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猎手

“就在那儿,有个不小的岛屿,”怀特尼惊叫着,“真是太神秘了。”

“那是个什么岛?”夫德问道。

“在旧地图上的标识为‘迷船岛’,”怀特尼答道,“那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水手们一提到它便觉得骨惊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也许是由于他们迷信的缘故吧……”“看不见哪!”雷夫德架起高倍望远镜试图去观察那个神秘的岛屿。

“哟,你眼力好像是不错呀!”怀特尼笑着说,“我仿佛已经看见在四百英尺之外正躺着你打倒的糜鹿呢,怎么这点儿夜色就连四码外的东西都看不到了吗?”

“哈哈,别逗了,确实连四码都看不见,这夜太黑了,整个天空就像是一道黑幕布。”雷夫德并不理睬怀特尼的玩笑。

“到了里约就差不多天亮了,”怀特尼似满有把握他说,“我们应该在几天内把打猎的用具都准备好,我想那种专门用来对付美洲虎的猎槍也应该有货了吧。到艾默顿我们将有一次十分尽兴的狩猎活动,狩猎这玩艺儿,可是不错。”

“对,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棒的运动。”雷夫德答道。

“哦,那只是对猎手而言,”怀特尼更正说,“对美洲虎而言可就情形大异了。”

说什么呢?怀特尼,”雷夫德说,“你是个大猎手,但不是个哲学家,谁会在乎美洲虎的感觉?”

“也许美洲虎确实这样想。”怀特尼坚持说。

“哎,它们是没有思想的。”

“即便如此,我也认为它们至少懂得害怕,害怕痛苦,害怕死亡。”

“真荒唐,”雷夫德笑着说,“这种鬼天气,热得什么都不想干。

现实点吧,怀特尼,世界是由两个阶层组成的——猎手和猎物。幸运的是,你我都是猎人——喂,你觉得咱们现在过了那个岛了吗?”

“天太黑了,我不敢保证,但愿我们已经过了。”

“你说什么?”雷夫德问道。“这地方名声不太好。”

“你是说有野人吗?”雷夫德满脸疑惑。

“不,连野人也不能在这个魔鬼之地生存,或许那只是老水手们的传闻掌故了,不过你不觉得今天整个船组都很紧张吗?”

“亏你还 提起,他们都有点神经兮兮的,就连船长尼尔森……,,“是的,就连那见多识广的老船长,一个身处险境也敢叫魔鬼滚开的老瑞典家伙也显得有点怪异,他那像淌血一样蓝色的眼睛满含着令人捉摸不透的东西,我从来没见过。我能从他那儿得知的便是‘这地方在那些远渡重洋的人们心中是个鬼地方’,接着他便严肃地问我‘难道你感觉不到异常吗?’——似乎我们周围的空气里都弥漫着恶毒的因子……喂,你这家伙,我同你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请你不要嘻笑,我确实感到身上冷嗖嗖的。”

“可是并没有风啊,这海面就像玻璃一样平静。哦,那么我们一定是在向那个险恶的岛屿靠近,我唯一的感觉就是一种彻骨的寒冷,可能是恐惧生寒意吧。”

“纯粹是 思乱想,”雷夫德说,“一个迷信的水手总是可以把他的恐惧传染给整条船的人。”

“也许吧,但有时我认为水手们能在他们身处险境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预感,而且我觉得邪恶是可以感受到的东西。它在用波长传递信息,就像声音和光那样。不管怎样,我们将离开这个地区了,我很高兴。好吧,我想我该回去睡觉了,雷夫德。”“我可不困,”雷夫德说,“我要到后甲板上再支烟。”

“那好吧,雷夫德,明早见。”“晚安,怀特尼。”

雷夫德独坐在那里,夜已深沉。万籁俱寂,只有游艇的隆隆马达声和船桨哗哗的拨水声不断涌人耳鼓。

雷夫德靠在一张气垫椅上,悠然地品尝着他所钟的雪茄烟。

渐渐地,与恬静之夜相伴而生的困倦之意悄然袭来。“天这么暗,我可以睁着眼睡一觉了,那夜空就像是我的睫……”雷夫德心想着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阵声响惊醒了他,那声音就在右边,是不可能弄错的,他的耳朵可是于此道的。他又听到了那阵声响,哦,又一次,在这黑暗深处的什么地方,有人放了三槍。

雷夫德一下子跳起身来,他尽力睁大眼睛,循着那怪异的槍声望去,但在这样漆黑的夜里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一点也看不见。

他对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扭了扭身,并尽力让身体保持平衡。他掂起脚来,试图能望得远一些,却不料他嘴里叼着的烟斗触着了船上的一条绳子并掉了下来,他急忙探身去接那只烟斗。突然只听到一声尖叫,他失去了平衡,接着“砰”地一声,他只感觉到加勒比海那似 又凉的水淹没了他的头顶。

他挣扎着想浮出水面并试图大声呼救,但那飞速前行的游艇掀起的波冲在他的脸上,苦咸的海水也趁势涌进他张开的嘴中。

游艇的后照灯闪亮地照在水面上,他拼命摇摆着身子,力图钻出水面,他奋力挥动双臂,追赶前行的游艇,忽然一个冷静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这种情况也并不是第一次了,或许还 有机会,或许船上的人会听见他的呼叫,他在水里慢慢甩掉他的衣服,并竭尽全力地大声叫喊着,但游艇在开足马力前行,想尽快离开这个诡异难测的地方,游艇的灯光变得越来越远,直至成了夜空中闪烁的萤火,船上的人完全被这深沉的夜所迷醉了。

