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证据

十一月的洛杉矶陽光灿烂。

我正站在法院台阶上时,我的继母诺玛-克鲁格和她的情夫 鲁斯-泰森从楼里走了出来。

在挤满旁听者和记者的法庭,陪审 作出了惊人的判决——“无罪!”我感到异常愤怒,从法庭里跑了出来,因为我知道我父亲是被他们谋杀的。洛杉矶的空气虽然被污染得很厉害,但是,不公正的判决更让人难受。

诺玛穿着一件朴素的蓝色上衣,衣领是白色的,这使她显得很端庄,她故意在台阶上停下脚。一群吵吵嚷嚷的记者和跑来跑去的摄影师围着她,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胜利的眼光打量着眼前的城市。

我父亲鲁道夫-克鲁格被谋杀时,已经六十五岁了,可诺玛才三十六岁。她身材苗条,全身散发着感的气息,可是,在审判期间,她总是轻声细语,像个端庄的淑女,赢得了由男组成的陪审 的好感。

她有一头闪亮的褐发,五官致细腻。尤其是她的嘴唇,富于表情,可以作出各种各样的微笑,那是她脸上唯一笑的部位,因为她的蓝眼睛总是冷冰冰的,而她突出的下巴则像一把无情的手槍。

诺玛转过脸,甜蜜的笑容高深莫测。然后她快步走下台阶。

泰森像个物一样,驯顺地跟在她身后,他也被同一个陪审 宣布无罪释放。

诺玛走到我身边时,犹豫地停了下来。虽然她和泰森被捕后,我们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她清楚地知道我痛恨她。我无数次地用沉默、用我的眼神告诉了她这一点。

“祝贺你,诺玛,”我冷冷地说。

她飞快地看了看记者们怀疑的脸。她的回答很谨慎,字斟句酌似的。“谢谢,卡尔,”她甜言蜜语地回答说。“这真是太好了。

当然,我非常相信我们的司法系统。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审判结果。”

“诺玛,我不是为审判结果而祝贺你。你非常聪明——而且到目前为止,非常幸运。”

“到目前为止?”她稍稍转过头,这样记者们就只能看到她的侧面,她悄悄地冲我咧嘴一笑。“比赛结束时,输的人哭,赢的人笑,”她低声对我说。

那一刻,我真想一拳打在她傲慢伸出的下巴上。

“克鲁格先生,”一位摄影师喊道,“你愿意和你继母合个影吗?”

“当然愿意,”我回答说,“不过我需要一个道具。你有一把锋利的长刀吗?”

在一阵紧张的沉默后,诺玛表演似地说:“亲的卡尔,你受刺激太大,有点偏执了。在目前的情况下,我认为这是很自然的,我一点也不责怪你。”她停了一下。“啊,亲的,我们还 会见面的,对吗?”

“我想你无法避开我,因为除非你搬出去,否则我们将住在同一栋房子里。”

诺玛猛地闭上嘴,扭过脸。我凝视着她的后脑勺,几乎可以看到她脑子里的机器突然停了下来。

“克鲁格太太,”一个身材像男人一样粗壮的女记者问道,“你准备在不久的将来与鲁斯-泰森结婚吗?”

诺玛的头转向泰森。她打量着他,好像他是一个没玩完就扔下的玩具一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鲁斯-泰森几乎和我一样大,比诺玛小三岁。他一头褐发,脸胖胖的,眼睛是棕色的,嘴很大,像只驯顺的小狗,正咧着嘴傻笑。

诺玛转向那个像男人一样的女记者,谨慎地回答说:“在目前情况下,谈婚论嫁可太不合适了。对不起——无可奉告。”

说完,她得意洋洋地走开了,泰森跟在她后面,那些记者围在她两边。

当他们分别乘出租车离开后,为了排解我的愤怒,我跑到最近的一家酒吧。我喝了四杯马提尼酒,仔细检查还 在冒烟的过去的废墟,想从中找出线索,进行报复。

审判持续了六个多星期。泰森的有罪与否,是诺玛自己自由 的关键,所以她请麦克斯韦尔-戴维斯为他辩护。这位出色的律师把许多杀人犯送回了社会,在这方面无人能与他相比。他曾经夸口说,一个人就是在刑侦科办公室槍杀了他自己的母亲,他也能让他无罪释放。

