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为什么山西百姓争先恐后为国效力,忠诚爱戴...

【原文】

奉上谕:据山西巡抚石麟奏称:“晋省绅士百姓,愿将军需应用之驼屉、苫毡、绳索三万副,从本地自备车骡运送,至归化城收。臣等遵旨,令地方官给价雇送。而各属士民,挽车策骡,争先装载,给以脚价,感激涕零,稽首称谢,不肯领龋急公效力,旷古所媳等语。着将此折令杭奕禄发与曾静看,并讯问曾静:湖南、山西同在戴天履地之中,何以山西之民踊跃急公,忠诚戴,实能视朕为后;而湖南之民,乃有猖狂悖逆、肆恶扰乱之徒如曾静等,至于视朕如仇?此朕所不解。着讯取曾静口供具奏。

曾静供:弥天重犯禀愚顽,不知天高地厚。然圣人在上,恩深德大,感化到至处,虽木石亦知倾向起舞。是以数月以来,感恩被化之深,白昼对人,虽是无言可以称述,然梦寐恍惚,对人言及皇恩圣德,惊惶感泣,几次流涕痛号至醒,犹有不能自止者。以是知秉彝之良,原未尝尽绝,特从前偶为外诱浮言所惑乱,不知圣德高深万一之所致,非本与人异也。今蒙恩旨,以山西巡抚所奏,奉旨动用正项钱粮,制造骆驼绳屉等以备军需。抚臣遵旨,动银给发通剩而通省士民咸称我皇上宵旰勤民,养百姓,直如赤子,安享升平。无以为报,情愿自备骡车,各从本地运送,期效犬马之劳,感激涕零,稽首称谢,不肯领受脚价折奏等情,命弥天重犯阅看。弥天重犯因思君臣一伦,至大至重,分虽有尊卑之别,情实同父子之亲,本于天命之自然,无物不有,无时不在,通古今,遍四海而未尝有异也。民之乖戾,不供顺其上,固是民之无良,然亦半由在上者不以民为子,或子焉而德惠偶有未洽于民,或及民而有司不能宣扬上意,以致民或不能以君为后,即或后戴其君,而不能至诚赤忠,实尽我赤子之道者,往往有之。若果能以民为子,食思民饥而为之谋其饱,衣思民寒而为之谋其暖,一体,每念不忘其民。则君民一体,民自不敢有其身,不敢私其财,不敢恤其力。虽赴汤蹈火,亦不肯避矣。然此虽有其理,从古未见有其事,不惟汉、唐、宋、明如文景、贞观、熙宁极盛之时所无,即三代郅隆之世,亦所少见。惟文王上承十五王之积累,下开八百年之太平,太和融洽,至德深仁,沦肌浃髓,见于经者,方有“庶民子来”之事。不然,以尧舜之德,亦难期此圣神功化之极救也。

今我皇上子惠元元,时时刻刻以养抚绥为念,至德深仁,无隐不入,无处不到。所以天和萃聚,丰稔频登,民心戴,顶踵思捐,以期踊跃争先报效万一者,将遍宇内而皆然矣。何况山西省近京都,感德被化,尤为最先而更亲者乎!惟有湖南隔远,民又夙浇漓,加以犯罪充发广西,往来通衢,布散流言,传闻道左。致使圣德声称,湮郁未洽,然到今云开日丽,快爽欢欣,舆情谅是不同寻常戴。况我皇上治化,已几刑措而道德齐礼之教,犹时轸念远方,已蒙差使往湖南观风整俗矣。今又蒙恩旨,着弥天重犯往湖南观风整俗使衙门听用。弥天重犯虽愚陋不堪,然数月以来,被我皇上德教,耳闻目见京都风景,亦颇粗知圣教之万一。纵不能有所赞助裨补于观风整俗使之前,然以当身所感我皇上之德,被我皇上之恩,尽心竭力,以直道实,逢人说项,亦得期赎重罪之毫末。但念犯罪蝼蚁,自揣不足取信于人。所赖者,惟我皇上大德至诚,既可感召天和,屡奏成效,必能孚及豕鱼,而四方风动,从欲以治。自是家喻户晓,人人咸思尊君亲上,民情必不减山西戴之隆矣。

