!”

在黑骑士的帮助下,黄大侠驮着拉乌儿,朝甜甜小姐的别墅跑去。

甜甜小姐的女佣人看见拉乌儿伤成这样,当场吓得哭了起来。她用发抖的手,拨通了远在海滨拍电影的甜甜小姐的手机。

“甜甜小姐,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请你别生气……”

“快说,发生了什么事!”

“拉乌儿受伤了。”“怎么受伤的?”

“被别人打伤的。”

“什么?!”从话筒里传出甜甜小姐怒不可遏的尖叫声,“什么人吃了豹子胆,敢打我的狗!好,我马上回来。”

大概只有半小时光景,只听度假村上空一片轰鸣。

黄大侠和黑骑士跑出来一看,只见天空中几架直升机正在徐徐降落。

“甜甜小姐一定气坏了。”黑骑士对黄大侠说,“这下可有好戏看啰!”

三架直升机陆续降落在甜甜小姐的别墅后面宽阔的草坪上。

甜甜小姐从第一架着陆的直升机上下来。使黄大侠和黑骑士大为惊讶的是,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生气的痕迹,而是笑眯眯的,紧跟她身后的是两个穿西服,打领带,手提厚厚公文包的先生。

黄大侠问黑骑士:“你看这两个是什么人?”

“好像是律师。”黑骑士每次都能说得八九不离十,“只有律师的服装才有这么考究。”

从第二架直升机上下来的,是几位穿白大褂的男女,他们从飞机上搬下来许多医疗器械。

“不用说,这几个人是兽医。”黄大侠以前被主人带到兽医站打过预防针,所以他知道兽医是要穿白大褂的。

从第三架飞机上下来的是一些衣服上有许多口袋的人,有的手里拿着长柄话筒,有的胸前挂着长镜头的照相机,有的肩上扛着摄像机。甜甜小姐第一次到稻香村来,黄大侠和黑骑士就已经认识了他们,他们都是些报纸新闻记者和电视新闻记者。

黑骑士有一种感觉:“甜甜小姐要把这件事搞得举国上下,尽人皆知。”

“叫狗爸狗妈付医药费不就了结了,何必闹得沸沸扬扬的!”

甜甜小姐带着的一行人住进了她的别墅。没有像黄大侠和黑骑士所想象的那样,带着这一群有头有面的人物,到狗爸狗妈家去找他们算账。

电视新闻记者。

黑骑士有一种感觉?.“甜甜小姐要把这件事搞得举国上下,尽人皆知。”

“叫狗爸狗妈付医药费不就了结了,何必闹得沸沸扬扬的!”

甜甜小姐带着的一行人住进了她的别墅。没有像黄大侠和黑骑士所想象的那样,带着这一群有头有面的人物,到狗爸狗妈家去找他们算账。

中午,甜甜小姐家的女佣人在村口找到黄大侠和黑骑士,他们两个正为午餐还没着落发愁呢!

“黄大侠,黑骑士,我家小姐请你俩去见她。”

黄大侠指指自己的鼻子,又指指黑骑士的鼻子“请我r请他!”

“是的,是的,快走吧!”

一路上,黄大侠和黑骑士默默无语。

快到甜甜小姐的别墅了,黄大侠问黑骑士:“你看我们这一去是凶?是吉?”“我看凶多吉少。”黑骑士一脸悲伤,“你知道,有钱人都是讨厌土狗土的。”一句话,使黄大侠怒火中烧:“土狗土,那又怎么样!我并不觉得低人一等!”

女佣人把他们带到一间宽敞的,四面都是落地窗的客厅里。在这里可以看见外面的红玫瑰,绿草坪和远处的群山。

甜甜小姐正和律师们,兽医们,记者们共进午餐。

“小姐,黄大侠和黑骑士到了。”

“咣当!”甜甜小姐吓了一跳,手上的汤勺掉进汤盘里,“哪来的大侠和骑士!”

女佣人指指黄大侠和黑骑士:“就是那只狗和那只猫。”

黄大侠和黑骑士旁若无人地走到甜甜小姐面前:“我叫黄大侠!”“我叫黑骑士!”

甜甜小姐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

她继续喝汤,一小口一小口地喝。

黄大侠和黑骑士就站在那里,看着她喝。他们想象着那汤的味道,口水悄悄从黄大侠的嘴角边流出来,黑骑士的肚子也不争气地响起来。

汤喝完了,甜甜小姐一边用折成一朵花儿的餐巾纸揩着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今天,我请你们来……”

黄大侠打断了她的话:“小姐,现在你吃饱了,可我们还饿着肚子呢!就这样开始谈话,不太公平吧!” .? .

“本来我们正准备去参加一个宴会。”黑骑士接着说道,“是你家女佣人从半路上把我们截到这里来的。”

甜甜小姐笑了笑,对女佣人阿香说:“带他们到厨房去,把剩菜剩饭都给他们吃。”

“慢!”黄大侠拦住了阿香,然后转身对甜甜小姐,“我捣声明两点:第一,我和黑骑士从来不吃残羹剩饭,只吃专门为我们做的,合我们各自口味儿的东西:第二,我们从来都是坐着高背椅,在餐桌上进餐的。”

甜甜小姐又笑了笑:“你们喜欢吃什么呢?我叫我的厨师专门为你们做去。”

黄大侠吞了口直往上冒的口水:“我要红烧骨头,多放一点儿辣椒,用大号盆子盛来。”

黑骑士使劲收紧他的肚子,怕饿得咕咕叫的声音被客厅里的人听见:“我要一大盘清蒸小鱼儿,多放点香油和葱花儿。”

甜甜小姐让黄大侠坐在她左边的高背椅上,黑骑士坐在她右边的一把高背椅上。

一会儿,两个身着白衣,戴着白帽的厨师把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红烧骨头和清蒸小鱼儿端了上来。

黄大侠极仔细地啃着骨头上的肉,极响亮地吮吸着骨头里的油。

黑骑士极有耐心地剔着鱼刺儿,极响亮地舔着粘在鱼刺儿上的一星星鱼肉。

这顿饭吃得一点儿都不含糊,他们全然不顾有那么多有头有脸儿的人物在等候着他们。尽管有人不耐烦地频频看表或将坐着的椅子发出响声,但想到甜甜小姐有求于这狗这猫,也就无可奈何了。

这顿饭吃了足足有两个小时,黄大侠面前的骨头堆成了一座小山,黑骑士面前的鱼刺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顿饭终于吃完了。黑骑士打了两个响亮的带着鱼腥昧儿的饱嗝儿,黄大侠也跟着打了两个更响亮的很有油气的饱嗝儿。

“好啦!”黄大侠也用折成一朵花儿的餐巾纸揩揩嘴,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们可以谈谈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