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假结同盟,这样才诱出真情

编者按:岳钟琪采用了伪与张熙结盟设誓同意谋反的办法,套出了主谋人曾靓及同案人员名单,便立即写了这份奏章上报。名单是另纸抄写密封,故此奏折中未提姓名。

【原文】

陕西总督臣岳钟琪谨奏,为逆犯已吐造谋之人,谨缮密折恭呈御览事。

窃查逆犯张倬持其师夏靓逆书到臣,臣会同抚臣西琳设法讯诱,未得实状。缘由于九月二十八日具折密奏。臣因见张倬坚忍练刑,复难计诱,故请辞赴京师审讯,但因此等重情不求速得实状,以慰君父之心,则臣子所司更有何事大于此者,故拜发密折以后,未即令其赴狱。遣署长安县事咸宁丞李元,假称臣仆,就近署闲房与之共寝。又遣人送裘,致酒,缓言相询,被乃一味支吾。至二十九日酉刻,臣复传按察司硕色于密室坐听,然后令张倬入署与之盟誓。(朱批:览虚实不禁泪流满面,卿此一心,天祖鉴之,此等誓盟,再无不消灾灭罪、赐福延生之理。朕嘉悦处实难笔谕。朕与卿君臣之情,乃无量劫之善缘同会,自乘愿力而来协朕,为国家养生者,岂泛泛之可比拟,朕实嘉悦之至。)伪为激切之言,彼方将其师实在姓名、居址,并平素与伊师往来好,诋毁天朝之人,各姓名、居址,一一吐出。臣谨亲缮密折,恭呈御览。伏乞皇上遴选忠实干员,潜行密捕,自当悉获以正典刑。至张倬未吐各情,臣现在设法陆续相绐,务以悉吐,以便次第芟除,使逆尽绝。庶稍尽臣子之职分,为此缮折密奏,伏乞睿鉴施行,谨奏。雍正六年九月三十日。朱批:开单留中。朕自命妥协之人前往捕拿料理,将张熙仍好好设法宽其心,而羁留之。

【译文】

陕西总督臣岳钟琪谨奏:因为叛逆罪犯张倬已供出谋划之人,谨修奏折密呈皇上御览之事。查判逆张倬拿了他师傅夏靓写有谋反内容的信来投,臣会同巡抚西琳设法引诱审讯他,没能审出实际口供,其中原因在二十八日的奏折中已详细陈述。因我看张倬非常坚强能忍耐刑法,又难于再设计诱审他,故请旨押送京师审讯。但考虑到对这种重要案情如不尽快得到真实口供,以安慰皇上的心愿,那么臣子所管辖的职权范围内,还 有什么事情比这事更重要呢?基于此种想法,奏折发送之后,我没有立即把张倬投入狱中,而是派理长安事咸宁县丞李元谎称是臣的仆人,和张倬一起睡在衙门附近的一个空房里,又派人送去皮衣,端去酒菜,婉言询问,他仍然是支支吾吾。到二十九日下午酉时后,我又传令按察司硕色在密室里旁听,然后让张倬进入衙门,和他立誓结盟。(朱批:观此一虚一实的审案,不禁泪流满面,你的一片忠心由上天作证,这样立誓结盟,决不会没有消灾灭罪、恩赐福份,延年益寿的道理。朕的赞赏激动之情实难用笔来比喻,朕和你之间的君臣情义,是佛祖注定的善缘会上同会的人,竭尽全力来协助我维护国家政权,难道是一般的关系所能比拟的,朕的确非常赞赏!)假说一些肺腑之言,他才把他师傅的真实姓名、住址,一一吐出来,我特此亲写奏折,恭请圣上御览,恳请皇上挑选忠实能员,暗中行动,秘密搜捕他们,应该全数擒获,用国法处治。至于张倬尚未供出来的情况,臣现在想法继续哄骗他,尽力让他全部供出,以便依次铲除,致使叛逆伙濒临灭绝,以稍尽臣的职责。为此,亲修奏折,秘密呈上,恳请皇上明鉴,付之实施,谨奏。雍正六年(年)九月三十日。雍正朱笔批示:名单留在宫内,朕当亲自委派合适人选前往捕拿处理,对于张熙(张倬真名)仍要设法好好地宽慰其心,而软禁起来。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