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小路

【第1篇】

初冬的山野,一大片一大片萧索破败的杂草蔓延整个深深浅浅的沟壑。

这是我生活了20多年的故乡,这里有我苦涩的童年和充满憧憬的青葱岁月,有小伙伴、麦田、油菜花、小院、窑洞、老槐树以及那头老黄牛。

远处的一缕炊烟,袅袅升起,我的眼眶忽然不自主的就湿润了——这就是我记忆中故乡的小路吗?

故乡这条小路,常常萦绕在我的梦中,小路上满是羊角角曼、红嘴鸭、崖畔上还有蹦跳的小松鼠。

我带着儿子,站上高高的土堆,故乡那条小路尽在眼底。就是那条小时候赤着膀子奔跑,向沟壑扔石子,掬起双手对着崖畔大喊的小路哪!不知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有一种莫名的酣畅和涟涟的情愫。

儿子拽着我的手要走,说:“这么个烂地方看啥?”

他哪里会知道,在他这般大的时候,这里就是我的乐园和天堂。

站在高高的土堆上,迎着瑟瑟的北风,收入眼底的是一派萧条荒芜和寂寥。但我还想看见曾经日暮的炊烟环绕,还想在苦菜花开的时候躺在那平坦的土台子上晒太阳,还想在这条临崖的小路上肆无忌惮的穿行。

此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迷失了方向的孩子,在寻找着回家的路途。眼前这条荒芜破败的小路,承载了祖祖辈辈希冀,怀抱了祖祖辈辈的身影。这条小路上,有母亲的足迹,飘荡着我童年的笑声,埋藏着我童年的梦想。

我还清晰的记得,坐在七奶奶家门前老槐树下的石碾子上,捉从老槐树上垂一根丝悬在半空中的小青虫。用小树枝夹住轻轻放进塑料瓶,看着它弓背从瓶壁向上爬一点,就轻轻一晃,它便又掉到瓶底,如此反复。

二奶奶家门前有个青石大碾盘,二奶奶常在上面盘腿而坐,手里捏着烟斗吧嗒吧嗒抽烟。她爱逗小孩子玩,常给我们讲那些鬼怪精灵的故事。我们趴在碾盘一圈,托着腮,盯着二奶奶那变化怪异的表情,迷得六神无主。晚上或早起,走在这条小路上,虽然头顶着银盘似的大月亮,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跟在身后,心一紧,不由得朝后看看,风一般加快脚步。

记忆中,故乡的月亮是那么的纯净明亮,仿佛刚从玉泉中捞出来挂在深不知底的苍穹一样。月夜更是一种宁静深远的明亮,一种清凉素淡的明亮 ,一种无瑕如玉的明亮,一种空灵清秀的明亮。长大后外出求学,参加工作,以至于到现在,我似乎再也没有见到过那样的月亮,再也没有沐浴过那样的月夜。

还记得,赵里爷赶着牛群常从这条小路经过。我站在一旁死盯着那头长角朝天,健硕威猛的公牛,觉得它很凶,应该是牛群中的王。赵里爷拿着鞭子,胳肢窝夹着一个口袋,满面堆笑的朝我走来,刮一下我的鼻梁,指着那头牛问:“敢不敢骑?”我狠命的摇头。赵里爷爽朗的大笑:“莫怕,看它长得凶,其实乖得很。”临走时,他总要考我一道数学题:“四百加八百等于多少?”我总能第一时间答出来:“一千二百!”赵里爷回过头朝我一笑:“这娃灵,将来有出息!”,然后扬起鞭:“嗷….吆….”,一路尘土飞扬。

觉得小时候的冬天是奇冷的。身上穿的是妈一针一针为我缝制的棉衣。青黑布面料,白洋布里子,穿在身上厚厚实实的,像只熊,但 还 是觉得冷。 凉 风从怀前、袖管、库管直往里钻。上学没有表,妈是听着鸡叫为我把时间。早上躺在暖烘烘的热炕上不肯起来,妈一遍一遍的叫:“快起了,鸡都叫三遍了,要迟了。”一个人孤零零的,像一只挪挪移步的小企鹅,从小路向村子里的学校走去,妈把我送到第一个拐弯处,就站在那里看着我。等我走过小路,走上进村那道坡,她才转身回去。

还记得,窑洞檐下有燕子的家。每到春天,我确信是那一家燕子又回来了。一只小燕子从巢中摔落下来死了,燕妈妈悲鸣着盘旋在附近不肯离去。我和成娃子在门前的小坡上把它埋了。我说:“给小燕子立块碑吧!”成娃子同意了。我们找来一小块木板,歪歪斜斜的写上:“小燕子之墓”。“墓”字不会写是用拼音写的。

