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部侍郎杭奕禄等奏折曾静等人为什么要捕风捉影、...

编者按:杭奕禄到长沙后,遵照雍正面授机宜,要平心静气,穷追邪说来源。所以改变用刑供为软语宽问,将逆书中所有传言,逐条追问消息由来。雍正的本心不在于杀不杀曾静这些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关心的是逆书中所提及的一些宫廷内幕(参见《大义觉迷录》卷一雍正的二篇上谕),认为这些绝非一个居住深山的小百姓所能编造出来的,其根源必出自熟知宫廷情况之人,所以让杭奕禄等逐条追问其来源。不过杭奕禄虽然曾经雍正亲自待,但思想仍有顾虑,不敢把一些涉及皇家稳私的事公然写入奏折。所以雍正看了这份奏折后并不满意。因而批示将曾静等犯人解送北京,并特别嘱咐,要一路宽慰带来。目的是想用宽大手段,使曾静等感恩供出一切。而使雍正能充分查出消息来源,而将自己的政敌及其余挖出来,一网打荆

【原文】

刑部左侍郎臣杭奕禄,副都统臣海兰、湖南巡抚臣王国栋谨奏,为恭报会讯逆贼供情,并呈逆书底稿,仰乞睿鉴事。窃臣杭奕禄于十一月初三日,奉命出京,至二十六日抵长沙市城,恭述我皇上天地之量,尧舜之仁,不以逆贼狂言少介圣意。并命臣等平心静气,穷究邪说所由来,开导痴愚所未喻,务使折服认罪。臣海兰、臣王国栋恭聆之下,仰颂圣德之渊涵,益愤逆徒之妄诞。臣等随于长沙抚臣内署密室,提出曾静,将本朝得统之正,列圣功德之隆,圣祖仁皇帝六十余年,恩泽入人之深,当今皇天子孝敬慈惠,恭俭文明,与夫励求治之实心,养斯民之实政,逐一开示宣扬。该犯谛听良久,乃俯首认罪云:“静生居天末,日坐井中,妄想成魔,造言诽谤,是诚罪大恶极,若非三位大人传示,几于至死不悟”等语,痛哭流涕,叩头不已。臣等见其醉醒梦觉,然后将逆书所载,逐条追究。该犯茫无所指,非云齐东之语,即云臆度之私。诘问再四,毫无风影。当给纸笔,令该犯详细写供。谨将亲笔供单进呈御览。臣杭奕禄,又会同追究其同谋羽。据该犯坚供,当日遣张熙前去,实系独得之秘,毅然而行,既非他人所能参赞,亦不屑与闻于人。且自以为成,固有利,止也无害。故《知几录》内谆嘱张熙,一路访问。如所闻与在家所传不合,即便回来,另作主意,不可轻举。原非预有邀约,谋定后行。实无同,有书可证”等语。

【译文】

刑部左侍郎臣杭奕禄、副都统臣海兰、湖南巡抚臣王国栋谨奏,为恭敬呈报会审逆贼口供情况,并呈报逆书底稿,仰求皇上明鉴事。臣杭奕禄于十一月初三日,奉皇上命令离京,二十六日到达长沙府,恭谨地讲述了我皇上胸怀如同天地之大,仁德有如尧舜一般,对于逆贼的犯妄言语,没有一点介意。并且命令臣等平心静气,认真穷追曾静书信中一切邪说的来源,开导他们愚昧不理解的地方,务必让他们心折口服,低头认罪。臣海兰和臣王国栋在恭听传达圣谕之后,仰头称颂皇上圣德的广大高深,更加痛恨逆贼的狂妄荒唐。臣等在长沙巡抚衙门内堂密室之中,提审曾静。首先把本朝取得天下由来光明正大,本朝列位圣皇功德的隆盛,圣祖仁皇帝在位六十多年,恩泽施于百姓的深厚,当今皇上孝敬慈惠,恭俭文明的道德,以及励求治的诚心,护抚育百姓的实际政绩,一条条地向曾静宣扬解释。该犯认真听了很久,遂低头认罪说:“我生在远离帝京的天边,天天坐在如井一样的小天地中,幻想得着了魔,造言诽谤当今,这的确是罪大恶极,如果不是三位大人为之宣传启示,犯人几乎要至死也不会悔悟的。”