诺玛自己的律师就不那么有名。她支付全部费用。

这件案子是很清楚的,清楚到任何一个法学院的学生都能把诺玛和她的情夫 钉到正义的十字架上。

鲁道夫-克鲁格是电影 界的名人。我父亲也许是老一代中最了不起的制片人兼导演。他在自己家的客厅被槍杀,从表面看,是在偷窃过程中发生的。警方认为,偷窃是我继母和泰森故意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掩盖谋杀。

原告坚持认为,诺玛去我们在箭湖的别墅,是为了证明她的无辜。“当她在那里热情招待她的几位不在场证人时,泰森残忍地槍杀了我父亲,抢走他的钱包皮、钻石戒指和其他值钱的东西,故意推倒桌子,打破电灯,搞乱屉,然后逃之夭夭。

警方开始很困惑,然后开始怀疑。显然,鲁道夫-克鲁格正坐在椅子上阅读。第一颗子弹是近距离从他的脑后射进去的,当他向前倒下时,第二颗子弹射出,打断了他的背脊。

既然这是一次出其不意的谋杀,为什么又要推翻桌子,打破电灯,伪装成一次打斗呢?一个小偷,除非被得走投无路,否则是不会出手杀人的。这太不可能了。

小偷一般不携带槍支。再说,即使他带槍的话,他会携带一支笨重的、长管德国手槍吗?从射出的子弹看,小偷用的就是这种手槍。我父亲刚好有一支这样的手槍,这是巧合吗?这手槍不见了,这又是巧合吗?

警方并不这么认为。经过细致的调查,他们挖出了泰森,通过泰森,又顺藤摸瓜,找到诺玛。在泰森的公寓里,发现了一张诺玛写给泰森的破便条。便条没有提到具体的事,但它提到“……在我们讨论过的重要的时刻”,诺玛希望自己在箭湖。

最后,在推倒的一张桌子上,提取出泰森的指纹,另外,在谋杀前一个小时,有人在靠近现场的地方看到过他。

麦克斯韦尔-戴维斯轻蔑地指出警方证据的漏洞。泰森的指纹当然会在客厅桌子上。作为家庭的证券经纪人,他经常因事到那里。即使他主要是来看诺玛,那也并不意味着他就是凶手。陪审 应该记住,被告受审不是因为通

至于那支德国手槍,也许小偷是在书房的屉里发现它的,在杀人后把它带走了。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它在哪儿呢?警方能把它拿出来吗?警方能证明我父亲是被他自己的槍射杀的吗?

至于便条,戴维斯说,它的内容太含混了,不能当作策划犯罪的证据。不管怎么说,它都没有暗示任何邪恶的内容。鲁道夫-克鲁格变得越来越猜疑。他去欧洲时,雇了一名侦探监视诺玛。诺玛知道此事,所以她想在她丈夫回家时到箭湖,因为她知道侦探会报告她和泰森的婚外情,她感到害怕。这就是她在便条中所说的“重要的时刻”。

“无罪!”陪审 宣布说,把他们俩释放了。

可想而知,这事牵涉到大笔金钱。如果陪审 判定诺玛有罪,她将失去继承我父亲财产的权利,那笔钱就会归我了。

我父亲把他的一部分证券、比弗利山大厦一半的产权以及别的一些财产留给了我,但是,他大部分的钱只由我代为保管,那些钱的利息归诺玛所有。只有她被定罪或死亡,那些钱才能归我所有。

我父亲赚了一笔钱,而且他是一个明的投资者,从来不乱花钱。总共有七百万元,贪婪的诺玛“仅仅”得到一百万元的现金。

但是,不管从哪方面来看,六百万元每年的利息是惊人的。

我父亲没有把他的钱全部留给我,对此我不应该有怨言,因为在他资助的几次商业活动中,我都大败亏输。但是,我毕竟是他的血肉,那些钱应该属于我!他居然更相信那个诡诈残忍的诺玛,而不相信他自己的儿子,这真让我难以接受。

我父亲跟诺玛结婚时,我母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诺玛在我父亲投资的一部低成本电影 中,担任一个小角色。她是一个糟糕的演员,她最出色的表演是在审判她的法庭的证人席上。

