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

有时候,我真的很烦我爸。

每个星期天的早晨对于我来说是难得的懒觉时光。可我爸总跟我过不去,非得在每个星期天的早晨大扫除!他先是楼上楼下“啪嗒啪嗒”地跑,拖鞋打在地板上的声音从来没有过这么恼人。接着就在我房间对面的卫生间里卖力地洗衣服搓袜子。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到周日的早晨哪来这么多衣服要洗,难道不可以用洗衣机吗?更气人的是他总把水龙头开到最大,“哗哗哗”的流水声响彻整间屋子。好不容易衣服洗完,接下来吸尘器又重磅登场,我爸每个犄角旮旯都不放过,360度除尘无死角,那声响绝对响彻云霄。我用枕头使劲捂住耳朵也无法阻挡那变着花样的各式噪音。

其实他早知道我醒了在装睡,我也明白他是在有意吵我让我不要赖床,每当我抗议,他就老先生一般念叨“一天之计在于晨”。经过无数次耳朵的“洗礼”,我已经慢慢认定,我爸就是没情商,不知疼惜小女“日上三竿”的超级懒觉。

直到这夜。

我刚睡下一会,还没有进入梦乡,突然,房门轻轻打开,我在黑暗中偷偷睁开眼,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从我眼前闪过——是我爸!我心理“咯噔”一下,完了,别想睡了,这个“没情商”的老爸这会又出什么幺蛾子,不知道要搞出什么动静来。只见那黑影飘到窗户前,将那大开着的窗户轻轻关上,接着又帮我把敞开的抽屉合起,来到床边掖好我的被角,我清楚地听到他在房门口穿起他脱下的拖鞋,然后竭力地放慢速度,屏息着带上房门。

随着门“嗒”的一声合上,我的心被这一声抚摸了。粗线条的老爸这一刻是多么可爱,我的心里暖暖的。

有时候,我真的很喜欢我爸。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