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就是菡,小家碧玉,年方十四,豆蔻初绽。生得俊俏,一双眸子透亮明澈,迸溅出熠熠光辉。灵气又恬静,吟得古文名篇,绘得山川丽景;天真烂漫,无拘无束。恰逢盛夏,其母遣其往黛山拜访外祖父,好教得树家风,说家训。

一路风餐劳顿,几经周折,总算寻得外祖父的住处。昔日为官几十载,威风凛凛的外祖父如今却住在一座破旧的茅草屋,不禁让菡为之一惊。走近,只听屋外竹林“沙沙”作响,隐隐的乐声从屋中传出,倒是平添了一番意境。推开虚掩的门,白帐素帘之后,坐着一位衣衫楚楚、身段挺拔的老先生。他微低着头,双手抚琴,眼眸低垂,白发披散,长须在阵阵清风中轻轻摆动。菡上前施礼,递上母亲的信,外祖父这才注意到她,忙呼着招待。此后几日,两人互告生活的琐事,自不必说。

忽一日,外祖父带着菡来到离茅草屋不远的一处荷花塘。此时正值盛夏,满塘的荷花欣然绽放。外祖父满目感叹地注视着荷花,说:“自从我来此地,就栽下了这片荷花塘,到现在,许多年了……”接着他又转向菡:“孙女啊,这荷花,那是你的名儿啊——菡萏,我真的希望……哎,不多言了。明早五更,与我一同上山,莫忘!”外祖父的眉宇间骤然增了几分悲怆,捋了捋长须,转身离去,留下一个饱经沧桑背影。菡愣在原地,直直地盯住暮色下盛放的荷花,不明所以。

夏日的五更,天已蒙蒙初亮,外祖父领着菡沿着山间小道而上。太阳自雾霭中出,尚不算热的阳光照向山间万物。空气中弥漫着潮湿泥土混合落花的气息,树丛中的生灵陆续醒来。外祖父在面前不紧不慢地走着,晨风拂过,长衣飘飘,好像一位仙人。菡紧跟其后,也不知转了几道弯,忽闻远方隐隐有水花声响。再向前,拨开草丛,只见一道瀑布!那道瀑布虽小,仅有一丈有余,隐蔽却不失诗意。水流自高处而下,冲击杂乱交错的岩石,水花四溅,雾气弥漫,好胜仙境。菡直盯着那瀑布,心里直赞其伟岸,忽又闻水声中平添些音韵,四下里张望,这才发现瀑布边筑着一座凉亭,外祖父坐其中,正弹奏着筝。但闻其乐音清晰而悠长,乐曲并无曲折的旋律,但声声沁入人心,似甘霖润泽土地,如飞瀑轻击乱石,使菡感到一种壮丽。和着此山此景,菡心头的忧虑和不知名的悲伤都悄然而逝,耳边、心中留下的,只是那一道飞流的瀑布,和水声响彻里静心奏筝的外祖父……

半晌,弦停音止,外祖父驻了双手,正闭眸深思。唯闻水瀑声不绝。菡凝视着外祖父,只见他缓缓开口:“菡啊,我欣赏这荷花,出自淤泥而不污,绽放质朴而优美;洁身自好,恰似独立于世俗之外的隐士。我唯独爱此,这也是历代祖先的遗训。“菡萏”,是你的名儿,是你的根,你要牢牢记住这一点。无淡泊无以明志,无宁静无以致远……”语尽,琴声又起。菡冥思良久,深吸一口气,只觉荷香缕缕,长久不散……

待秋风乍起,菡也要归去母亲那里。临走前,祖父赠上今年最后绽放的荷花。菡欣然接受,她会将这荷花、这家训、和怡然奏琴的外祖父一起,永藏心中……

相关评论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