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报国、公正无私的岳钟琪与叛逆曾静有鲜明的对...

【原文】

雍正七年六月初二日,内阁奉上谕:朕从前所批岳钟琪奏折,偶检几件,发与曾静看。朕与岳钟琪,君臣之际,一德一心。在岳钟琪之忠诚报国,公正无私,实自古大臣中所罕见;而朕以至诚御下,恩眷大臣,亦极倚任之优崇。洵为上下孚,明良盛事。且朕所批岳钟琪奏折甚多,此不过百分中之一分,而折内加恩岳钟琪之处,亦不过百分中之一分,而曾静乃欲上书劝之谋反,岂非醉生梦死,冥顽无知之人乎!此乃天道不容,令其自行败露也。查曾静逆书内,有传闻岳钟琪两次进京陛见,俱不允行,岳钟琪深自危疑,因而上书等语。曾静平昔夷狄之见,横介于胸中,又闻此无根之语,不觉其逆心之愈炽,遂为此孟之举。但此传闻之说,必有所自来,著曾静确实供出。以曾静之所犯如此大罪,今尚蒙朕之宽宥,则传说浮言者,若能悔改,亦必从宽贷,况传说者未必即为造言之人,若由曾静供出之人,转究造言之缘起,则此事可得归结。着杭奕禄、海兰详悉宣示曾静。钦此。

【译文】

雍正七年六月初二日,内阁大臣接到皇上的谕旨。谕旨道:朕从前所批示的岳钟琪奏折,随便检出几件,发给曾静看看。朕和岳钟琪的君臣关系,可以说间不容发,一德一心。在岳钟琪方面,忠诚报国,公正无私,实在是自古以来,大臣中所罕见;而朕这方面,也完全以至诚对待下属,恩眷大臣,同样是非常信任和依重。这确实是上下互相信赖,非常明显的盛事。朕批示岳钟琪的奏折很多,这不过是十分之一,而折内加恩于岳钟琪的地方也很多,仅仅是其中的百分之一,曾静却派人送书信劝他谋反,怎能不说真是个醉生梦死,冥顽无知之人呢!这也说明天道不容,让他自行败露罢了。查阅曾静的逆书之中,有传闻岳钟琪曾两次进京见朕,都没有允许,岳钟琪深感自危,所以就向他上书,期望他能谋反等话。曾静平时深怀夷狄成见,耿耿于怀,加上又听到这些无根无据的话,就禁不住产生叛逆之心,遂作出狂妄之举动。不过既有这些传闻,必有来历,务必令曾静如实供出。按曾静所犯这样大的罪行,今还 受到朕的宽大处理,而那些传说浮言的人,如果能够悔过自新,也必然给予从宽处理。况且传说的人不一定就是造谣的人,若能够根据曾静供出的人,转而顺藤摸瓜,追究到造谣的人及其原因,那么此案才会有个圆满结果。着杭奕禄、海兰详悉宣示曾静。钦此。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