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路葡萄情

“真甜!”像玛瑙一样的青葡萄,带着夏季阳光的味道,打开了我记忆的大门。“我要吃葡萄,我要吃葡萄!”稚嫩的童音如风铃般清脆地响起,轻轻叩开挂在窗棂的往事……

四岁那年,我和爷爷在楼顶上种了两棵“红提”葡萄。第二年盛夏,葡萄藤上挂满了一串串水灵灵的葡萄,圆圆的,跟桂圆一样大小,就像一颗颗紫红色的玛瑙,一阵清香扑面而来,让我垂涎三尺。我忙跑进屋,大声喊:“爷爷,我要吃葡萄,我要吃葡萄!”爷爷摸摸我的头和蔼地说:“去吃吧,跑慢点!”此时,我会趴在葡萄架上吃上半天,直到嘴唇上、舌头上全沾满了又酸又甜的汁水,爷爷总会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慢点,小心摔着!”又仿佛自言自语地说:“丝绸路上瓜果香!”现在我们吃上这么美味的葡萄,得感谢丝绸之路啊!看我吃够了,爷爷就带着我把一串串紫红色的葡萄摘下来,送给左邻右舍尝尝鲜。

小小的我并不明白爷爷话语里的意思。今年八月,我终于踏上了心仪已久的丝绸之路,来到了新疆吐鲁番,印象最深的就是吐鲁番的葡萄,它们一大串一大串地挂在绿叶底下,有红的、白的、紫的、暗红的、淡绿的,五光十色,美丽极了。热情好客的维吾尔族老乡,为我们摘下了最甜的葡萄,让我吃得津津有味,看我吃得这么香,爸爸问:“你了解葡萄的历史吗?”我连忙摇摇头,爸爸告诉我:“以前,我国人民食用的果蔬品种屈指可数,丝绸之路开通以后,有许多原产于西域的果蔬如葡萄﹑黄瓜﹑石榴﹑西瓜等传入中国,最有代表性的果蔬是葡萄,葡萄的原产地在黑海和地中海一带,我国种葡萄是在汉武帝建元年间,由出使西域的汉使从大宛带来的。到了唐代,中原地区才得以广泛种植葡萄。”真没想到,一粒粒小小的葡萄,竟然延续着一段文明!“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大宛引进的葡萄,让诗人王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那天我和父亲聊了很久,一大盘葡萄早已被我吃完,父亲的话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两千多年前,张骞凿通西域之后,从此这片大地就成为了中西方文化兼容并蓄的通道,如今的吐鲁番葡萄品种有无核白、红葡萄、黑葡萄、玫瑰香、白布瑞克等500多种,仅无核白葡萄就有20个品种,堪称“世界葡萄植物园”。

一滋一味总关情。沿着“丝绸之路”的轨迹,中国美食走出去,更多“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美食也正在扎根中国,飘入百姓寻常家。从格鲁吉亚红酒到俄罗斯的冰激凌,从哈萨克斯坦的面粉、清油到乌兰别克斯坦的巧克力、糖果、饼干,从阿塞拜疆的果汁到马来西亚的咖啡、燕面片……

如果没有这些“舶来品”,今天我们的生活将变得寡淡乏味。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