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选择

“汪、汪,或许这是最后一次在家中听到我的小狗馨星那清脆的叫声了吧!馨星,我第一只可爱的宠物狗。也许那天在狗市上就不应该把你带回来,让你在未满月时就断了奶······”

一个月前,我和妈妈来狗市转转,看见了一只浑身雪白,两只小耳朵微微泛黄的小狗,它的身体娇小玲珑,很是可爱。不用说,它就是现在快两个月的小母狗——“馨星”。

馨星的长大和乖巧,我渐渐地熟悉了、适应了、饿了,轻轻地叫几声;打个哈欠“啊呜”地哼一下;想让人抱着了,它就会扒着你的腿,撒撒娇······我怎么也想不到,仅一个月之后,噩耗传来,我似梦中被人打了一记耳光,醒后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平日里看似娇小的馨星居然咬了母亲一口,而且流血了。不过,馨星咬了母亲,也是因为母亲在逗它玩,才会如此。

母亲原本就没打算让馨星在我们家生活很长时间,这次的事情或许是加剧了母亲想把馨星送走的想法。母亲在打完第一针狂犬疫苗后,铁了心让我把馨星送走,并且告诉我小狗本来就会伤人,若是伤了任何人都不好。同时还跟我说送走馨星,可以给我买一对小兔回来。一个月前,我还可以考虑选择兔子,但现在,馨星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小宠物了呀!所以,我不答应!可母亲早就铁了心了,无论我怎样央求,怎样千方百计的想要留住馨星,都是枉费心机、无济于事了。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徒劳无用。看着什么都不懂的小可爱馨星,我知道,从此以后我都不在有机会和它一起了。

无奈之下,我只得违心的答应母亲把馨星送走。我抱着馨星,它还在撒娇,过段时间后,这熟悉的声音,不是叫给我听的,调皮的身影,也不是给我看的,一切的一切都将为它未来的主人。

算了,事到如今,我还能为馨星做什么呢?恐怕日后只能为它送送骨头,或者多看看它了吧。至于那对雌雄兔子我会像对馨星一样去呵护它们。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