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爱上美丽的西施狗

“喂,我告诉你们!”拉乌儿对正大口大口吞吃食物的黄大侠和黑骑士说,“甜甜小姐又卖出去一幢别墅。”

黄大侠和黑骑士头都不抬,他们饿坏了。自从主人走后,他们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一到进餐时间,就在葡萄树下,等着主人把香喷喷的食物——黄大侠爱啃的肉骨头,黑骑士爱吃的小鱼儿端上小石桌。

他们从没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稻香村最体面的和最高傲的,沦落到垃圾箱里去找东西吃。如果遇到甜甜小姐外出的日子,拉乌儿就把他俩请到家里来大吃一顿。

今天,拉乌儿请黄大侠和黑骑士吃的是猪肝香肠,味道很不错,而且营养丰富。

大侠和骑士并没有像拉乌儿那样,用餐刀把猪肝香肠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再用叉子叉到嘴里,他们的肚子饿得咕咕叫,顾不了这许多讲究,撕着吃,咬着吃,只要吃到嘴里,填饱肚子就行。

这时候,拉乌儿知道他俩都在一门心思地吃,并没有听他讲,尽管他觉得他要讲的非常重要,而且非讲不可。

“你们听我说,甜甜小姐又卖出去一幢别墅……”

黄大侠嘴里衔着半截猪肝香肠,含混不清道:“她修……修别墅,就是为了要卖。卖了一幢别……别墅。这并不算新闻。”

“当然,这不算新闻。”拉乌儿认为黄大侠没有听懂他的意思,“我是说买这幢别墅的人家……”

“不是百万富翁就是千万富翁。”黄大侠不耐烦地打断了拉乌儿的话。

拉乌儿并不理会黄大侠,继续说道:“他们带来了许多狗,都是很名贵的观赏狗。”

“有猫没有?”黑骑士希望有几只猫。

“没有。”

“你看清楚了吗?”

“看得很清楚,一只都没有。”

黑骑士听说没猫,仍吃他的猪肝香肠。

“有一只叫西施的狗姑娘,她……”

“别这样吞吞吐吐的好不好?”黄大侠停止了咀嚼,盯着拉乌儿追问道,“这只叫西施的狗姑娘,她怎么了?”

“她——她很美。”

黄大侠又吃他的猪肝香肠,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说说看.她有多美?”

拉乌儿急着找词来形容.他挠挠脑袋,想了好久,也没想出一个满意的词儿来。“她的美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

“是吗?”

“你们只要听听她的名字就知道她有多美了。你们知道她为什么叫西施吗?”

黄大侠和黑骑士都摇头。

“我昨天用电脑查了资料,西施是个人,是中国古代最美最美的美女。”

“这么说,西施狗也是最美最美的狗啰。”黄大侠很不服气,“你带我们去见识见识。”

拉乌儿带着黄大侠和黑骑士,来到一幢别墅前。只见玫瑰花园中,点缀着许多小巧玲珑的房子。

这里的气氛非常紧张。

一个胖胖的妇人,衣袖高高地挽在胳膊上,高声吆喝着,把那些不知所措的佣人呼来唤去。一个5岁大的男孩子抱着她的腿哇哇哭喊:“妈妈,我肚子饿!肚子饿!”

胖妇人抬脚一踢:“滚一边去,烦死了。”

她指挥着佣人们把一盘盘食物和雪白的床单送到一座像宫殿一样的小房子里。花园里那些小房子门前,都站着一条漂亮的狗儿,他们都惊恐地朝小宫殿张望着。

“你们都给我回到自己房间里去!”

胖妇人又高声向这些狗儿吆喝道。狗儿们赶紧溜进自己的小房子里。

这时,一辆摩托车飞也似的驶过来,从上面跳下一个穿黑皮衣,黑皮裤的精瘦男人。他还来不及脱下头盔,就往小宫殿里跑:“生了吗?生了吗?”

胖妇人迎上来,一张脸笑得五官都错位了。她伸出胖胖的五个手指头,在瘦男人的脸前舞了舞:“起码这个数!”

