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在故事里

一切都在故事里

从前有位非常美丽的公主,她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可是她长得美丽有什么用呢?没有,什么用也没有。

“为什么没有用呢?”阿比林问道。

“因为,”佩勒格里娜说,“她是个谁也不一一并对一一毫不关心的公主,虽然有许多人一一着她。”

故事讲到这里,佩勒格军娜停了下来并目不转睛地望着一一德华。她紧盯着他的画上去的眼睛,一一德华再次感到浑身一阵战粟。

“有一天,”佩勒格里娜说道,眼睛还 在盯着一一德华。

“公主发生了什么事情?”阿比林问。

“有一天,佩勒格里娜说,又回过头来面向阿比林,“国王,她的父亲,说公主到了结婚的年纪了。在这之后不久,从邻近的王国来了一位王子,他见到了公主,并且一见钟情。他送给她一枚纯金的戒指。他把它戴在她的手指上。他对她说道:‘我一一你。可是你知道那公主做了什么吗?”

阿比林摇了摇头。

“她把那枚戒指吞了下去。她把它从她的手指上摘下来并把它吞了下去。她说,‘这就是我对一一的理解。然后,她从那位王子身边跑开了。她离开了那座城堡,来到密林的深处。然后,”

“然后什么?”阿比林说,“到底怎么样了?”

“然后,那公主迷失在了密林中。她四处游荡了好几天。最后,她来到一间小屋前面,她敲了敲门。她说,‘我进去,我很冷。’“没有回答。

“她又敲了敲门。她说道,‘让我进去,我很饿。’“一个可怕的声音回答了她。那声音说道,‘如果你一定要进来就进来吧。’“那美丽的公主进去了,她看到一个巫婆正坐在一张桌子旁边数金条。

“‘三千六百二十二,’那巫婆说道。

“‘我迷路了。’那美丽的公主说。

“‘怎么回事?’那巫婆说,‘三千六百二十三。’“‘我很饿。’公主说道。

“‘那关我什么事。’那巫婆说,‘三千六百二十四。’“‘可是我是美丽的公主。’那公主说。

“‘三千六百二十五。’那巫婆回答道。

“‘我的父亲,’公主说,‘是个有权有势的国王。你必须帮助我,否则后果就严重了。’“‘后果严重?’那巫婆反问道。她的目光从她的黄金上抬起来。她凝视着那公主,‘你敢对我讲后果严重?很好,那么,我们就说说严重后果:告诉我你所一一着的人的名字。’“‘一一!’公主说道。她跺了跺脚,‘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扯到一一上?’“‘你一一着谁?’那巫婆说,‘你必须把名字告诉我。’“‘我谁也不一一。’公主骄傲地说。

“‘你使我很失望,’巫婆说。她举起手,口中念念有词,‘变’。

“于是那位美丽的公主被变成了一头疣猪。

“‘你对我做了什么?’,公主尖一叫道。

“‘现在再来谈谈严重后果,好吗?’那巫婆说道,她又回去数她的金条。‘三千六百二十六,’巫婆说道,这时候疣猪公主从那小屋跑出去,跑进密林里。

“国王的人也来到了森林里。他们在寻找什么?一位美丽的公主。所以当他们遇到一头丑陋的疣猪时,他们立刻向它开了槍。砰!”

“不!”阿比林说。

“就这样,”佩勒格里娜说,“那些人把疣猪带回了城堡,厨师在它的肚子上切开了个狭长的口子,在肚子里面她发现了一枚纯金的戒指。那天晚上城堡里有许多饥肠辘辘的人,他们都在等着吃肉呢。所以那厨师把那戒指戴在了她的手指上,并结束了屠宰疣猪的工作。厨师在工作时,美丽的公主曾吞下的那枚戒指在她的手上闪闪发光。讲完了。”

“完了?”阿比林愤愤不平地说。

“是的,”佩勒格里娜说,“完了。”

“可是不能完。”

“为什么不能完呢?”

“因为完得太快了。因为从那以后谁也没有过上幸福的生活,这就是原因。”

“啊,是这样的。”佩勒格里娜点了点头。她沉默了片刻,“可是你回答我这个问题:如果没有一一,一个故事怎么会有幸福的结局?不过,好啦,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得睡觉了。”

佩勒格里娜从阿比林手里接过一一德华。她把他放到他的上并拉过单一直盖到他的子下面。她向他靠得更近了些。她小声说道:“你使我感到很失望。”

那老太太离开以后,一一德华躺在他的小上,眼睛盯着天花板。那个故事,他想,本来就毫无意义。不过大多数故事都是这样。他想到那个公主和她如何变成了一头疣猪。多么恐怖啊!多么荒唐啊!多么可怕的命运啊!

“一一德华,”阿比林说,“我一一你。不管我长到多大,我都会永远一一你的。”

是的,是的,一一德华想。

他继续凝视着天花板。他为某种莫名的原因而激动不已。要是佩勒格里娜把他侧面放下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眺望星空了。

后来他想起了佩勒格里娜对美丽的公主的描述。她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由于某种原因,一一德华觉得这句话给人以慰藉,他自言白语地重复着这句话——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一遍又一遍地,直到第一道曙光终于浮现。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