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娃娃

雪娃娃

大个子老鼠老是丢三落四。今天有图画课,他又忘了带颜料。大个子老鼠敲敲自己的脑袋,再敲敲小个子猫的桌子:“没办法,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啦。”

“谁是你朋友?你最烦。”小个子猫皱一皱眉头,“不借!”

“最后一次!”

“不借!”

其实小个子猫不是真的不借,要等大个子老鼠求第三次,她就借了。一求就答应,也太不值钱啦。

但大个子老鼠今天想好了:最多求两次,堂堂男子汉……

所以大个子老鼠没求第三次,他说:“好的,不借就不借。”

这可使小个子猫挺意外。愣了一愣,她问:“那,你怎样画画呢?”

大个子老鼠想了想:“我可以画个没有颜色的东西。好了,我画个雪娃娃吧。”

小个子猫没话说了。画雪娃娃真是可以不用颜料的。

“我们这里好几年不下雪了,”大个子老鼠说,“要是下雪,可以堆雪娃娃。没法堆雪娃娃,那就画它一个……”

但画出来的雪娃娃到底没劲。

小猪老是显摆她有个外国舅舅,这不,她舅舅又给她寄来个大箱子。打开一看:“哟!”

小猪赶紧把同学们叫来。

“这是我舅舅送给我的雪娃娃。”

这雪娃娃跟小猪差不多模样,只是比小猪更胖更高些。

大个子老鼠走过去摸摸,说:“这不像是真的雪,真的雪应该是冰冷的。”

雪娃娃突然开口说话,吓了大家一跳——“要冷?容易。”

雪娃娃肚子里便发出冰箱开动的声音。“你再摸摸看。”

大个子老鼠再摸:“嗯?冷了。不过这到底不是真的雪。”

雪娃娃说:“真的雪会化掉的呀。我的身体用火烤都烤不化。”

“可是,”大个子老鼠说,“自己用雪一点一点堆起一个雪娃娃,要更好玩些。”

“这也容易。”于是雪娃娃把自己的脑袋摘下来,这脑袋还能说话,“我可以把自己全部拆开,再让你们一点一点装起来。”

装雪娃娃当然也好玩。但大个子老鼠想:最好还是天上下真雪,下得越大越好……他很喜欢在雪地里跑来跑去,滑倒了也开心。用真雪堆一个真的雪娃娃,堆得大一些,好让它化得慢一些……

可怎么总不下雪呢?

一直到大个子老鼠已经不抱希望了——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开始下雪了。

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还有别的小伙伴们,像迎接老朋友一样跑了出去。

一开始雪下得不大。后来大了一些,大家盼着更大些。但稀稀地又下了一阵,就停住了,好像说:不好意思,只有这些了。

大家把自己门前积起的雪堆成雪娃娃。但因为雪太少了,这些雪娃娃都堆得小小的。

小猪领着她的雪娃娃走了出来。跟小猪的雪娃娃比起来,别的雪娃娃要叫它“爸爸”了。大家被比得灰溜溜的。

大个子老鼠想了想,提议:“咱们来打雪仗吧。你们肯定都打不过我!”

大家就把堆雪娃娃的雪再做成一个个雪炮弹。

向着大个子老鼠——开炮!开炮!开炮!

大个子老鼠被雪埋了起来。

他使劲钻出来,回头看看埋他的雪堆,大个子老鼠笑了。

这雪堆比小猪的雪娃娃高了。

大个子老鼠对大家说:“我们一起来堆一个大雪娃娃吧。”

大家齐声叫好。嗓音最尖的是小个子猫。;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