瘦男人也笑了,一张瘦脸皱成一团,比哭还难看。他像肚子疼似的大叫着:“我的宝贝哟!我的钱罐罐哟!钱缸缸哟!”

那小男孩又跑过来抱住瘦男人的腿:“爸爸,我肚子饿!”

瘦男人一下子沉下脸来,扬手一巴掌打在小男孩的脸上:“他妈的,叫饿也不看时候。这个节骨眼儿上,谁还顾得了你!”

小男孩捂着脸,坐在地上号哭起来。

“快看,她就是西施。”拉乌儿叫道。

西施从一座粉红色的花蕾形的小房子中跑出来.嘴里衔着一块巧克力,跑到小男孩身边,把巧克力喂到他的嘴里。

小男孩不哭了,很响地咂着嘴儿。西施把两个前爪搭在他的肩上,伸出红红的舌头,舔他脸上的泪水。

小男孩对她笑笑,她也对小男孩笑笑。

“瞧瞧拉乌儿在黄大侠的耳边说,“她有多美,多善良。”

黄大侠和黑骑士不得不承认西施的确很美。她娇小玲珑,披一身长毛洁白如云,一条蓝色的缎带.把她头顶上的长发扎成一束,更显出她的活泼和俏丽。特别是她那一对乌溜溜的黑眼睛,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恬静。

不过.黄大侠对西施充满了好感,还不仅仅是因为她长得美,而是他刚才亲眼看见西施给小男孩喂巧克力,给小男孩舔眼泪的那一幕,使黄大侠深受感动。

拉乌儿问黄大侠:“你想认识她吗?”

“干吗不?”黑骑士抢着回答,“你快介绍呀!”

拉乌儿等胖女人和瘦男人都钻进小宫殿,这才一溜烟跑过去,把西施带过来。“这是我的朋友黄大侠,这是我的朋友黑骑士。”

西施朝黄大侠和黑骑士笑一笑,但她的眼神却很忧郁。

黄大侠关心地问道:“你们家里出了什么事?”

“我妈妈又要生小狗了。“

“你要当姐姐你应该高兴啊!”

“不,我已经有很多弟弟妹妹了。“西施的眼神更加忧郁了,”妈妈这次生了小狗后,他们要把我们兄妹几个都卖掉。”

“他们是谁呀?”

“狗爸狗妈呀!”西施见他们还是不明白,忙又解释道,“就是那个胖女人和瘦男人。”

黑骑士问:“那个小男孩,又是他们的什么人?”

“是他们的独生子。”

黄大侠说:“我还以为他是个没爹没妈的孤儿呢!”

听西施讲,狗爸狗妈以前是卖肉的,后来,他们靠养狗发了财,西施的妈妈每年要为他们生两窝小狗,每一窝都是4至6只,一只小狗要卖10万。

黑骑士翻着眼睛算起来:“不得了!不得了!狗爸狗妈早就是百万富翁了。”

“可是,他们的儿子却过着人不如狗的生活。”西施那双美丽的黑眼睛充满了同情,“家里虽然有许多佣人,但都是伺候狗的:虽然有许多高级食品,却都是给狗吃的。没有人照顾他,没有人陪他玩,只有我有时候,偷偷地留些东西给他吃。”“怎么能这样呢?”黄大侠、黑骑士和拉乌儿都愤愤不平,“他们这是虐待亲生儿子。”

“也许,狗爸狗妈觉得他们的儿子,不如狗值钱吧!”

“呸,如此爹妈!”黄大侠慷慨激昂地骂道。

“啪!”一把扫帚飞过来,正打在黄大侠的头上。狗妈双手叉腰,高声骂道:“哪里来的野狗野猫,敢来勾引我们家西施,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狗爸捡起一块石头扔过来:“再走近我家,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

黄大侠毫不畏惧地向他们狂叫起来,黑骑士也对他们怒目而视,不时挥舞着他那尖利的爪子,拉乌儿早已迈着他那四条短短的腿儿,往回跑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