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加美什去生命之土

●吉尔加美什去生命之土

吉尔加美什为了使生命长存不朽,决心去找生命之土。他找来亲信恩启多商议,对他说:“恩启多,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人都免不了一死。我决定到生命之土,在那里刻上我的名字,使我永世流芳。我要在没有建立功勋的地方,为自己立一块丰碑。”

恩启多对他说:“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到生命之土去,我也不反对。但是你一定要告诉太阳神,因为生命之土是他管辖的地方。”于是吉尔加美什拿了一只白色的羊和一只褐色的羊,作为给太阳神供奉的祭品。接着他手握银制的王笏,对太阳神说:“太阳神,我进入生命之土的决心已定,请求你保佑我。”

“你真的要进入生命之土吗?为何非得去不可?”太阳神发问道。

“在大地上,人总要死去,死亡给人们带来悲伤。我每天都看见河里尸体漂浮着,心想自己也将遭相同的命运。人不管怎么高大,也不能达到天庭,与神同在。趁我还 活着,我要进入生命之土,在那里留下我的大名,让我的功名被后世流传!”吉尔加美什动情地说着,不禁流下了一滴滴英雄的眼泪。

太阳神接受了吉尔加美什的请求。

吉尔加美什召集了五十名志愿者,打算远征杉树林。这五十名志愿者中有十个是亲兄弟,吉尔加美什准备了必需的物品和精良的武器,率领五十名勇敢的战士出发了。

翻越了七道山峰了,吉尔加美什一直在前面砍树开路,他确实太疲劳了,就倒头睡下,如雷的鼾声震动天地,一睡就是半天。恩启多大声叫喊:“赶快起来!天色已经很晚了,太阳神已经离去。”

吉尔加美什沉沉酣睡,没听见恩启多的召唤。恩启多继续呼唤:“吉尔加美什,黑夜 已过,天边已经放亮,你还 要睡到何时?”吉尔加美什这才听见恩启多的呼唤,转醒过来。休息充足之后,他浑身是劲,精力充沛,健壮得如一头野牛。他抽出宝剑,亲吻大地,发誓道:“我以生我养我的母亲的名义发誓,只有消灭洪波特,只有踏上生命之土,才能回家!”恩启多恳求他冷静点,说:“主人,你没见过洪波特,哪里知道他的厉害。他是巨人,有一副龙的牙齿,狮子的面孔。他像排山倒海的洪峰,吞食树木和芦苇丛,世上的一切生物他都不放过。自个儿去生命之土吧,我要回乌鲁克城,向你的母亲报告你的功绩,赞颂你的光荣。我要告诉你母亲你注定要死去,她会为你洒上悲伤的泪水。”

吉尔加美汁见恩启多临阵退却,就激励他说:“恩启多,我们共同前进,面对可怕的洪波特。当恐惧降临时,让我们击败它,我们一定会在杉树林中击败对手!”恩启多鼓起勇气与吉尔加美什一行人踏上生命之土。洪波特望见他们,向他们射出死亡的目光,他静静等待他们的靠近。吉尔加美什砍了第一棵杉树,勇士们将树拉到山脚下。当吉尔加美什砍倒第七棵树时,他已经来到了洪波特的门前,吉尔加美什对摇头晃脑的洪波特早有防备,他对准洪波特的下巴狠狠击了一拳,洪波特痛得牙齿打颤,没有还 手之力。他向太阳神祈求道:“伟大的太阳神,你把我生在这块土地上,培养教育了我,请你保佑吉尔加美什获得与天地同生、与下界同命的权力。”吉尔加美什见洪波特这么不堪一击,完全不像传言中那么可怕与凶残,现在他又可怜兮兮的,顿时萌生恻隐之心,不想害死他。他转身对恩启多说:“让洪波特走吧!”恩启多赶忙阻止,警告他说:“只长岁数,不长心眼,再老也无用。如果让他走,你就永远回不了乌鲁克了。”洪波特气急败坏地说:“可恨的恩启多,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讲我的坏话加害于我……”洪波特话没说完,吉尔加美什先发制人,一剑砍下他的头颅。他把洪波特的头当作祭品,献给恩里尔和宁里尔夫妇。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