这一年,阿黄也死了。阿黄是我从姨妈家抱来的一只,长得非常可爱。阿黄每天都准点蹲在门口等我放学回来。可有一天,我回来没见到它。妈说阿黄吃了死耗子,没能救过来。我哭喊着要看一眼,妈不让,说已经埋掉了。我要死要活的闹腾了好几天才慢慢缓过来。

儿时那条小路上,日日有布谷鸟的叫声。那声音悠远,绵长,像空灵的山洞在一点一点的滴水。小院里堆满了黄灿灿的谷穗垛子。成群成群的麻雀飞扑在谷垛上。妈拿着扫把驱赶,“轰”一声,黑压压一片,叽喳喳一片。我和成娃子用小棒支起砖块塌麻雀,每每总有收获。成娃子用泥巴把麻雀裹上,埋在地下用火烧。烧好了撕一小块给我,我不敢吃。成娃子恼了,“看你秀才气,有什么好怕的?好吃着呢!”我小心的尝一点点,果然!那股淡清香立刻沁入心脾。成娃子还给我教用铁丝套野兔,说:“你看!这条小道就是兔子经常走的,这家伙很奇怪就走一条道,只要在这里下套,保准能套到。”我小心翼翼的按他说的做了,但终究还是没能套到一只兔子,我也从来没见过成娃子套到。

十二岁那年,我家搬进了新窑——三孔青砖大窑。沿那条小路居住的人家大都搬进了村子。我也到了该去镇子上念书的年龄,只是偶尔还会去那条小路上玩耍。

十六岁我初中毕业,考上了师范。成娃子一直把我送到了学校。安顿好后,成娃子要走,我问:“你还会来吗?”他笑了一下,拍拍我:“干嘛呀!周末假期想家了就回来,我等你!”我点点头,眼泪差点出来。那时候,觉得成娃子特别的亲。后来,成娃子还来过一次,给我带了好多家乡的吃的。再后来,他就没有来过,专心跟着师傅去学木匠了。成娃子是我是心中的“少年闰土”,他在故乡这块贫瘠的土壤上,无圆润之泽却甘之如饴,无娇艳之态却醇香四溢,和许许多多扎根于广袤大地的农民一起,坚守着清贫,坚守着心灵的那方净土。由于家贫,他上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去学了木匠,再后来又倒腾苹果买卖。这几年光景好了,盖了新房,买了车,娃也送到城里读书了。他终究是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过上了想要的生活。

这次回家,见到了王奶奶。她已经不认识我了,我握着她的手说话,她才反应过来:“哦!是广宇呀,啥时候回来的?看我这眼神,哎!老了不中用了。你妈在世时,我们俩好,常在一起。你妈走了,我哭了好几天。这都好几年过去了。”记忆中,王奶奶是一个很精干的女人,干干净净,说话响亮。小时候妈常带我去她家里,他们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就在一旁王奶奶的针线笸箩里找东西玩。一晃几十年了,妈已经去世了,王奶奶也不是当年的王奶奶,我也步入了中年,儿子就在我身边,他也成了半打小伙子了。

故乡的小路,那是一条孤独的小路,承载着我童年的美好记忆。童年零零碎碎的记忆,就浸泡在这孤寂与苍凉的小路上,延伸到千里之外,也延伸到很久以后的永远。

长大后离开故乡,漂泊的日子就像是蒲公英的种子,不知哪里才是终点。一路向前,一路奔波,最终盘点行囊,结果行囊几欲空空,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寻找什么?

直到站在故乡这条小路跟前,我才明白,其实我一直寻找的是一种安详和宁静,一种心灵的归途。

【第2篇】

几回回梦里,我都流连忘返在故乡的小路上,路旁生长盛开的小草鲜花儿,轻轻向我倾诉,妈妈抚摸着我的衣裳,对我深深嘱咐。呵,故乡的小路,梦中我思念的路,为何如此牵动着我的衷肠,为何如此令我难忘?

又是一年春好处,柳条已开始抽枝发芽,布谷鸟已开始婉转歌唱,我知道,那条熟悉的小路上,春风也吹绿了每一寸土地,我的思念正伴着每一朵花儿芬芳绽放我的牵挂正陪着每一颗小草葱茏生长,点点滴滴映入妈妈的眼帘,让妈妈知道,求学在外的儿子就是那朵小花儿那颗小草,路旁的杜鹃花儿开了,它代表寄托着我永远的牵挂和惦念……

故乡的小路,带着我多少的思念,弯弯曲曲延伸到大山深处;故乡的小路,带着我少年儿郎多少的沸腾热血,径径直直绵长到山外如潮的人海美丽的大千世界。多少次,妈妈在小路上送我踏上一道道新的人生征程,妈妈慈爱的话语,路旁的小草鲜花儿都耳熟能详,时时萦绕着我思念的心房,隽永成我人生之路奋勇向前的动力;妈妈的身影,烙印在小路上,镌刻成我人生路上最温暖的画面最动人的风景优美

