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盒子

在我家阳台的一角,静静地躺着一个空空的盒子,盒子里面有几张餐巾纸和一个小布包,散发着凋零的幽香。我曾几度遗忘着这个渺小的东西,现在看起来,还是禁不住要叹口气。 

原本,在这盒子里安静生活着的应该是一只灰色的小野兔,而不是现在的空寂。那兔子,是我以前玩乐的伙伴,犹如一位宁静的天使,仔细聆听我的喜怒哀乐,却是笑而不答。 

事情的源头是我以前的家——打铁关,那时我才上幼儿园,每天晚上和我作伴的,是它;每天早上目送我上幼儿园的,是它;每天下午第一个迎接我回来的,是它……时隔几年,我上了小学,它陪伴我走过了无数个沧桑的春秋日月。现在回忆起来,过去的过去忽然恢复了昔日的光彩,记忆的海洋波涛四涌。 

难忘的,是和它一起去楼下散步,它在我的双膝上跳跃着、玩耍着、欢乐着;难忘的,是与它一起在地板上翻滚、舞动、乱爬;难忘的,是与它一周一次的冼澡大会,浑身湿漉漉的它,心里有着丰富的情感,爱与愁、喜与悲……尽管它是一只小兔子。 

我深深地喜爱它,一促想叫它一声“弟弟”的感情油然而生。然而,上帝是公正无私的,有了相逢,无可避免的,就有离别。 

一天,刚放学回来,我就急忙地把它最爱的胡萝卜和玉米端来,准备服待它。晴天霹雳,妈妈竟然说它跑了。我不相信,以光速冲到它的小屋前,擦亮双眼——依旧无影无踪。 

我仿佛晕了,双腿一软,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几滴晶莹的东西滴在了地板上。我的兔子,不,我的弟弟不见了。这怎么可能呢!我发疯似在苦苦寻找,顾不得家人的劝阻与地板的冰凉,在桌底、墙角、抽屉柜上寻找。然而,还是没有。我的血也开始冰冷,似乎自己也是个雪人。地板似乎在嘲讽我:“算了吧,它不可能回来的……” 

后来,妈妈说它当时跑到邻居家去了,可是这时,我已经搬家了。泪水再一次模糊了我的视线,眼睛却死盯着那只空荡的盒子。 

老师评:空荡荡的盒子,苦苦追念的兔子,这一切一切的背后却珍藏着一颗多么温情、朴素的童心!此文由物而生,因物而终,字里行间无不淋漓尽致地抒写着小作者对曾经拥有过的一只小兔子那苦苦的思念之情!往事如珍珠般拾起片片浓情,读来情深意切,感人肺腑!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