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作着是美丽的

夕阳的黄昏下,乌鸦归了巢,几户人家炊烟袅袅,婆娑的树影倒映在湖边,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砰,砰”的声音吸引了我,我寻着声音前去。只见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奶奶正用棒子不断敲打着摊在地上的小麦,每隔两三次,都要直起身,捶一下腰,擦擦脸上的汗,再继续埋头苦干,被汗水打湿了的头发映在她的脸上,顺着脸颊又打湿了她满身补丁的衣服上,微风拂来,水面荡起了层层涟漪,树梢发出“沙沙”的响声,小麦也顺着风慢慢飘远,她望着那吹远的麦子,颤动了身子又显得无奈,这位老奶奶姓王,是我们这个村年龄最大的一个,也是劳动力最强的一个老人。

记得在我小时候,每到这个季节,“砰砰”声都会在耳边响起,我向王奶奶走去,距离虽远,可她脸上的皱纹却依稀可见。她正卖力地挥舞手中的棒子,每一次打,地上的小麦就会立刻蹦起来,发出了干脆的响声,一次接着一次,麦壳就会自然脱落,渐渐进了些,王奶奶脸上那豆大的汗珠也更明显了些,她那驼着背的身体在夕阳下成了个影子。她看到了我,笑得眼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几个婆娑的树挡住了她的身体,可却挡不住王奶奶那发自内心的美。王奶奶她为人朴实、纯洁、宽厚大方,领里关系和睦,见到孩子,总爱笑。她每每一笑,黝黑的脸上满满的慈祥。她与我唠了会磕,便又开始打麦了,那一声声的响,似激起了秋浪、秋叶、秋风甚至整个秋天,也激起了我的心。

我从小就在这村长大,我也是每天都看着王奶奶劳动,从来未曾感到农民的好,但此刻,金色的光芒洒在她的身上,不禁让我想到,我们现在所吃的每一粒米,都是农民亲手抽苗,亲手割麦,再细细地打磨,每一粒米,都是来之不易的,五月,这个春意浓浓的季节里,农民们都在收获辛勤种下的果实。一阵风刮过,带来了丝丝美意,还带来了思思甜意,没错,是甜意,乍一看。咦?这怎么像一幅画,画中人如此苍老却又如此美丽,这样的劳作在每个人的内心一点都是美丽的。即使这是个卑微的工作,但这却是我们每个人必不可少的。

慢慢离开这阳间小道,沐浴着这个似水的阳光,风儿吹过树梢,拂过河面,掠起我的发丝,使我回味劳作的芬芳。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