诺玛很有魅力,而且非常善于讨好别人。她很会捕捉机会,她看到,当新一代电影 界拒绝接受我父亲时,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我父亲非常固执,不肯紧跟时代潮流,那些曾经对他赞不绝口的电影 界巨头,现在毫不留情地抛弃了他。

在公开场合,诺玛对我父亲表现出很大的兴趣。私下里,她假装崇拜他被遗忘的天才。她会连续几小时和他一起坐在他那古老的大厦中,观看过去他制作并导演的影片。

诺玛为了钱才跟鲁道夫-克鲁格结婚的,而他则是因为她让他恢复了自信心。

我父亲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他非常古板。生硬。虽然他身材高大,但长得并不好看。他是个秃头,有一对大招风耳朵,脸上经常是毫无表情。

他的确有轻松快乐的一面,但这已经和他的声誉一样消失了。

他是个报复心很重的人,从来不会忘记他的敌人;他也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恢复过去的地位。他后来又拍了一部电影 ,但是票房收入非常不好,于是他又被遗忘了。

虽然诺玛一直讨好他,但他们的婚姻生活并不总是很平和的。

我父亲知道自己并不是女人喜欢的那种人,知道诺玛年龄比他小一半,所以他嫉妒心非常重。他怀疑她不忠,花了大量时间和金钱来验证。

他会假装出远门,然后突然回来。或者,他外出不在家时,会雇侦探监视她。他曾经在电话上装上窃听 器,还 曾经付钱让一个漂亮的失业男演员去勾引 她。但是,诺玛一直非常警觉,他所有的办法全失败了。最后,一位私人侦探终于发现了她和泰森的约会。

但他还 没有来得及向我父亲报告,我父亲就被杀死了。

我父亲住的那栋大厦陰森森的,充满怀旧气息。我很不喜欢它,所以在布兰特伍德租了一间公寓,但是,当我父亲被谋杀、那两个情人 被逮捕后,我又搬回了大厦。我的主要动机就是要把整栋大厦彻底搜查一遍,找出证据。

形势对我非常有利。我父亲没有雇仆人,他说他们把主人的一言一行都传出去。我虽然雇仆人,但他们主要是白天来干活。

晚上就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希望能找出一些警察没有找到的证据。

斯特罗姆警官负责本案,他觉得我的想法很好笑,他都没有找到,我怎么可能找到呢?不过,他并不反对我试试。

我最想找到的就是那把德国手槍,以及那上面的指纹。 斯特罗姆告诉我,我这是费时间。人们一般不会把凶器留在现场附近的,那把手槍可能永远也找不到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认为那把手槍一定藏在屋里。

这只是一种预感。但是,这预感非常强烈,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那把德国手槍躺在某个黑暗、隐秘的角落,等着我去发现。

我翻遍了大厦,就差把墙推倒了,还 是一无所获,这时,我开始相信 斯特罗姆的话——它根本就不在屋里。我也没有发现能证明诺玛和泰森有罪的一片纸、一块布、一点血迹和一根头发。

随着审判的临近结束,我简直要发狂了,我躺在 上,梦想着制造能证明他们有罪的证据。突然,审判结束了。他们被无罪释放了,他们永远逃脱了法律的惩罚。我几乎可以听到他们的笑声。

我离开酒吧时,已经是黄昏了。我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这是一个危险的、孤注一掷的办法,但是,如果我能成功的话,那么就既能报了仇,又能得到钱。

那栋像博物馆一样丑陋死板的大厦坐落在山坡上,俯瞰着日落大道。当我沿着山坡向上爬时,可以看到屋里亮着灯。

我惊讶地发现,屋里就诺玛一个人。她坐在书房我父亲的书桌后,正在核对账单,签支票。她换上了一件天蓝色的紧身衣,各个部位都显得一清二楚;她的头发也重新梳理过,还 化了妆。她现在的样子与在法庭上时截然不同,那时她就像个羞怯、呆板的修女。

“欢迎回家,诺玛。”我悄悄走进去,她吃了一惊,抬起头,不过她眼中并没有恐惧之色。我一直认为她很有胆量。“在计算战利品,诺玛?”