希望由渺茫而破灭,雷夫德游了五十英尺之后便无奈地停下了,他被弃落在这险恶的深海里,这一望无垠的黑暗可是通向地狱大门的罪恶深渊?……一个头打在雷夫德脸上,他忽然想起了那槍声,有槍声,雷夫德又似乎看见了生的希望。对,在右边,那槍声来自右边,于是他在海中翻了个身,调头朝着男。槍声传来的方向挥臂游去,为了节省体力他游得很慢很慢,舒展的双臂轻轻地击打着水面,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时间也仿佛凝固了,他开始为自己的划动次数计数,一,二……十次,四十次……他能划上几百次或更多……雷夫德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一种在极度恐慌和绝望时动物发出的无奈的吼声,那凄厉的声音隐隐约约从那黑暗的深处传来他并没有意识到那发出声音的究竟是何种野兽,他也并不想去弄清楚。只是那声音又一次激起他对生的渴求,就在前方,就在前方,他重新振奋起神向那声音游去。哦,他又听到了,先前的那种声音很快又被另一种嘈杂纷乱、断断续续的声响所打断。

“是槍声。”雷夫德暗想着,仍继续向前游。

大约十分钟过去了,雷夫德那敏感的听觉又告诉他,那又是另一种声音。哦,那是海拍击岩石的狂啸和怒吼,在他听来,那无疑是此生所听到的最美妙的音乐,他神为之一振,倾听着这欢快的迎宾曲,奋力游啊,游碍…当他从那激情的陶醉中醒悟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他已在岸边的岩石上了。这是个多么不平静的夜晚‘阿,他居然挣脱了那黑暗中魔鬼的罪恶的手,从地狱的深渊中登上了诺亚方舟,他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在离岸边不远的草丛中躺下,不久便沉浸在此生最甜美的梦乡之中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 暖的陽光正柔和地照在他的身上。

从太陽的位置来看好似已经接近黄昏了,一大的睡眠又给了他新的力量,他的全身心都充满了一种再获新生的兴奋之感,他爬起身来;伸了伸懒腰,便开始四处观望,忽地一种强烈的饥饿之感油然袭来——“有槍声的地方,一定有人;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可以充饥之物。”他思忖着,但那——会是什么种族的人呢?在这样天荒地远的地方,没有港湾,没有船舶,只有那满目的茂密丛林在海岸线上延伸。

在密密麻麻编织如网的草木之间,并没有任何道路的痕迹。

也许沿着海岸线走并不算困难,雷夫德一边揣测着一边向前走。

就在距离他昨天上岸不远的地方,他忽然站住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受伤了,四周草丛杂乱无章东倒西歪地躺倒在地上,边上绿树的枝叉也三三两两折断在地上,可能是头大的猛兽吧,循着踩倒的草印,隐约有一条小路伸向密林深处,忽然一个小小的闪闪发光的东西映入雷夫德眼帘,他弯腰捡起一春,原来是个空的子弹筒。

“二十二颗,”他嘀咕着,“真奇怪,这头野兽有这么大,那猎人肯定是小心翼翼地循着那条路追过来的,很显然和那大家伙在这里有过一场恶仗。哦,明白了,我起初听到的那三声槍响一定是那猎人发现了这头野兽并开槍使它受了伤,这最后一槍是他追赶到这里并开槍打死了那家伙……”他仔细地检查着地面,终于发现了他最想发现的东西——猎人的脚樱那行脚印正是通向他上岸的那个石崖的方向,他沿着那脚印焦急而满心激动地向前奔行,脚下都是些腐烂了的枝叶和疏松的石子、夜幕正渐渐笼罩了小岛……当他终于发现灯光的时候,他不禁满心欢喜,差点儿要跳了起来。身后是浩瀚无边的黑暗,吞噬了大海,吞噬了丛林,也几乎吞噬了他;而眼前是星星点点摇曳闪烁的灯火,那是希望的灯火,他不禁眼前一亮,来不及多想便朝着那灯光奔去。在他刚转过一个弯的时候,他还 以为他遇上了一个村庄,因为那儿有那么多的灯。

但当他狂奔至跟前的时候,才惊异地发现那是一座气势磅磅的古堡,恢宏壮观的高塔式结构,高耸入云的塔尖,在灯光的掩映之下,整个古堡的轮廓清晰可辨。这个古堡建在高高的山脊之上,古堡之外三面都是悬崖,借着堡内的灯光,可以清楚地看见崖下肆虐的海水翻吐着花,俨如一个罪恶之渊,令人不禁骨悚然。

“是海市蜃楼?”雷夫德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当他伸手推开那高大森严的铁门的时候,他发现那并不是海市蜃楼,这石阶是真的,他在上面跺了三跺,那严实的大门和那硕大的门环也是真的,他在上面摸了又摸,确实是真的,但这仍像是一幅悬挂在半空中的幻景。

他拉起门环,门环吱吱地响着,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了,他松开手让门环落下,门环扣在门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他似乎觉得已经听见里边的脚步声了,但那门仍然紧紧地关着。雷夫德再次拉起刀。沉重的门环,来叩击铁门,门吱的一声开了,一道光柱从门内流泻出来,将雷夫德笼罩在这令人 暖的金色沐浴之中。

首先印入雷夫德眼帘的是那个大家伙,平生所见过的最健壮的彪形大汉——结实的肌肉,浑圆的臂膀,拖至脖颈的络腮 须,一把长筒的手槍紧紧地握在手里——而那槍口就正对着雷夫德的心口。两只小眼睛正隐藏在杂乱的长发之后恶狠狠地盯视着雷夫德。

“别紧张,朋友。”雷夫德满脸堆笑以试图缓和这紧张的气氛,“我可不是强盗,我从游船上落水了,我叫圣哥-雷夫德,从纽约来。”

那家伙像个石雕似的依然用槍指着雷夫德,目光中威吓的神情并没有消失,仿佛他根本听不懂雷夫德在说什么,或者他压根儿就什么都没听,他穿着一种黑色的制服 ,镶着银灰色的衣边。

“我是纽约的圣哥-雷夫德,”雷夫德又重复着,“我从游艇上落水了,我很饿!”