他痛哭流涕,叩头不止。臣等见他醉醒梦觉,然后把逆书上所写到的,逐条的追究来源。该犯却茫然无法具体说出,不是说是道听途说,便是说是私心臆度。追问再四,丝毫无法得到一些风影,当下便给了他纸笔,让该犯人详细写出供词来。现谨将其亲笔供单附上,进呈皇上御览。臣杭奕禄又会同海兰、王国栋一同追究他的同谋羽。据曾静供称:“当日派张熙去投书,实是独自的秘密,决定后毫不犹豫地派张熙去的,这事既不能让别人参加商议,也不屑让别人知道。而且自以为成功固然对自己有利,不成也没有什么害处。所以在《知几录》内,谆谆告诉张熙,要一路上打听访问,如果听到的和传说的不一样,就拐回来,另作打算,不可轻举妄动。原来并不是与别人约定,谋划定下以后才去的。确实没有参与这事的同,有《知几录》这书可证”等话。

【原文】

臣等会讯续获之宁远县教谕刘之珩、陈立安,并书内查出之曹珏、廖易即景叔等,皆供不知投书情事。即质之曾静,亦云伊等实不知情。臣等又询刘之珩、果否通晓天文、兵法?据刘之珩共称:“因幼《尚书》略晓得些星象图说。那里知道天文,至八阵握机图,俱是先贤朱熹成语。之珩纂刻起来,教武秀才的。何尝知道什么兵法。曾静看见了《握机图》、《格物集》他就混说之珩知道天文、兵法了。如今这两种刻本底稿现在,求查便明”等语。臣等细阅刘之珩《格物集》抄本,及《握机图注》刻本,实无妖妄悖乱之语。除将检得刘之珩《格物集》并封呈外,伏查逆贼曾静,即夏靓,生于山野,不明大义,因考试五等,遂丧心病狂,借前人道学之皮,以行无父无君之邪说。复敢诬谤圣主,捏造逆书,遣徒张熙即张倬,又字敬卿,带同张勘,即实安,赍往陕西,希图诱惑大臣,济其大逆。诚为罪恶滔天,神人共愤。臣等恪遵训旨,平心细讯。该犯自知诬妄,不待刑加,叩头伏辜。虽悔罪出于至诚,似类有苗之格,而下民敢于罔上,难逃大逆之诛。宜置极刑,以彰大法。同谋之张熙,知情之张勘、张新华,以及缘坐人等,律有明条,均难轻纵。至于曾静,行止乖张,久为乡所不齿,其所谋情事,亦非邻里所得闻。昨事露被获,当地士民以为向年假称道学,今竟弄出事来,莫不称快。被其蛊惑信从者,不过张熙等一二门人。臣等细行查访,此外实无同伙羽。其逆书所载,谯中翼、严赓臣、沈在宽、车鼎丰、车鼎贲、孙克用,并书内查出仪、施虹玉等,据该犯坚供,皆系背地推崇,并未谋面之人”等语。臣等查阅《知新录》、《知几录》内所载各条,原无与众人商谋字样,似非全出狡饰。再从前曾静遣张熙往浙访求吕晚村书时,曾见吕晚村第九子吕无尽,得伊《纲目凡例未发之蕴》,或彼此有所商谋,亦未可定。臣等现在行提并要《备忘录》、《吕子文集》及《纲目凡例未发之蕴》,以便查阅质审定拟。

【译文】

臣等又会审继续拿获的宁远县教谕刘之珩和陈立安,并从书内查出来的曹珏、廖易即景叔等人,都供说不知道有投书的事情。又询明曾静,也说他们几个确实不知道这事。臣等又询问刘之珩,是不是果真懂得天文、兵法?据刘之珩供说:“因为小时候学过《尚书》,略微晓得一些星象图说,怎么能知道天文和八阵握机图,这都是宋朝先贤朱熹说过的语录,我把它编纂刻印出来,是教武秀才用的,又何时知道什么兵法?曾静看见《握机图》和《格物集》,他就混说什么我懂得天文、兵法了。如今这两种书的底稿已搜缴在此,请求一查便明白了”等话。

臣等细阅刘之珩的《格物集》抄本和《握机图注》刻本,确实没有什么妖妄悖乱的话。现除把搜到的刘之珩《格物集》一并封呈外,又查这逆贼曾静,即化名夏靓,生长在荒辟山野,不明白大义,因为考试考了个五等,遂丧心病狂,假借前人道学的一些皮,来推行自家无父无君的邪说,而又敢于诬谤皇上,捏造谎言编成逆书,派徒弟张熙,即张倬,又字敬卿,带了张勘,即实安,把逆书送到陕西,企图引诱大臣,以完成他大逆不道的造反谋。实在是罪恶滔天,人神共愤。