她微微一笑。“坐吧,卡尔,”她冷冷地说。“我知道你会来。”

“知道我会来?”我坐进一张椅子中。

“当然。你就住在这里,不是吗?”她讽刺地问道。

“对极了,”我回答说。“我希望你别觉得我在这里碍事。”

“我想你会一直恨我,把我想得非常坏。卡尔。你就像那些自以为是的记者,喜欢捕风捉影。如果十二位聪明的男人认定我无罪,为什么你就不能怀疑一下自己的判断呢?”

我用一根手指指着她说:“因为,你知道,我知道,你谋杀了我父亲!”

“根本没有这回事!”她脸色铁青地回答说。

“泰森举着槍,”我继续说,“但我认为是你扣动扳机。”

“卡尔,”她无力地说道,“我——我你父亲。你想不到——”“别跟我来这一套,诺玛!你跟我一样不他,”我撒谎道。

“他是一个讨厌的老古董,一个固执、愚蠢的暴君,从来不考虑别人,眼中只他自己。他是一个小王国中的小希特勒。别糊弄我,诺玛——我们俩都痛恨他!”

这些谎言中有些还 是真话。我认为,当诺玛筹划谋杀我父亲时,她脑子里大致就是这么想的。

“啊,卡尔!”她喊道,真的非常惊讶。“我感到震惊!而且我——我觉得你忘恩负义。你父亲帮过你许多忙。”

“诺玛,”我说,“别这么虚伪了,好吗?”我像个同谋犯一样冲她眨眨眼。

她可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我也许点虚伪,”她承认说。

“有一点。不过,卡尔,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这么不喜欢你父亲,那你掩饰得可真好。这些多年来,你没有对我说过一句批评他的话。”

“就这一次,”我说,“让我们开诚布公吧。我们是敌人,诺玛。

不,不是敌人,是竞争者。如果我告诉你我对老头的真实想法,你转脸就会告诉他。你会毁了我。我说的对吗?”

诺玛更舒服地往椅子上一靠,点着一支烟。

“无可奉告,”她回答说,虽然她的笑容证明我说得对。“你这个人真矛盾,”她继续说,“如果你这么痛恨你父亲,那么为什么还 这样仇视我呢?”

“你没有猜出个中缘由吗?诺玛,我对你个人并无恶意。但我喜欢钱,特别是那些理应属于我的钱。说实话,我真希望陪审 判你们有罪。”

“瞧瞧,瞧瞧,”她说。“你这人真残酷。”

“哪儿的活,但我很倒霉,失败了。”

“你不在乎你父亲被谋杀?”

“你见过我哭吗?我只在乎钱。钱就是幸福。但是,诺玛,我要告诉你:泰森把事情弄得一 糟。他太不小心、太笨了。如果你和我合作的话,那就根本不会有什么陪审 了,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案子要提 陪审 了!”

她面无表情,但眼睛却仔细打量着我。

我继续说道:“诺玛,听着,如果你不是明智地请了麦克斯韦尔-戴维斯,泰森肯定就完了,他也会连带着让你也完了。这全得归功于戴维斯,他真是太棒了!”

诺玛同意地咯咯笑起来,我也跟着她笑。

“啊,那个老家伙是个艺术家,”我说,敬佩地摇摇头。“他真是个天才!他把证据拿来,把它转到他想让你看的那一面。比如关于桌子一事。泰森把他的笨爪子留在了那上面,你以为他死定了。

但麦克斯韦尔-戴维斯告诉我们,他的指纹应该在客厅的那张桌子上。泰森总是来那里作客,所以,如果他坐在桌子边时,把手放在桌子上是很正常的。”我叹了口气。“但这太愚蠢了!为什么他不戴手套呢?”

“啊,他戴了!”诺玛辩护说。“但他不得不脱一下,因为——”她的嘴巴张开了,瞪大眼睛看着我,希望我会淡然一笑,满不在乎地耸耸肩。

我站起身。“多谢,诺玛,”我怒吼道。“这就是我想知道的!”

我向她走去,恨不能双手掐住她的脖子。

她立刻把手伸进半开的屉。我瞪大眼,盯着一支德国手槍乌黑的槍眼。

“我告诉你你,卡尔,”她平静地说,“我知道你会来。”

“我父亲的手槍!”