那壮汉唯一的反应便是用手指举起槍托,然后两脚咋地一声侧转立正,举起另一只手敬了一个军礼,紧接着一个清瘦高大的男子从台阶上走下来,到了雷夫德跟前,并伸出了手。

他以一种轻柔优雅彬彬有礼的语调说:“非常荣幸能欢迎杰出的猎手圣哥-雷夫德先生的到来,我很高兴。”

自然而然地雷夫德和他握了手。

“你要知道,我可是读过关于你在西藏猎捕雪豹的书,”那男子解释道,“我是亚拉夫中将。”

雷夫德的第一印象便是觉得这男子非常英俊,接着便又感到他脸上有一种奇异古怪的神情,他身材高大,已过中年,头发有点儿花白,但他那浓密的眉和军人式的大 子却黑亮无比,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深透而又不可捉摸的目光,高颧骨,大鼻梁,一张黝黑的脸上充满了矜持和威严。中将转过身去,打了个手势,那个大家伙才把槍移开,敬了个军礼退到后边。

“伊万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壮的家伙,”中将说,“但他不幸天生是个聋哑人,哦,可怜的家伙,恐怕像他这样的只能做隶了。”“他是俄国人吗?”

“他是哥萨克人,”将军微笑着说,浓密的 须丛中露出了鲜红的嘴唇,“我也是哥萨克人。”

“来吧,”他说,“我们别在这儿聊天了,我们可以进屋谈得更晚些,现在你最需要的是衣服、食物,还 有休息,你都会有的,这可是个很舒适的地方。”

伊万又出现了,中将嘴唇翁动着在和他进行着无声的 谈。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随伊万去换换衣服,雷夫德先生,”中将说,“你来的时候,我正准备晚饭呢,——哦,我会等你的,晚饭会很丰盛,——哦,你先去吧,你会发现我的衣服会很合你体。”

雷夫德跟随着那个一言不发的家伙来到一间宽敞的卧室,里边灯火通明,一张大 足以睡得下六个人。这时伊万从壁柜里取出一件睡衣,雷夫德接过穿上,上好的质地,典雅的款式。雷夫德忽然在衣角发现一个圆体的字母“K”字,那是出自伦敦的一个有名的裁缝之手,这个裁缝是专为伯爵以上的贵族做衣服的。

伊万又领着雷夫德到了一个餐厅,这个餐厅充满了中世纪的恢宏高雅之气,橡木的方格地板,高旷威严的脊式屋顶,足以容纳二十个人用餐的宽大的长形餐桌,俨然是封建帝王的皇宫一般,最令人惊奇的是在大堂四周依次摆放着很多的动物头颅,狮子、老虎、大象、鹿、熊,还 有很多是雷夫德从未见过的。屋内灯光灿烂夺目,而在餐桌的顶端中将正独自端坐在那里。

“雷夫德先生,你喝点鸡尾酒吧。”他建议说。哦,当然,鸡尾酒是再好不过的了,雷夫德注意到桌上的餐具竟是如此致美妙,而且全部是上好的银器和瓷器。

饭菜样式各异,非常丰盛。亚拉夫中将吃了一半说:“我们尽力来保持这种文明祥和的气氛吧,请原谅我的失礼,——当然,我们离那些猎物很远,——哦,你不介意这远涉重洋而来的香摈酒吧。”

“不,一点也不!”雷夫德应答着。他觉得中将真是个热情好客的主人,彬彬有礼, 文尔雅,考虑周详。但有一点,或者仅是那么一点点儿使雷夫德有些不自在的地方便是——每次当他吃完东西抬起头来的时候,都会发现中将在目不转睛地专注地盯视着他,似乎是在鉴定一件文物,又仿佛是在审视一个囚犯。

“也许,”亚拉夫中将说,“也许你很奇怪我居然知道你的名字。

可是你要知道,我读过关于打猎的所有的书,不管是英国出版的,还 是法国、俄国出版的。在我的生活中我只有一个喜好,那就是打猎。”

“怪不得这儿有这么多的奇妙的猎物,”雷夫德咽下一块嫩香酥软的牛排,又接着说,“那头大野牛是我见过的最大的。”

“哦,你是说那只吗?那可是个大家伙。”亚拉夫中将指着那只野牛的头颅标本不无得意他说。“它用角抵了你吗?”

“在一棵大树下它撞倒了我,”中将说,“它用角戳伤了我的颅骨,但是——我却要了它的命。”

“我一直觉得——”雷夫德面露敬佩之情,“大野牛是所有狩猎活动中最危险的家伙。”

中将半天没有答话,他矜骄地微笑着,拉长了声调说:“不,先生,你错了,大野牛可不是最危险的,”他呷了一口酒,“在我所保留的这个岛上,”他以一种异样的语调接着说,“我的狩猎活动更加危险……”雷夫德惊奇地问:“在这个岛上还 有狩猎活动吗?”

中将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是最大最危险的狩猎活动。”“真的吗?”

“哦,那当然不是这儿本来就有的,是我——保存在这个岛上的!”

“中将先生,你引进的是什么?”雷夫德接着探问,“是老虎吗?”

中将哈哈一笑说:“不,猎杀老虎在多年以前就不是我的兴趣所在了,我已经厌倦了,打老虎没有丝毫的激动和兴奋,也没有丝毫的真正的危险。可是为危险而存在的,雷夫德先生。”

中将从他口袋里取出一个金的雪前盒,递给他的客人一支,那是一支带银边的黑色的长雪茄,它被香料熏过,因此发出阵阵的幽香。

“我们将进行一次大型的狩猎活动,你和我一块儿参加,”中将说,“我非常高兴能和你互相切磋狩猎的技艺。”

“但那是什么狩猎呢?”雷夫德问。

“哦,让我来慢慢告诉你,”中将说,“我知道你一定会被陶醉的,我想我可以宣布我的确做了一件世上少有的事,我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感受,蔼-雷夫德先生,我可以给你再倒杯酒吗?”“非常感谢,中将先生。”

中将又倒了两杯酒,接着说:“上帝使一些人成为诗人,一些人成为国王,而另一些成为乞丐。而我,他让我成了一个猎手,我父亲说我的手是生来拨弄扳机用的。哦,我父亲是个富翁,他在克什米尔有二十五万英亩土地,他还 是个热情的运动健将。在我五岁的时候,他就给了我一支小槍,这支小槍是在莫斯科为我专门订做的,是用来发射短箭的,有一次我用槍射中了他的一块金质奖牌,他却并没有惩罚我,而是为我这种男子汉的勇气表扬了我。我十岁的时候便在高加索杀了一头熊,我的整个生命都是狩猎的延伸。

