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捡一缕阳光

走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金色的光束从树叶的罅隙间投射到地面上。突然间,我看到了一缕最明亮的阳光投在了我的脚前,我弯下腰,捡起了如钻石般闪亮的一缕光束。我要把它献给我的母亲,我要把它插在母亲的耳垂边。

二月春风,温柔的拂过母亲的发丝,飘逸的秀发像黑色的小精灵一样欢快地舞蹈。母亲的眼睛像耀眼的群星一样发出动人的光芒,她的睫毛细密而绵长,围住了晶莹的眸子……一个人在阳光下看照片,我思绪万千。

去年,我每个星期回去都会告诉我妈妈,我说我的肠胃不好,这段日子真的不好过。妈妈总是在电话里轻轻地对我说:“要注意饮食得当,不要吃‘垃圾’食品,多买些水果吃吃,如果实在不行了,就搭车要爷爷陪你去看……”似乎这样的嘱咐已成为一种习惯,但每次听,我还是一样会忍不住簌簌的流下眼泪。

艰难的岁月终于熬下来了。放假了,我来到了妈妈所居住的城市。我妈妈拿出一个大黑袋,由于时间的关系,上面已经积了一层灰。母亲轻轻地拍了拍上面的粉尘,先打开一层袋子,然后又解开了第二层袋子,突然醒目的三罐蜂蜜立在眼前。母亲一边拧开瓶盖,一边对我说:“这是我和几个阿姨一齐到一家养蜂场买的,一罐80元,你这个暑假先喝这一罐,然后那两罐带回家去喝……”然后,她用一只小勺凑到我嘴边,说很好吃的,对肠胃特别好。我看了看她的脸,几道皱纹爬上了她的眼角,头顶上的头发也稀稀疏疏,黯淡得没有一丝光泽,只是那双眼睛依旧很明亮,似乎透射着一种奇妙的色泽。

后来,我竟对吃蜂蜜这种行为产生了一种狂热。我每次喝水都要用大勺挖蜂蜜,罐子里的蜂蜜一天天很快地减少。有一天,我妈妈实在是忍不住了,她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我说:“不要这样子,你每天吃一两勺足够了,如果你按这种吃法,三罐蜂蜜不到一个暑假便会吃光,这不纯粹是浪费吗……”我听了没有多说话,只是唯唯诺诺地说“嗯”“哦”。忽然间,我看到母亲的眼睛一种奇妙的色泽仿佛越发浓烈,只不过她三角形的眼眶微微遮住了光芒。

不知道由于什么缘故,我再也没有用大勺去挖过蜂蜜,或许是天气过于炎热,或许是觉得蜂蜜太过甜腻,或许是觉得拧开罐子特别麻烦……但我从来不认为是因母亲的告诫而阻止我的。

假期结束了,我一个人乘车回老家,妈妈买了很多好吃的给我,还硬塞给我两罐蜂蜜,对旁边的阿姨说:“我这个丫头,舍不得花钱买东西,如果我要喝,我自己能够买到,她在老家一个人到哪里去买呢?”

一个人坐在车上,妈妈在窗外对我挥手,我没有回应她,我只是在对着她笑,一直对着她笑……

汽车走上了长长的高速公路,我把目光放到手上捧着的蜂蜜上,突然看到了母亲在金色的阳光下,对我温柔地挥手,明亮的眸子上似乎还沾着几滴如同钻石般耀眼的液体……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