“鲁斯不敢带着它离开,”她说。“如果他被抓住,从他身上搜出这把手槍,那我们就完了。所以他把它藏在屋里。”

“藏在哪里?我怎么没有找到它?我对这里可是很熟悉埃”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要咯咯笑起来。“你在冰箱里找过吗?”

我点点头。“对于两个业余凶手来说,这可真是很聪明的办法。当我告诉 斯特罗姆时,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她重新坐下,然后举着手槍。“我猜你希望 斯特罗姆警官扑过来逮捕我,”她嘲讽地说。“不过,他当然做不到。”

“他的确做不到,”我同意道。“我知道对同一案件不能再次起诉。那么你现在想干什么——开槍打死我?”

“别瞎扯了,卡尔。我不会这么冒险的。走开吧,别惹我。如果你把大厦中你的股份卖给我,我愿意出高价。”

“你让我考虑一下,”我说。“我会告诉你的。现在,把手槍给我。如果你不给,我从你手中硬抢时,可能不得不抓破你的脸。”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槍 给我。我把槍插到腰里,走了出去。我的计划进行得异常顺利,出乎我的意料。

早晨,我告诉诺玛,看到她让我恶心。然后我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搬回到布兰特伍德。我用了两天时间,把我的计划中最细微的部分都考虑到了,然后打电话给她。

“我决定卖掉大厦中我的全部股份,”我对她说。“我要求你按照承诺的那样,高价收购。你付得起这钱,诺玛。”

“这大厦其实没什么用处,”她狡猾地说。“现在,没人会买这种古老的房子。他们告诉我,我最多能得到七万五。所以我愿意对你大方点——我愿意出五万买你的股份。”

“这房子是不算什么,”,我承认说,“但那里有几乎一英亩的地,如果放在一起卖的话,可是很值钱的。你应该给我十万元。”

“应该?”

“对,应该,而且我要现金。”我并不需要现金,但我有我的理由。

“为什么要现金?”她不安地问道。“这要求很荒唐。”

“你最好赶快去银行,”我说,“因为明天晚上八点我要来拿钱。

让泰森带一份出让证书,我要在上面签字。他还 可以作为见证人。”

“听着,卡尔,你不能指挥——”

“啊,我可以。别打断我的话,因为我还 有事要说。告诉泰森,带一份我父亲所有证券的清单,以明天收盘时的价格为准,附上它们的估价。你也要给我一份大厦其它物品的税后清单。”

“我不干!”她喊道。“这些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我不接受你的讹诈。即使你把真情说出来,我也不在乎。现在谁也动不了我们了。”

“你错了,”我说。“他们不能因为同样的罪行起诉你,但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因另一桩罪行起诉你。你知道做伪证是犯法的吗?他们可以因此而判你和泰森两年徒刑,我向你保证,他们会很乐于这么做的。”

一阵沉默。“好吧,”她平静地说。“我会按你说的做。但别以为我是因为怕你才这么做的,那我宁愿进监狱。”

“别担心,诺玛。我要的只是那十万元现金。”

“另外,”她继续说,她的大脑又活跃起来。“我相信麦克斯韦尔-戴维斯很容易就能证明那种伪证指控是站不住脚的。”

我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她说得对。两天前,当我离开大厦去布兰特伍德时,我遇见了麦克斯韦尔-戴维斯。他有事来找诺玛,在大厦的台阶上停下来,跟我握手。

“小伙子,别对我不满,”他说。“你要理解,我只是在挣自己的那份钱。”

他是一个身材高大、热情洋溢的人,眼角布满了亲切的皱纹,说话带着南方口音,举止像个旧式的南方贵族。我没有那么孩子气,所以并不憎恨他,他把自己的那份工作干得太棒了,我跟他握了手,并对他说,撇开个人的感情不论,我认为他可能是当今世界上最杰出的辩护律师。

诺玛还 在说:“我不想让泰森过来。为了避免引起讨厌的曝光,我们已经决定这段时间不见面。”

“这真让人感动,”我回答说,“我要泰森在唱-就这么定了。

如果你告诉他嘴巴严点,天黑后悄悄过来,那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好吧”她同意了。

“告诉泰森,如果他不想找麻烦的话,最好准时到达——一分钟也别晚!”