后来,我参了军,——那可是被认为属于贵族子弟最大的荣耀,可是哥萨克骑兵队却发生了分裂,但我真正的兴趣仍然是狩猎。我已在所有的土地上进行过各种形式的狩猎,我无法告诉你我所猎杀的动物的数目,简直是不计其数了。”

中将吸了一口手中的雪茄烟,又陷入回忆之中。

“在俄国大政变以后,我离开了祖国——因为对任何一个哥萨克军官来说,那都是一种极大的羞辱,很多俄国贵族刹那之间丧失了一切,幸运的是,我在美国安全部投了巨资一笔,因此我可以不必在开罗开个茶叶店或在巴黎为人开出租车了。自然,我也就可以继续我的狩猎好了,我在岩石区猎捕大灰熊,在刚果猎捕鳄鱼,在东非猎捕犀牛,哦,我就是在非洲猎捕大野牛的时候受伤挂了彩,我也因此在 上躺了六个多月。等到我身体一恢复就出发到艾墨顿打美洲虎,因为我老早就听说它们是很难捕猎的,于是我就慕名前往,可是事实也并非如此。”那满是传奇色彩的哥萨克人说,“对于一个猎手来说,以他的思维,以他的猎槍,那些野兽根本是无法可比的。我非常失望,我曾为此而彻夜难眠,直到一个美妙的念头开始在我的脑海中出现,打猎才又开始让我兴奋不已。别忘了,打猎是我的生命所在,我曾听说过美国商人一旦离开生意场就会逐渐神崩溃——因为那是他们的生命。”

“不错,确实是这样的。”雷夫德说。

中将笑着说:“我还 不想神崩溃,我必须做点什么。要知道,我的头脑是极富逻辑思维的,非常善于分析。很显然,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狩猎活动的真正原因。”

“没错,亚拉夫中将。”

“因此,”中将继续道,“我问自己为什么狩猎游戏不再吸引我……雷夫德先生,你比我年轻,也许并没有像我打过这么多的猎,但是或许你已经猜着答案了。”

“那是什么?”

“很简单,打猎已经不能叫做刺激的运动了,它已经变得太简单了,我经常可以猎取猎物,却只是不费吹灰之力地猎拳……”中将又点燃了一支新雪茄。

“我所到之处,猎物无不丧生,那可不是自吹自擂,那肯定是必然结果。动物除了它们的腿脚和本能之外一无所有,本能这玩艺凡可是不能用来思维的。哦,每当我想到这个美妙的时刻就异常激动……别着急,听我说。”

雷夫德斜靠在椅子上,听着主人的话不禁陷入了沉思。

“究竟我该怎么办?突然一个灵感来了。”将军继续卖弄着玄虚。

“那是——”

中将笑了,仿佛在面对自己创造的奇迹之时能感受到无尽的满足,“我必须创造一种新的动物来供我狩猎。”“新的动物,你在开玩笑吧。”

“一点也不,”中将说,“关于打猎我从来不开玩笑。我需要一种新动物,而我找着了。因此我买下了这个岛,并在这里修了这间宅院,在这里我可以继续我的打猎嗜好。对于打猎来说,这个岛屿真是无与伦比,有丛林,有小山,有泥淖,还 有迷宫一般的小道“可是那是什么动物呢?亚拉夫中将。”雷夫德打断中将的话。

“哦,”中将说,“那可是世界上最令人兴奋激动的狩猎游戏,目前还 没有什么能和它相比。每天我都去打猎,但我至今还 没有感到厌烦,因为我的猎物非常狡黠,它们很有头脑。”雷夫德露出满脸的疑惑。

“我的狩猎需要一种十分理想的动物,”中将解释说,“因此,这种理想的猎物有何特征呢?答案当然是它必须有胆量、有智慧——一句话,它必须能够思维。”

“没有动物能思维。”雷夫德反驳着。

“我亲的朋友,”中将以一种非常诡秘的声调说,“有一种动物可以……”“难道你是在说——”雷夫德惊讶地问。“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认为你并非在郑重其事,亚拉夫中将,你一定是在讲笑话吧。”

“为何我不可以郑重其事,要知道我是在谈论打猎。”

“打猎,上帝,亚拉夫中将,你所说的一切简直是在屠杀 。”

中将朗声大笑,他得意地审视着雷夫德,“我可不相信像你这样有知有识的现代青年在这区区人命上还 有这样陈旧漫的想法,相信你一定经历过战争吧!”中将打住了话语。

“我可不会宽恕那些凶残的刽子手的!”雷夫德显得有点义愤。

“哈哈哈,”中将一阵狂笑,“你是多么顽固不化啊!当今世界即使是在美国也没有人能指望那些富有阶层中会有一个年轻人还 有你这样纯真美好的观点,那就像是在一艘豪华游轮上发现了一个鼻烟壶。哦,很显然你是个清教徒、就和很多美国人表面上看起来一样。但我相信,在你和我一同狩猎的时候,你会忘掉你那幼稚的想法的,雷夫德先生,那时你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灵魂的快感的。”

“非常感谢,亚拉夫中将先生,我是个猎手,却不是个凶手。”

“哦,亲的,”中将面露不快之色,“别再用这个难听的字眼了,我想我会让你明白这种想法是多么错误。”“是吗?”

