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秆

周末骄阳似火,我们回老家扫墓,嘴都烤干了。

刚下车,我终于看到了久久没有见面的表弟表弟年纪不大,个子也不高,但鬼点子特别多。他向我直奔而来:“表哥,你要吃甘蔗吗?”

“我当然要呀,这大热天的,又渴又热。”我似望梅止渴,不假思索地回答,又黯然失色起来,“这荒郊野岭的,哪有卖甘蔗的呀?”

“干嘛要去买,田里多的是!”表弟嘻嘻一笑,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向远处望去,田里有一畦畦的小麦、玉米、水稻、油菜花⋯⋯,也没有表弟口中的甘蔗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看我的,”表弟似土行孙消失了人影,突然大叫一声欢呼:“我找到了!”我循声跑过去一看。表弟拿着一根细细长长的玉米秆,似凯旋而归的小将,咧着牙高兴说着: “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甘蔗'!”

“这哪是甘蔗呀,明明就是一个玉米秆。”我不屑一顾瞥了一眼碧玉似的细秆子,失望地说着,嘴唇裂开了口子。

“这个比甘蔗还要好吃!”表弟握着玉米秆,目不转睛盯着,右手剥着嫩绿嫩绿的的外皮,慢慢的,又白又嫩的一截大功告成,塞到我的嘴里。

我不想扫了表弟的兴,嚼了嚼嘴里的玉米嚼。一股甘甜突如其来,滋润着,四溢着。我兴奋叫着:“这也太好吃了吧!这比甘蔗还要甜,还要美味!”

表弟骄傲地说着:“好吃吧,我找东西什么时候会差过呢?”

“还有吗?我还要!”

“这儿已经没有了,我们分头行动。我去左边,你去右边。我们一起寻找玉米秆,过会儿我们就在这儿集合。”表弟很兴奋,快言快语说着,一溜烟跑了。

过了大约半小时,我们在原点集合。看他表弟拿回来一大堆玉米秆,而我只有稀少的几根,不禁自愧弗如:作为哥哥的,怎么不如弟弟呢?

开始挑选好吃的玉米秆。表弟边挑边告诉我秘诀,好吃的玉米秆儿一般都是细细的,长长的。我把短的那种一支一支给扔了。

一番精心挑选,我们拿着战利品来到树底下,靠着树,望着日落,吃着手里甘甜的玉米秆。表弟的机智解了我的渴,他的机智来自哪里呢?

柔和的金光只能拨开一点点空隙,迸射一条条彩霞,落在表弟的身上,偶然翻滚着。

内容推荐

【下一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