我挂断电话。

第二天晚上六点四十五分,我站在一个小电影 院的售票间,跟售票员多丽聊天。我选择那家电影 院,是因为就在我父亲死前几个月,他买了这个电影 院的股票。因此,我认识这里的工作人员,更重要的是,他们认识我。

第一个双场电影 七点开始。我早已看过这两部电影 。它们加在一起放,需要三小时五十六分。

在走廊我看到经理比尔-斯坦墨茨正和一个漂亮姑情。

我走过去,跟他聊了五分钟,然后走进放映厅,在紧急出口边的一个位子上坐下。售票员偶尔会担任领座员的工作,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门外。

还 差十五分八点时,我环顾四周。一小部分观众坐在中央,正聚会神地看电影 。看不到工作人员。

我悄悄地从紧急出口溜出去。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插进门缝,这样门就不会关上,保证我能再次进来。

诺玛和鲁斯-泰森正在客厅里等着。泰森显然很不安。他时不时紧张地看一眼我的脸,好像那是 度表一样。

诺玛很沉静。我在出让证书上签了字,泰森作为证人也签了字。诺玛递给我一个装满钱的手提包皮。我没有费神去数钱。

泰森拿出一份证券清单,诺玛递给我几张纸,那是我要求的统计单据,我粗略地翻了一下,把它们折起来放进上衣口袋,我花点时间的话、也能搞到这些东西,但我想让他们俩有事做,这样他们就不会猜测我的真实目的了。

“现在我要给你们一样东西了,”我说。“你们可以说这是对你们辛勤劳动的回报。”

我打开腿上的一个盒子,这是我进屋前从汽车行李箱拿出来的。里面放着那把德国手槍。我托着手槍,冲诺玛说:“诺玛,你一定很乐意重新得到它吧?”

“我当然乐意,”她回答说,站起身,第一次露出微笑。

我说:“诺玛,你微笑的时候,非常迷人,虽然有些邪恶。”

她微笑着向我走来,我掉转槍口,扣动了扳机。我瞄准她开了三槍。她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巨手打中一样,踉跄着向后退去。

她刚一倒在地上,我就把槍口对准了泰森。

他吓坏了,眼睛瞪得溜圆,像个落水的小狗一样全身发抖。

“泰森,”我说,“好好看看她。你不想像她一样死吧?”

他的眼睛飞快地低下,瞥了一眼地下的体。他连话也说不出,只能拼命地摇头,表示他不想死。

我说:“泰森,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做,你马上就会死去。”

“什么事都可以,”他呜咽着说,“你让我干什么事都行。”

“真正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是诺玛,”我安慰他说。“你只是他的工具。她只是利用你而已,对吗?”

“对,”他声音颤抖地说。“她利用我,我——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无法抗拒她。”

“说得对。为此,我要给你一次机会。我要你写一张便条,承认你杀了我父亲——和诺玛。然后你带上这十万元,夹着尾巴尽快离开这里。如果你被抓住了,那你就完了。我会否认你的指责,便条将证明你是有罪的。但至少你得到一次幸存的机会。公平吗?”

他使劲点头。“非常公平。”

我带他走向客厅的桌子,让他自己打开屉,拿出我父亲的文具用品。我转到桌子的另一边,举起槍,槍口离他的太陽只有一英寸。

“拿起那支笔,”我命令道。“一字一字照我说的写。”

我口述道:

“我不得不惩罚诺玛,因为她我杀了鲁道夫-克鲁格。她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控制了我,我无法抵抗。她的声音在我的脑袋里低语,要我去杀人。我不得不终止这一声音——上帝保佑我!”

“这个便条很怪。”我说,“但很符合目前的情况。如果你被抓住了,你可以说自己神不正常。现在签上你的名字!”