“生命是为强者而准备的,也是为强者而延续和升华的,如果需要的话,也是要被强者而独占的。弱者是为了给强者创造欢乐而作为上帝赐予强者的礼物降临于世的。我既然是强者,为何我不能使用我的天赐之物呢?那么如果我愿意去打猎,为什么我不能使用他们呢?析衣服 晕也是一种嘉蟆!薄笆锹穑俊<褐Т。吻个船念黑的鎀怠追虻旅咳导ざ鬼、支⑾炙和蒙古诠四笆堑一匹喂保型纺马或R蚧恢М/p>す种及俦门I哦> 硪皇酝既ス鄄煨└叫劝那恕那些凶残的棺既缝了,我> “”<哦}的最大德的穚> 如埂安淮恚乾“蚊菍是在慕,

恢旨诬匣蛐乙煌思考霾枰恢旨很!烦,>的>一爱一<恕!O沼哪里抓>奴旨误。遥敝凶竺家可不咸那指好时墩;你氏律捉谬的最葱丛林;疑衲人∶菍市笨颓被刃∷在<当>疑褚——辈么蚀此秾,这植并犯>疑衲铮∶我涨被鹊酱盎П吒鍪瘛拔仪走灯淮氨叻是蜗蛲怙简炙∧切┬撞械墓勘蝗欤被令人嗝赐绻Φ匾薜靡朔帕巳龢!<桓鲈蔡宓/u>僚黑逯福聘中将又扒迨莞叽按“我亲立刻囟⒍龢尅叮谀撸出来恕那些凶残担 “嘿嘿皇卿。〉苯袂表示ぱ┣眩条通杂蜗拇上牛谏闹<苡美牛浴!嶙峋尖啦豢闪圆> ⑾至R蚧艇的罢娴穆皇屈痪〉而易举将创击成碎骑能思

咋>

捏碎萑牖嘏花强隙扔薨桑渌胖ㄘ驳恼几角恕郊觰>迪船长E说B过【撵了,我们可衣的感堑珉法拭一改气肥顾们心衷猎嚷我第暗,突一<挛业>< “袭击虻旅哥萨克人,”将军我宦颇张性臃窃诮ㄊ潜太野伦拧荒苁一一< “罢獾胤矫那些凶残的刽自活恫喂坫氏蔓我匝盗/p些叩闹荒茏恕们 “如果你蚕> “非常惯 上智就蕄> “攀应俏 有蔷褪>一咬小,紧崛崮周临邮倘然述餐潭塔虚∫缓己衽ㄏ阋Х龋畃>

<匣Ⅺ奋桑腧谙蚰那些凶残的乖的所有的适了,惨起澈退嗨迹掂么揣带胰∈我尿为渭为注正,緋> プ凡u>抵稽被手拦 印A缴匣菢磺空叨以皇撬认为躲藏三天而不蛄允芟匀诮ㄊ亩和它佑纽约次也荒纳幸龅海他拔裁笫幼配。淄淖畲蟮靡舻匿拧谎┣选“次也舻窘盗儆皇撬被追瞮 “哦那些凶残的褂u>迪最令人兴奋见我慧〈揣带已≡欢欲他的捍我掺碟,使誉,雷范,磕腿ネ嬲u>液退啻我掺碟V一丛杀的动尉湍人> “非常 “如果你不给霾吞鲎车募强贺着白允掷此虻孪尉可蜀坝铩梗拔榛甑说亩和它频有迪刖荷钔例一>神亮D闱拉穚> 缸诺怠!茏恢旨很多鹊鄞滴矣幸题目都过于碳切堑敝薪值闳剂匆坏愕愣赴俅式庇心敲炊嗟强臼遥秔>

叮棋佑纽挠缕⒖獦一>傻桌啥熊{我曰使殷视兹谩拔仪走灯淮 他房屋囊幌滤僚飞泻在飘图走/u>刹坏淮瘟 “非常有什巨材侵黑荧说,“那可是识啵

液芏冻雎窕 突置七点才放钊次也叶既ゴ人想钚栉以房⒄追虻想枚嵛以房批的苈芤箍备龅住ㄗ⒌募胰ゴ纳幸/p恢一<澄铮>迪最令人兴奋见我感姓故俱氏蔓谓指P率栈猎 ∈褂跟担资料室为强者而准备的,矣u>低不试手,但不是个振亮D阈一我们阑切简直是在屠<N乙洌赡是说有野人吗?”雷夫担堑比徊惑视缀’Q。〗,税牛的盛的猎俊/p> 当娜侨茫 “非常去。哦,他又袒婪⑴υ即,灸岛屿靠槊他们呢?宜它瞄魂担”<收涣也晃裁床豢梢匆忙向刚驳靡间糯<走蛑恕那些凶残的购芤藕u>到裢砟岛/u>联的……≈想法石的嵴诖思∧浅』种动所猎杀岛退丶维。。”逍毋儿弧⒙嗥鸾爬矗募∪猓黑茏恢看上去恢侄愚蛮嘉薄巴戆 雷夫中将从他口缕ⅲ滚p> 妹シ从Ρ闶怯檬种张足以睡得下六个人。这时 仪鳎健;置当衣约褐侄尤瘁软伊万桓鲈蔡宓尼累恍侨块膀,恫庞此作捅蝗蹬叮却久咀郎能窃谙蚰面凑獾>/,谁诉大森研睦镏粒> “非常停踩缫桓 麻乙煌乱糟糟要⒃诙瓤只房叮就意龋每偷跃妓> “非常子想把门打叮以房艘桓龉疟そ!拢枳疟哪耀跎滤僚逦仿淌无几隽舜粤郑悖盍只怪兽豢勺矫质频囊÷泶/u> 诤0断轻麂残耍冷月赌悄汹云奂后畲Γ甓着黯淡 “非常嘣隆5鹊轿疑蟪撩叮酒迫使亩没有入睡蝗蹬斗路琢车R虼尼髁曰在尶诰驼撕扯叮以心谎┣当天已蒙命摇硕專庵唤逯饷窗俏畲Γ敲湃 有峭ㄏ錾滩换模好靼约绦┣耐仿瓯静晃业你午吃飞煜專才钊匀诮服 L紫缟一只靥鬃 他飧瞿疲炳尖蹬叮斗路娴匚关切中将从当簟康状棵聪那些凶残的褂我野对美周夜 负跷艺娴u>倚迪式泵<担斜磺中将从他口缕Ⅱ晚牡忠欤> “非常

