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180

171.心虚意净,明心见性

【原文】

心虚则性现,不息心而求见性,如拨波觅月;意净则心清,不了意而求明心,如索镜增尘。

【诠释】

只有在内心了无一丝杂念时,人的善良本性才会出现,假如不使心神宁静而想要求发现本性,那就像拨开水波来找水中之月一般,越拔越是找不到,只有在意念清纯时脑海才会清明,假如不铲除烦恼而想心情开朗,那就等于想在落满灰尘的镜子前面照出自己的样子,根本是照不清的。

172.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原文】

我贵而人奉之,奉此峨冠大带也;我贱而人侮之,侮此布衣草履也。然则原非奉我,我胡为喜?原非侮我,我胡为怒?

【诠释】

我有权有势人们就奉承我,这是奉承我的官位和纱帽;我贫穷低贱人们就轻视我,这是轻视我的布衣和草鞋。可见根本不是奉承我,我为什么要高兴呢?根本不是轻视我,我又为什么要生气呢?

173.慈悲之心,生生之机

【原文】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古人此等念头,是吾人一点生生之机,无此,便所谓土木形骸而已。

【诠释】

为了不让老鼠饿死,就经常留一点剩饭给他们吃,为了可怜飞蛾的烧死,夜里只好不点灯火,古人这种慈悲心肠,就是我们人类繁衍不息的生机,假如人类没有这一点点相生不绝的生机,那人就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如此也不过和泥土树木相同而已。

174.勿为欲情所系,便与本体相合

【原文】

心体便是天体,一念之喜,景星庆云;一念之怒,震雷暴雨;一念之慈,和风甘露;一念之严,烈日秋霜,何者少得,只要随起随灭,廓然无碍,便与太虚同体。

【诠释】

人类的本原就是宇宙的本原,也就是人的灵性跟大自然现象是一体的,所以人心就是天心,人体就是天体。人在一念之间的喜悦,就如同大自然有景星庆云的祥瑞之气;人在一念之间的愤怒,就如同大自然界有雷电风雨的暴戾之气;人在一念之间的慈悲,就如同大自然界有和风甘露的生生之气;人在一念之间的冷酷,就如同大自然界有烈日秋霜的肃杀之气。人有喜怒哀乐的情绪,天有风霜雨露的变化,不过大自然的变化随时兴起随时幻灭,对于生生不息的广大宇宙毫无阻碍,人的修养假如也能达到这种境界,就可以

同天地同心同体了。

175.无事寂寂以照惺惺,有事惺惺以主寂寂

【原文】

无事时心易昏冥,宜寂寂而照以惺惺;有事时心易奔逸,宜惺惺而主以寂寂。

【诠释】

平时闲居无事时,心情最容易陷入迷乱状态,这时应利用平静的心情来觉悟积压心中的问题;当有事忙碌时,感情最容易陷于冲动状态,这时应使头脑冷静控制冲动的感情。

176.明利害之情,忘利害之虑

【原文】

议事者身在事外,宜悉利害之情;任事者身居事中,当忘利害之虑。

【诠释】

当评论事情的得失时,假只有以超然的身份置身事外,才能了解事情的始末而评论出真正的是非;如果是当事人,置身干整个事情之中,这时就要暂时忘怀个人的毁誉,才能专心策划一切和推动所负的任务。

177.操持严明,守正不阿

【原文】

士君子处权门要路,操履要严明,心气要和易,毋少随而近腥膻之党,亦毋过激而犯蜂虿之毒。

【诠释】

一个具有高深才德的读书人,当你身居政治舞台上的重要位置时,操守要严谨方正,行为要光明磊落,心境要平和稳健,气度要宽宏大量,绝对不可接近或附和营私舞弊的奸党,但是也不要过分偏激而触怒那些阴险狠毒的小人。

178.浑然和气,处事珍宝

【原文】

标节义者,必以节义受谤;榜道学者,常因道学招尤。故君子不近恶事,亦不立善名,只浑然和气,才是居身之珍。

【诠释】

一个爱好标榜节义的人,到头来必然为了节义而受人批评诽谤;一个标榜道学的人,经常由于道学而招致人们的抨击指责。因此一个真有修养的君子,平日既不接近坏人作坏事,也不标奇立异建立声誉,只是保留那种纯朴、敦厚、和蔼的气象,这才是一个人立身处世的无价之宝。

179.诚心和气陶冶暴恶,名义气节激砺邪曲

【原文】

遇欺诈之人,以诚心感动之;遇暴戾之人,以和气薰蒸之;遇倾邪私曲之人,以名义气节激砺之,天下无不入我陶冶中矣。

【诠释】

办事一旦遇到狡猾诈欺的人,就要用赤诚之心来感动他;一旦遇到性情狂暴乖戾的人,就要用温和态度来感化他;一旦遇到行为不正自私自利的人,就要用道义气节来激励他;假如能作到以上几点,那全天下的人都会受到我威德的感化了。

180.和气致祥瑞,洁白留清名

【原文】

一念慈祥,可以酝酿两间和气;寸心洁白,可以昭垂百代清芬。

【诠释】

人在一念之间的慈悲祥和念头,可以创造人际之间和平之气;人能保持些许纯洁清白心地,可以使美名流传千古而不朽。

《菜根谭》

全解(下)  

《菜根谭》全解(下) - 心§心 - 5555博客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