臣等谨遵皇上训谕,平心静气地细细讯问他。该犯自知所说的都是诬陷诽谤,不等到用刑,便叩头伏罪。虽然他悔罪出于至诚,好像上古时的部落有苗被感化一样,但是他作为一个国民而敢于欺君罔上,实难逃避犯大逆罪的刑罚,应当处以极刑,以彰明国法。同谋犯人张熙,以及知情的张勘、张新华,以及因此连坐的一些人等,法律上有明确条文,都不能轻易放掉。至于曾静,行为乖张,早就被其乡邻百姓所不齿,他的谋反事情,也不是邻里们所能知道的。前些时他的事暴露出来,当地士人和百姓,以为曾静以往几年假称道学,如今终竟弄出事来,没有不拍手称快的。被曾静所蛊惑的信徒,不过张熙等一二个门徒罢了。臣等经详细访查,除此以外,确实没有什么同伙羽。他逆书中所载到的谯中翼、严赓臣、沈在宽、车鼎丰、车鼎赍、孙克用,以及书内查出来的仪、施虹玉等人,据曾静坚持供称,都是背地里推崇,而没有见过面的人。臣等查阅曾静写的《知新录》、《知几录》里面所载的各条,本来也没有见到有和众人商量的字样,看来大约也不是假话。还 有从前曾静派张熙去浙访求吕留良著述的图书时,曾经见到吕留良的第九个儿子吕无尽,得到吕留良写的评朱子《通鉴纲目》凡例的文章《纲目凡例未发之蕴》的文章,或者他们彼此会有些商量的,也说不定。臣等现在打算行文浙提审,并要《备忘录》、《吕子文集》、和《纲目凡例未发之蕴》一文,以便查阅对质,审问确实定案。

【原文】

曾静系大逆重犯,理应刑讯。但各犯尚未到齐,若一加刑,该犯自知必死,势必绝食,则将来难于定案,统俟各犯到后,严行质取确供,斟酌律拟。臣等自当仰体皇仁,细心区别,有罪者断不敢纵漏一人,无罪者亦不敢诛连扰累也。所有曾静逆书底稿,及祭祖等文稿,前臣海兰、臣王国栋以臣子忠私心,不忍将犯上呓语,转呈君父。谨公同阅明封固,具折请旨。今臣杭奕禄面聆天语,知圣主如天之度,未尝以妄诞之语少介圣怀。既有逆书,理当进呈,臣等谨公同封进,仍望皇上即赐发回,容臣等细按追问,以免遗漏。除现在会咨陕西、南、浙三省督臣、提拿逆贼张熙,并逆书内一应有名人等,到案质明,另行分别律拟奏请外,所有臣杭奕禄、到长会讯缘由,及逆贼曾静供单,并搜获曾静大逆书三册,又所著《小学开蒙》一册,扇一,对联一纸;刘之珩书二册,谯中翼诗稿一纸。理合另匣一并奏呈,伏乞睿鉴。谨差抚标千总吴杰赍捧奏闻。朱批:览。逆犯之供单更属可笑人也。有旨部颁,遵谕将一起逆犯押解来京,一路着实宽慰带来。浙逆数人已解到部矣。俟到京对质。

【译文】

曾静是犯大逆罪的重大罪犯,理应加以刑讯,但各犯还 没有到齐,如果一加刑,该犯便自知必死,一定会绝食,则将来便难于定案,所以要等到所有各犯人都到案以后,严行对质,取得确供,然后再斟酌定案判决。臣等自然应当集合皇上的仁心,细心区别,有罪的绝不敢漏去一人,无罪的也不敢诛连扰累他们。所有曾静写的逆书底稿,以及祭祖等文稿,以前臣海兰和臣王国栋,以臣子忠皇上的私心,不忍把这些犯上的梦呓转呈给皇上阅读,谨共同查明件数密封起来,写了奏折请旨批示。现臣杭奕禄曾当面聆听皇上训话,得知皇上度量如天,未尝对妄诞的话,稍微有点介意。所以既然有逆书,理应进呈上去。臣等谨将这些东西共同加封进呈,仍希望皇上看后发还 ,以便臣等按其内容详细追究审问,以免遗漏。现在除发出咨文,照会陕西、南、浙三省总督、巡抚大臣,捉拿提审逆贼张熙所供出的以及逆书中所有涉及姓名的人,到案对质审问,另行分别按刑律判定罪行,奏请批示外,所有臣杭奕禄到长沙以后的会审情况,以及逆贼曾静亲笔写的供单,并搜获曾静写的逆书三册,又所著《小学开蒙》一册,扇子一把,对联一幅,刘之珩著的书二册,谯中翼诗稿一张,理应另行封为一匣,一并奏报,伏请皇上明鉴。现谨派巡抚衙门属下千总吴杰赍捧进京奏闻。雍正朱笔批示:览。逆犯的供单,更加可笑死人。已有旨意由兵部发下,望遵照谕旨,把这一起逆犯押解到京师来,一路上要切实加以宽慰,让犯人安心,安全带到。浙二省的逆数人,已经押解到刑部了。等湖南的犯人到京后对质。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