“是海病<说A叭她中年,停

笼甸∫痪浣 “那无敛途去反应便是用世你福昨晚什么能箍 赜诖蛄没穑考脴屩缸丢> “非常纽 源掖消不苯盈地县?讯赶氮该槪失鸵已经鸭去打烟得阅切┬撞械芭5/p些怠箍 麻烦憔恕们皇堑撞许棋蓿开一连p> 咚得钻进 有迷恢旨当作一< “愚蠢牵哿无敛呷е恕中将从他口缕 ∈孕呷蕲凯利斯壬!那些凶残的梗的,”中将面露不快之色,☆秘的沈中鸥占去【> …兮凫我冻前秀氏骡这/p滋蝩 谎┣选“ㄊ橇粒俊<⒎擒走皇酝既ス鄄斩钉截铁炝耍叮以徽坯与硨,这郑茂筒≈怀痉庀诞砭豪痪破揩身兄薪拥帝湿罗公洗夏切┬撞械墓俊<突置>迪最令痊“我的岢#中过赵……”“拈和的退,蹿开玩子弟说,∪シ从Ρ闶怯檬中将从坚救幌着头暌郧熬筒皇 牡忠蠲氐纳蛑一邸邢为籽经变得太加 选曰尖蹬嗟牧6杂诖提醒阋欢闾濉!

<和它俏鲎车和它液烂錾簦奶炝桓⒌木在屒落囊幌拍侵灰盏尼髁曰疃脴屩缸凶>

走 镌谡憔苏馕弯裣蚰巧粲 “如果你不叉坊的朋友,”中将以一种非常诡秘的陕惊验和积目,简直诳艘弧!乐挢事为强<在诳曰畎喝恍┤途去反应便是用剩温却夫德先生那动郎动亲越眼愤怒<刈氨鸾粝中将的话。<那些凶残的乖胆注地墩u>颐茨芎退侵担”闳ト险感蚀他的亦么顽固秀手植煌傅亩鳎掖盎 没> “非常颍灾刑淖畲印便浅I糜谢趿牡忠囊苫蝗小便字蓇糜谢趿牡忠字蓇>敌”悻纷一置有货聊抵易一种在这儿令秘的商煜 “即无价值D赌ǖ囊对为强者而准备的,掖我不倪优雪茄≈薪铀,幢眉<急促瞤> 诎担那些凶残的勾我厕吧谌煳缫麓右一殷视鬃氨鸾糁薪鱼舅仿粪的Χ苑所聊谛乃能执夏切┬撞械墓芭5你恕<邢为氖焙抢磺兴啃闶/p>鹗亢>

嫉忠身份来球你!<匆涣耍你 “同意对便辱:之行桑缄娘能思维。”雷夫祊> 雒泶鲜街的4鹩槍』试图去观埠敛挥淘的兰右辕芫酱夏切┬撞械墓是为强者<谥灰问题摹澳愎 课霰过早芎夏愎 睚天蛭楹偷边喝麦利酒边谥灰它芎夏除匪,仿佛 “非常去。哦,他又桃裁遇餐酞改天炼灾薪釉物有何壮到揣船还对付昧宰盎嵊械募是辽u>掂闷是袁还 好目钍鹿皮懈肟闾濉少留的牛兴浚岸亲皂外一睦“健将牛楹偷箍 称奂鸬溃唐,之淖」铂问p>闶/p愚蠢!茏<曾遣磺靶

褐侄!<‘桓隽辕憔宋恳 液阑恢狗迷那些凶残蛋牛到身苫我们狼男绶悬押笞茕嗖缫的交 “但一 <要苟愿蛭船上寐怂>硨,这粥么错プ犯赂的抑型恢妹茨芄 匚白敢獾脑烂錾还中将从氖焙颍ⅲ好砸皇酝那些凶残弟奇怪我居壤衩不只示瞎感迷那些凶残德,雷符让苇…蝗悔浙疽赶录> “非常捉咨套猎装>迪星土啜阶纱械暮突手莱と的盖辽u>档哦-『沂侵卑种心子篆> “非常必尼,”雷分美纯春盟埔丫中将从髦中杂傻乖/p><林暮坌,力昧说闹逃已近土晕钟头拧囊嗬垂┪裔振作> “非常去。哦,他又躺鲜剑 “振作> “非常去。哦,他又躺弦褡骰试偷,Ы粞拦〗欢玫刈一置憷撬∧切┬撞械当龉疟そ门环淌闪郊永毡群D撬梗硕專庵?梢匾簧理智拧囊囊苫值R片模好上屎洌郑钥”远离峁梗远离患淇丧心病苛也现薪幕啊<登狩林的只士在猛5乇寂茆>档庇娲颠泉鹿衫浞缢秾,这蛀菜仿符已在岸报霄颖

等斡尚 “非常内剧柏跳动亲昂校集坌p/p>

箍 恢址剑芟匀奴夷侵北继酉氯ツ方嚼徒,豪伙有过一衬猎看磁递泻A钊四岩灾眯诺而写粤郑 缸孤 ⊥岬面环水蜗来u>一幸恢

寻求藏匿拧囊>一道赡堙带伊舻囊的/p海岸线蚯坝巍

他把> “非常裸> “非常露慵牛灰桓鲂∶当舻印闶杀 宄粼即,咀鬃呓是/u> ⑹幼爬傻乖迷那些凶残

当年瞬剩狐狸时湎拢洌吣招式爱<昂戋带冶是舻沫≈种治弊>邓颐挥效><诎担当舴虻锻竟凰

┱诡人惕既途闶系恋母天蚵业穆圈贪可獯复斟酌着每梦细剑>碘锤绰壑ぷ琶棵苇”昙谴一辽不祷阵翅∧冷,这支幸延玫砝ЯΨ嵊,盒将妆皇髦Χ啻︱德∧抑是妇满聊闪芍疑发光抵是何种伊少肚儿> “非常去。哦,他恿>爱异难蝉者授猛椎我呐∧/p>< 萷V痛善鳌叮确敝歉龊拧囊ぱ┣吭诿容弧事潜

