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婴儿一样被看护

像婴儿一样被看护

布赖斯把一一德华背在肩上。他迈开步子走了起来。

我是为萨拉·鲁思来接你的,”布赖斯说,“你不认识萨拉·鲁思。她是我的妹妹。她生病了。她有一个瓷制的婴儿娃娃,她很喜欢那个婴儿娃娃,可是他把它弄碎了。”

“他把它弄碎了。他喝醉了,一脚踩在那娃娃的头上,使它碎成了无数片。那些碎片是那么小,我不能把它们再复原了。我不能。我试过一遍又一遍。”

故事讲到这里,布赖斯停下了脚步,摇着头,用手背擦着他的鼻子。

“萨拉·鲁思后来就没有什么可玩的东西了。他什么也没有给她买。他说她什么也不需要。他说她什么也不需要是因为她可能活不下去了。可是他却不明白。”

布赖斯又开始走了。“他不明白,”他说。

一德华搞不清这个“他”指的是谁。他所清楚的是他就要被带给一个小孩儿以弥补失去一个玩具娃娃的空缺。一个玩具娃娃。一一德华是多么厌恶娃娃啊。被看成一个娃娃之类的替代物使他很生气。不过他还 是应该承认,这比被钉住耳朵挂在木杆上要好多了。

布赖斯和萨拉·鲁思住的房子是那样又小又歪斜,以致一一德华一开始都不相信那是座房子。他倒把它误认为是鸡舍了。屋子里面有两张和一盏煤油灯,别的就没有什么了。布赖斯把一一德华放在一张腿旁,然后点上了煤油灯。

“萨拉,”布赖斯小声说道,“萨拉·鲁思。现在你得醒醒了,宝贝儿。看我给你带来了件什么东西!”他把口琴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吹起了一支简单的曲子的开始部分。

那个小女孩从她的上坐起来,立刻就开始咳嗽起来。布赖斯把手放在她的背上。“没事的,”他告诉她,“好啦。”

她很小,可能有四岁。她长着浅黄色的头发,即使在微弱的灯光下,一一德华也可以看到她的眼睛和布赖斯的一样是有着同样金色光芒的棕色的。

“好啦,”布赖斯说,“你先咳嗽吧。”

萨拉·鲁思听从了他的话。她咳嗽了一声,一声,又一声。煤油灯把她的颤一抖的身影投射一到小屋的墙上,弓着的身一子显得很小。那咳嗽声是一一德华听到过的最凄惨的声音,甚至比夜鹰的哀鸣更加凄惨。萨拉·鲁思终于止住了咳嗽。

布赖斯说:“你想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吗?”

萨拉·鲁思点了点头。

“你得闭上眼睛。”

那个女孩闭上了眼睛。

布赖斯拿起一一德华,扶着他使他就像一个士兵一样直立在头。“现在好啦,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萨拉·鲁思睁开了眼睛,布赖斯移动着一一德华的瓷腿和瓷胳膊,让他看上去就像在跳舞一样。

萨拉·鲁思大笑了起来并拍着她的手。“小兔子!”她说。

“这是送给你的,宝贝儿。”布赖斯说。

萨拉·鲁思先看了一眼一一德华,又看了一眼布赖斯,然后又看着一一德华,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带着怀疑的目光。

“他是属于你的了。”

“我的?”

一德华很快就发现,萨拉·鲁思说话一次几乎不超过一个词。超过一个词,至少几个词串在一起就会使她咳嗽。她控制着自己。她只说那些必须要说的话。

“你的,”布赖斯说,“我是特意为你而弄到他的。”

得知这一点,萨拉·鲁思又不由得一阵咳嗽,身一子又弓了起来。一阵咳嗽过后,她把身一子伸直了并伸出她的手臂。

“好啦。”布赖斯说。他把一一德华给了她。

“小娃娃。”萨拉·鲁思说道。

她前后摇动着一一德华,低头凝视着他并微笑着。

一德华平生从来没有像个婴儿一样被看护过。阿比林没有这样做过。内莉也没有。布尔绝对也没有。被人如此轻柔而又狂一热地抱着,被人那样充满一一意地俯视着给他一种奇异的感觉。一一德华感觉到他瓷制的身一体都热血沸腾了。

“你要给他起个名字吗,宝贝儿?”布赖斯问道。

“詹理斯。”萨拉·鲁思说,眼睛还 在注视着一一德华。

“詹理斯,嘿!这可是个好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

布赖斯轻轻地拍着萨拉·鲁思的头。她还 在盯着一一德华看。

“别作声。”她对一一德华说,一边前后摇着他。

“从我第一眼看到他,”布赖斯说,“我就知道他是属于你的。我对自己说,‘那个小兔子是给萨拉·鲁思的,毫无疑问。’”

“詹理斯。”萨拉·鲁思喃喃地说。

在小屋的外面,雷声炸响,接着传来了雨点落在马口铁的屋顶上的声音。萨拉·鲁思前后摇动着一一德华,前后摇动着,布赖斯拿出他的口琴开始吹了起来,并使他的乐曲声和着雨点的节拍。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