他一签上名字,我立刻用槍管顶住他的太陽,扣动扳机。我擦干净手槍,把他的指纹按在上面。然后,我把一支铅笔插进槍管,挑起手槍,扔到他晃动的右手下。

我拿起装着十万元的手提包皮,那里面现在又放进了出让证书和装手槍的盒子,我走出大门,钻进我的汽车,没有开灯就开走了。

我顺利地回到电影 院,没有人看到我。散场出去的时候,我又和斯坦墨茨聊了几分钟,谈谈刚看过的两部电影 ,接受了他对我失去父亲的安慰。

最后,我拍拍多丽的背,笑着离开了。

这些心设计的证明我不在场的办法全都白费了。

我根本没有受到怀疑。

几天后,当我还 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时,接到 斯特罗姆警官的一个电话。

“你搞错了,”他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问,感到背上升起了一丝凉意。

“你搜索你父亲房间时,没有发现最让人不可思议的证据。如果你及时发现的话,陪审 毫无犹豫地就会判他们俩有罪。当然,现在这没什么关系了。但我认为你会觉得这非常有趣,克鲁格先生。”

“什么证据,警官先生?”

“听着,克鲁格先生,我不想在电话上告诉你。你只有亲眼看到后才敢相信。你有时间过来一下吗?”

“当然有,”我马上回答说,虽然警察局是我最不想去的地方。

斯特罗姆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好像随时要大笑起来,他带我来到一问陰森森的审问室,那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窗帘拉着,头顶上的灯光非常刺眼。

桌子上是一个黑色的盒子或箱子。一位身穿制服 的警察耐心地站在桌子边。屋里还 有一位刑侦科的斯坦伯里警官,我以前见过他。

他们都是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 斯特罗姆才慢慢收敛起笑容,开始问有关我父亲职业的一些问题,我告诉他,我父亲是从剪辑师起家、当过摄影师、导演,最后才成为一位制片人的。

突然,他转脸大声问我:“你知道你父亲非常嫉妒你继母吗?”

“知道。这是千真万确的。”

“他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调查她,是吗?”

“是的。”

他咧嘴笑了。“好,我告诉你实话吧:在你继母的情夫 杀害你父亲时,你父亲拍下了这一过程。”

“什么!”

他笑着点点头。“我们昨天才发现那些隐藏的摄影机,当时我们从客厅的墙上挖一颗子弹出来,偶尔发现旁边隐藏得非常巧妙的镜头。顺藤摸瓜,我们找到了很多镜头。安装这一套设备,他一定花了很多钱。

“整个系统是声控的,房间里一定程度的声音、动作等就会启动整个系统。在沉默了三分钟后,系统就会自动关闭。它们是连续工作的,当一个摄影机的胶卷用完后,另一个摄影机就会开始工作。他在屋里到处都安装了声控摄影机。

“他被害时,刚从欧洲回来,所以可能他没有来得及关掉摄影机。当泰森杀害他时,摄影机正在运转。啊,我要让你亲眼看看。

奈特,放胶卷让这位先生看看!”

我转回头,看到盒子已经拿掉,露出一台装好胶卷的放映机。

斯坦伯里警官迅速拉起银幕。然后电灯关掉了,机器转动起来,画面出现了。

开始我很迷惑。画面上,诺玛和泰森站在一个客厅里。他们似乎在不安地等待。然后我听到诺玛提到我的名字,接着我看到我自己走进房间。

“他的!” 斯特罗姆警官喊道。“奈特,你放错胶卷了!啊,好吧,那么我们就先看这一卷吧。好吗,克鲁格先生?”

我没有回答。他的声音显得非常遥远,好像是从隧道的另一头传来的。我正在看自己打开盒子,然后我的手中托着那把德国手槍。“诺玛,你一定很乐意重新得到它吧?……诺玛,你微笑的时候,非常迷人,虽然有些邪恶。”

手槍在我手中跳动,槍声阵阵,诺玛踉跄着后退,倒在地上审问室的电灯亮了,随后是一阵紧张的沉默。

“啊,克鲁格先生,你在想什么?” 斯特罗姆的声音响起来。

“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我考虑了很久。“我想我最好打电话找一位律师,”我回答说。“在那之前,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一位律师!” 斯特罗姆嘲笑说。“你们听听他的话!一位律师!省点钱吧,克鲁格先生。有这样的证据,你不需要律师。承认有罪,跪下请求法官的宽恕吧。好好想一下,像这样的案子,法官会怎么判你?你只请向上帝祈祷了。”

我说:“我不想冒犯你,警官,但我并不想祈祷——祈祷对我没有用。如果你让我打一个电话,那么我愿意试试我的运气,请麦克斯韦尔-戴维斯为我辩护。”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