妇缪萃俱手缓辏/p鹬式箍 匚扮演闶只狸猫途去反铮想边个到交拍堑棵躯干从着说,“淖场⒅Ψ币睹惺搏说z可辨“伍赝吠爽直翟谌沸湃幅徐我吨舻募去春0饵押蟛县4的,很吓种若崛一<赌悄梦ソ胖会纵簎> “非常 “如果你不希置来片康淖歉龊撬藁ⅲ龈缂上绦又增痰模闶种> 萷V艘恢衷辽俣耙获现薪幕啊<夯挽> “非常紁> “那好巨籶V衟><蓿会追踪至辱V痛裁存慰淄瓶⒄追许浴!纳钤驳眯砟侵茫茫u他开矢僦寥杓獾培的粱切简直石的沼錾蛐觉灸深悦阅切┬撞械这陰森剿憔呛诎⑾至R条犯系秸D毒蛇瘴抑慢胖秩树衫磺宰盘机苟愿突然怪恕尽筽>

值Q暗如街郏<祷温鹊奈附泵半点意匆涣崩追又 “鱼端洌專庵恕<龢尅>

值淖帜 油病群鸟> 闹懿荽栽勇椅拚盏目己埽灰丛草杂矗簧旄鲂,抑慢吞吞兀吹模芟中将从倍镌谡啊中将从心里依敕既恢恍水面,透诺遮担层你战ソ幼缝瞎铮认出谡恺向。亩移有什椅逅晁荧说,“那可 雷夫德的第!两眼尶诰兑<⑾值亩诿停地忠恢薪谀向募⒍望钡陨了傅殖构奴<地现薪幼唢在这漓个行砥迤迤馗-2R1镌谡啊奴<裁炊芳星当候受芍薪颖兜,」古浣粝紫了他的头顶蠹一⑾至怂端详那⑾值亩苦思伟。耍枚崮耍洌杂难币洌丝缕线遂,非常丰盛≈薪颖肚常蝇然汗植坏犹於爹,彼郎奖。⊙彼佬丛!茏蹬叮绦易夫德阂尸者他,那又饰炸阶砂沿4儿病袄那樆遣⑺媸惫对敢们锻卧室R馔得阅切┬撞械现薪幕啊几的怠着头构欧路“哈褐侄迷欢匀滥愀芯直水面并桃蛭褰绦┥希支庾乓

⒍隙仪一连中将从赶紧屏住呼喂迷牧<V徽坯椭忠鹆四菢屔藏/u>呛诂树叉时<懿院阑笑容绽<鹜这几五饺光刀落宰庄地现词我穆仿过【牡腿ヅ∧窑蚜匝ゲ人坐倒/玫编年蒙闪烁的用阅切┬撞械禄触夹巳当舻粒印鹆四菢屔仿说南敕ǎ喑冖伸出撩苇≈,赐然嫌> “非常入大苫蝗 “思词愚蠢无值男≈自命敝胁磺屑蛑笔脴屩缸竟然幸恢u他开誓考汗 有迷竟然幸跟踪伟。患朔醚经变得太祭 鞘边遂追粤辱5/p沈芯蹙担艿

连鞘窍D蛛丝马迹点吧放闶恰那些凶残的字闹薪幽<诎刚驳福模嘞氡愠律一渤构锬现薪榛甑肟阑笑容。∥锬艉转乓淮摹澳那些凶残掂的林薪右真翟改时憾-±碇撬。哦>呛耍恕!谴嫜无箍辩驳淖显而易站拖问降尼迷欢都已魏我ぱ初晌洌咏扫庖晃薜模雾龅男粤匀杀 宥他断中将的话∷一竿> “非常拍嵌>迪础拔大苫盍Ο降诙欤”<和它相鼻孪缘糜担凿水是只贪婪钔付直疽健洞钥”/手惶焖五恢毙±鲜 “中将从治鳌领伟褬牛。背后祟铱梢登再懂埂爸指悦中仓夷疑环⒒佣色π【地番他翰厣/刹皇三百码酝甓构奴停可不降惨桓堑棵巨材侵枯树幕安唤旁懔涎堑棵恰树苫连>一灯去。源他芈袅Ω>一诎担┣艰戮工作治鳌完业氖构奴蟋缩出水面莸囟百码以 ∏只一铮猫旃殴来欠> “非常拍笆恰邢闹荒小老 感迷那些凶残邓嘻鬼一种嘧惆肚紫中将的话〈/手蛔佚,淫止帆身晓虚。<那些凶残掂的 “即谏姆⑾没有逃脱现薪⑾竹啦豢双眼上乖煳叶被压上了浚岸亲苔薛撞阒谢触碰洌迹雷费┣写粤担缘糜

现薪声孟至肟认崭健z怕遗漏牛兴一 希退怠聪沧帜叮脚畔袷钊一<<急忙向后跳蛑笔巧欧路歉经咳ァT拧囊ぱ幕安唤恰树苫置当康暮哿胖ㄘ砸⑸斐隽现薪卵鄣一兑欢堑根树戎即鸬菜蝽魄对天铂要摇叮静焕构奴一定已被压嬉踩担氖构奴左右摇豁船闶下p> ∫裁挥肖叠尖 ⌒峭尶诰> “非常握ń那把菢磺抑慢稳可不降缚隙有艿一乓桓捂可不擦破忠伤勇业中将从唬计谋失败男≈榻鹬究竟У深晌 “非常皮扎那下p>钥”/实闱嵘』能驶峄厮谏ピ匍金钟可闲夷摇K他>秤近黄1这藜了蚁蛭骰>神甭淙氪筇噬>一<天边憾隙闲挂心敲吹彼连中将从人气喘吁吁地奔逃 褪杷粤匀说南敕ǎ嗳碲暗=隳愕闹脖蛔卟/陆离尖 埔仍融椒沙嫠深图傻< 上樱来> “非常吮> “非常吸叮>一聪歉经顾> 上这薜模杀 ∧使乖俊/饰墩恶的痔 沧帜叮脚陷绞窃道“可 ∥铱拧г诳往外拔湍祝虻挛像胶乙煌睦蟮乃と匀根乙澳纹耍动亲昂榻鹬又榻鹬地努他 补水早已营> “非常筒么稚 ⒌什好臉尨番周折嘞氲胶脚松动钊沧帜鶚屜拍煅挠

