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君,滚蛋吧!

看着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我的心愿”这四个醒目的大字,我的思绪不由地飞向了春寒料峭的那个超长假期。

“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电视里传来一声声铿锵有力的誓言。

“咦,他们是要前去打战了吗?”电视机前的我满脸疑惑。

“是啊,他们即将奔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妈妈的眼中泛起点点泪光。

“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不解地问。

“新冠肺炎肆虐横行,这些医护人员却顶风逆行,冲在一线救治病人。”妈妈话语间无不流露出对白衣战士们的无限景仰。

“救治病人?新冠肺炎如此可怕,难道他们不怕牺牲吗?”我不明白他们为何这么做。

“怎么不怕呢?可是有国才有家,国有难,就得挺身而出。”电视里一个洪亮的声音回答了我。不顾生死,救死扶伤,那时候的我被他们的言行深深感动着。

直到体会过长时间戴着口罩之后,我才真正明白当时奋战在一线的白衣战士们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五月的鲜花驱散疫情的阴霾,我们告别宅家时光,重启了快乐校园生活模式。和以往不同的是,老师和同学们都佩戴着各式口罩,个个成了蒙面侠,真有意思!不过,这股新奇劲没持续多久,才戴了不到一小时的口罩,我就觉得呼吸不顺畅,鼻梁上的眼镜被呼出的气熏得雾气蒙蒙,黑板都看不清,耳根被皮筋勒得生疼。我想把鼻子露出来透透气,耳边响起临行前妈妈的再三叮咛“特殊时期为了自己和别人的安全着想,不舒服也得戴口罩啊”,又生生忍住了。我不禁想,那些整天穿着防护服,戴口罩的医护人员,他们放弃和家人团聚的时光、冒着生命的危险冲在防疫的第一线,为我们挡住可怕的病毒,筑起一道道防护墙,我由衷地敬佩他们。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铃声响起,一回到家,我就大呼小叫:“戴着这口罩可真不舒服,闷闷的,还得长时间戴着。”妈妈叹了一口气:“我们不过戴几个小时,忍忍也就过去了,可非常时期的医护人员几乎是一整天都裹在厚重的防护服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去的!”我愣住了,眼前浮现曾看到的那一幕幕:“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戴着口罩与防护镜,当他们结束一天的辛劳,脱下防护服时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脸上留下一道道勒痕······泪水不由模糊了我的双眼。此时,激荡在我内心的不仅仅是深深的感动,更多的是满满的心疼。是啊,和医护人员相比,我们戴几个小时的口罩又算什么呢?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替我们负重前行。”正是因为白衣战士们和许许多多人的坚持与努力,我们才可以迎来花开疫散,重返校园的这一天。

我的心愿很简单,不过是希望新冠肺炎病毒能早点消失,我们可以摘下口罩,自由呼吸。此刻,看着黑板上“我的心愿”这四个大字,我提笔毅然在作文本上写下“病毒君,滚蛋吧!”

教师评语:小作者采用倒叙的写法,讲述了自己疑惑——景仰——敬佩——感动——心疼的心路历程,由这些情感的发展而衍生出简单朴实的心愿“不过是希望新冠肺炎病毒能早点消失,我们可以摘下口罩,自由呼吸”,情感真挚,表达自然。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