儿时,成天在小路上蹦来跳去,欢呼着,雀跃着,无忧无虑。挥舞着妈妈粘了蜘蛛网的竹圈儿,蹑手蹑脚地爬上槡枝捕捉“丁丁猫”,麦地里追赶五颜六色的花蝴蝶,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好奇地盯着蚂蚁们搬食虫子,还不时用手尖提起虫子帮它们的忙,乐不疲支地和小伙伴们玩过“过家家”。而妈妈,就在离我的不远处辛勤劳动着,松土,播种、施肥、锄草,收割,汗水湿透了衣衫,她不时抬抬头看看我,听到我的笑声,知道我玩得开心,她也微微笑着放心地继续埋头耕作;我跑远了看不到我了,她大声地叫着我的小名,问我在哪儿,我远远地脆生生的应着“妈妈,我在这儿的,在捉丁丁猫呢。”妈妈又高声嘱咐我,小心点儿,别摔着。小路上,又回应我稚嫩的童声:“诶,知道了!”

杜鹃花儿绽放了,片片花群,朵朵簇拥,象天上洒落的红霞如火如荼。我趁妈妈没留意我,小小心翼翼地爬到路边采撷几枝,藏在衣兜儿里,走到妈妈身边,撒娇地要妈妈把眼睛闭上,妈妈边嗔怪说:“去玩你的,妈妈正忙呢,”边把眼睛闭上,我为妈妈擦去脸上的汗珠,掏出花儿,小手捧着,说:“妈妈,给你”。妈妈慈爱地睁开眼睛,看到了鲜艳的杜鹃花儿,呵,高兴得顾不得沾在手上的泥巴,一把抱起我,喃喃地说真乖真乖。小路上,山涧里,妈妈和我亲昵的笑声在荡漾在回旋,伴我漫漫人生…..

上小学了,妈妈亲手为我缝制了帆布书包,送我走在朝霞铺满的小路,山里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怡人,小草上的露珠如珍珠般晶莹的滚来滚去。一路上,妈妈不停地嘱咐我,要好好学习,做个有用的人,做个有出息的人。我带着妈妈的殷殷希望,朝迎旭日东升,暮送夕阳西下,风里来,雨里去,从不间断。小路上,留下了妈妈多少殷切的话语,留下了我多少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脚印……

当我每次取得好成绩,我象只欢快的小鹿奔跑在放学的小路上,路边的小草花儿都在欢快地向我点头致意祝贺我。我迫不急待地把喜讯告诉妈妈,妈妈总是勉励我不要骄傲,再接再厉;当我一次考试失利,我徘徊在小路上,天黑了星星眨眼了还坐在草丛里。妈妈叫着我的小名顺着小路沿途找来了,我一头躲到了旁边的草堆里,听到妈妈那越来越焦急的呼唤,我忍不住跑出来,带着哭腔说妈妈我考差了,妈妈一点儿没有生气,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抚摸着我的衣裳我的头,慈爱地说,傻孩子,争取下次考好,世上哪有全是平坦的路呢。呵,妈妈,我爱你,你让儿子明白学业之路也象故乡的这条小路,高高低低,起伏不齐……

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离家几十里地的重点中学,接到录取通知书,妈妈比我还高兴,说一大早就听到喜鹊在小路上喳喳叫,就知道有好消息。迎着初升的晨曦,我依依惜别路旁的小草鲜花儿,和妈妈默默无语地走在小路上,踏上了异地求学的征途。我知道,其实妈妈有很多话要对儿子说,但妈妈知道她的儿子已经长大已经懂事,已从她的眼睛里读到了读懂了她要说的话语,并且已牢牢记在心里,她无需再多说些什么。到了该离别的时候,我忍住眼泪,接过妈妈递给我的行李,说:“妈妈,回去吧,注意身体,别太劳累。”妈妈轻轻抚摸着我的头,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衣裳,满怀慈爱的轻声嘱咐我“在学校爱惜身体,听老师的话,别担心家里,”我生怕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低着头一声不响地走了。直到我渐渐走远,才抬起朦胧的泪眼回头望,妈妈那单薄的身子还站在小路上,深情地望着我,向我挥手,还在说着什么,晨曦里,她那鬓角的几缕银丝在微风中熠熠闪动……我的泪几次流了下来,几次模糊了我的双眼,妈妈的身影在泪光中慢慢消失,再见了,亲爱的妈妈,再见了,亲爱的小路,最知慈母情的小路……

“世上本来没有路,只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朗朗的读书声把我遥远的思绪中带回了课堂。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故乡的小路,一定也被我思念的细雨淋湿了吧,妈妈,您是否又站在雨中擦拭着头发上的雨水深情地凝望着儿子回家的归路?故乡的小路旁,杜鹃花一定又如期盛开如火如荼,妈妈,等儿子学成归来,一定采撷最红最艳的花儿献给您!

相关评论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