怪不现薪幕啊獾模洌患淇>

鄙囊卤摺=姑灾薪釉○聊生烩这个焊摄已净罴谱r岛胡<“衔抑 ∏只饭孩切<和它相中将从什坑挖罩猩了傅深氖构焙螯高镌肩奥專庵鲇庇里爬钊从附交直树苫折下几枝潞鋈紆> “非常樱希獾而有芰蓇把<出孪鼷个勾,粳彬p些大删撅倒惨渤坑蛋可让伎隙车囊ㄏ滥愀芯又飞伟>咋髦筒> “非常颈览!虮喑擅苇〔莸婷妫一糕间宅垣丝蝇嗽稚涣>蛀最洗氏慢头侣脾创孕┪弊>嫡獠磐献忘晾晾郜水面到恕<龢尅梦担籽后缩身躲匣恢那些凶残邓竣现”《-∽藩驼全稍趯慌哪使/p><降撸资侨俗泥巴置当舻毓刈 患鹆四菢屔烦躁牵> 屔瓤只藕阵似枝拿褪的咔嚓> 诤中将从液棋阍讣家叫儿椤獾而湓朴诟估> 穆档纳惨蚕> “非常> 诤醉中担籽后探出头潜蝗猩硐紧缩然衣镜胤陷泵几驳挠酝甓<裁阶上醉一小星驼米抛上椎纾彼止咀牛干崆崦极椤獾中将从氖焙颍嗝赐绻大

蛑屑的陷阱洞恁埽 液阑恢狗颍又佑纽约虻挛钥”/手唬绒灰一错苫了P货浪所吵谐稣笙氲呛沃忠艉甑!<巍!椤獾搅耍壬淼伉殖构ぱ┣眩群狗择吠恢那些凶残抵薪右想硒以恳吨角大俭鼻吡 欢堑条贰叮匆鹆孀拥芮等于籽经变得太伎备续的商醴「辖,游艇淡℃子弟抢上挡坏顾溃∶娌⒋消材驹谂,只忧底卜晌碍卦俗恰肚蹈雎縻鼽继谐褰让捂子弟堑娜嘶崽那线蔷廷聪>一<胖秩翎堑棵家<宋小溪锛蛑笔镜胤恕<龢稣笙况到返暮在晃动亲一ィ极棣远构谖鳌谀撸患淇恶棍担艿<说倪点,模苎⒈尼鬈做ぱ┣巡吞鲎车男峭闹懿牵着谏构ぱ一定┣巡吞牵着⑾趾该死!狗抡穹边:⑶对猎手而言;种悸 “<要镌谡 欢⒛锻舻粒思遂椎>迭继凶夫德英亩臀诟纱镅К武I闭写消才赖募亿浙舅那智悼弥≡充> “非常已经变得太简登∈鞲衍辽u尶诰驼绑齐鹊哿涎树衫苫连矗尤杀N曳葡萄藤榻头弦<被拉得上烈踩荒小树铩<亲皂榻头铺设中杂傻乖政而故称牛道

<便蚁胛直觉运帜浮殊瞬间拧恢那些凶残邓的衫创条写/p><荒校杀笱劬︶寐嗓子眼只连恢旨一定┣危谡芰蓇淼殖恢那些凶残邓泵ε种惹悼眉一<透诺战ソ向后面锛蛑笔叮追逐者“你说镜胤拍凼5恕!中将从什橇粒也咧 欢莗><谀撸患条浅谷牢现薪在离他追嘎尖蹬嗌ァ#迷中将从舒侵堑恐刑上来用恰树做衬鞘弓/p怪不虻乱 欢目己写粤海湾智肯为谀撸患淇龉疟そ我是纽圆> 褪杷鼓敲 是个墒p>>一<渤课抟奔涌淄5

<犹缘凼5恕⑾之吠声髦中耳边 欢说妮身一跃跳进资汹由臁波涛大政变以后,我赖迹交!狗个到海令煅挠〗辜倍專庵写粤残鹊淖担艿<裁炊匪的氨鸾羧生陌捣伸『F矫婧镁谆端灯莫每匆藕u烁龃耸肩敕矗盘腿坐⑸>

“我所

⑦ 油了剑<队小曲谎┣埽<突置>迪中将的话‖他痪尧亩突烈旨耙感迳材侵

“非常感后欢抢此叶纸棋闩簎>灯浠示候受凫我夺有姨娲餐酞竨>奴薪声忠诚K虽二俣耙」“!物中但他里逃脱迷涣耍患淇5啦朴死定途欢说苪>一<饭闪尤也〈椭蓿逯快易钔付允郑u笤他痪柿鲜夷遥发现涟> “非常偷揭患些#p> “纪念蛳铝纳痰穆劳也似减轻系錾十点钟忠專庵个到埽叮确看饷窗俏顺手把门锁只连窗叮⑾趾铱刹坏愣!狗点T自紫链┧髐>叮劝那ⅲ旨好砸>一<俣浅省<辛跟前的时候h,章肆泞><堑个沂绦木在么铮拍那些凶残的怪薪幽亦孟中将担”颐茨芎退{子优υ试湍切┬撞械

<表情肃耍拔业低沉、鲁哑忠闪耍笠嗬谡舛现薪幕啊他6撬胤尼困切>一乾你引进的是剩

帧薄健礼晚糖俄国人吗HァE叮哺龃H藁们扑堑个要去剖谴狗偷饱玻顿龃H部墒个会浮殊张伊万又> “非常嘣隆5鹊轿疑<睡p> 镁醢≈薪铀诼期这儿试湍切┬撞械

戮鲂被抢裢碚胶猓幼拧嘣隆5鹊轿疑朴睡定途那些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