【译文】奉皇上谕旨:据山西巡抚石麟奏折中所说的“山西省的士绅百姓,愿意把军队所需用的驼屉、苫毡、绳索三万副,从当地自备车马运送,到塞外归化城收。臣等遵循皇上谕旨,命令地方官支付雇运费用。而各地所属的士民百姓,拉着车,赶着骡马,争先装载军品。官府给他们脚力银钱,却都是感激涕零,跪拜地下,拱手称谢,不肯领龋众人争为国家效力的热情,真是自古以来所少见”等言语。让将此奏折命杭奕禄抄给曾静观看,并要讯问他:湖南、山西同在本朝天覆地载之中,为什么山西的民众踊跃争先为国效力,忠诚戴朝廷,能把我看作是他们的君主,而湖南的百姓竟有猖狂悖逆、肆意恶毒谋乱之徒像曾静等人一样,达到了把我视为仇敌的地步,这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事情,命讯问取回曾静的口供报奏上来。

曾静供:我这弥天重犯生愚顽无知,不知天高地厚。然而圣贤在上,恩德深远光大,感化到至深之处,虽然是草木山石也知欣然倾向起舞。因此,数月以来,感戴皇恩教化深切,白天对人们无法以言语叙说,可是到夜间睡梦之中恍恍惚惚对人谈及皇恩圣德,惊惶感泣,几次是痛哭流涕直到醒来还 不能止息。从这些就可以知道自己遵循常理的天良,并没有绝尽,仅仅是从前偶然被外边的浮言流语引惑乱,连当今皇上万分之一高远深厚的圣德都不了解造成的,并不是自己的本与常人有什么不同。今日蒙读皇上恩旨,言说山西巡抚所奏,奉皇上谕旨动用国库钱粮,制造骆驼绳屉等物品以备军需所用。抚臣遵从旨意,拨出银两发放全剩而全省的士绅百姓都称颂我皇上日夜劳,勤政为民,抚百姓如孩子一般,使其安居乐业,得享太平。百姓无法报答皇恩,情愿自备车马,各从当地运送至塞外营中,以向朝廷报效犬马之劳。并且还 都是感激涕零,跪拜在地,拱手道谢,不肯领取官府发放的运费等折奏的情况,命我阅看。

我这弥天重犯想,君臣这一伦常,至为重大要紧,虽然有尊卑的分别,实际情同于父子之亲。这本来就是天命自然的所在,没有什么事物不含此情,没有什么时间不存此理,贯通古今,遍传四海而未曾有什么不同的。百姓违背常理,不供奉顺从自己的君王,固然是百姓的不对,然而也有一半的原因是由于在上的君王不能把百姓视为自己的子民,或者视为自己的子民,但偶然又有德惠施予不到的地方,或者施予百姓德惠,但下层职官们又不能完整宣扬君王的意愿,以至于百姓们有的不把帝王看作自己的君主,即使有的拥戴帝王为自己的君主,而又不能至诚忠义,尽我赤子百姓的道义纲常,这样的事往往是有的。

如果能把百姓视为自己的子民,饮食时思虑百姓的饥苦而能为他们谋取饱腹,穿农时思虑百姓的寒冷而能为他们谋取暖,把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中,每时念念不忘。那么君民如同一体,百姓自然不敢惜自己身体,不敢吝啬自己的财产,不敢保留自己的体力。虽然是赴汤蹈火,也不肯回避了。这些话虽然深有道理,可从古至今,却没有见过此事。不只是汉朝、唐朝、宋朝、明朝,如文景、贞观、熙宁等极盛时代没有,就是夏、商、周三代极为隆盛之世,也很少见。只有周文王上承十五位君王的积累,下开八百年周朝太平盛世,太和融洽,其至高深厚的德行仁义,浸浃于百姓的肌肤和骨髓,后被记载于经书之中,才有了“庶民百姓像子弟一样而来”的说法。不然,即使具有唐尧、虞舜的德行,也难达到这样圣神功化的最大收效。如今,我皇上抚庶民百姓如子弟,时时刻刻以养抚绥为念,至高深厚的德行仁义,没有任何隐僻的地方不能浸润到达。所以上天和气萃聚,五谷频频丰登,百姓倾心戴,愿献纳全部身心,希望能踊跃争先报效朝廷万分之一恩德的人和事,将遍布华夏大地而都是一样了。何况山西省邻近京都,感于圣德,广受教化,尤为最先而更亲近的呢!只有湖南山隔路远,百姓风气惯又浇薄强悍,加上贼乱获罪发配往广西,往来经过湖南通衢要道,散布流言传闻于路旁道左。致使皇上圣明贤德的声名,塞阻不能遍广流传,然而到今天已是云开日丽,快爽欢欣,众人戴我皇上的心情大约已不同往常。况且我皇上治理教化,已经几次搁置刑法不用而施教以道德礼义,还 时时辗转思念远方臣民,已诏谕差使官员前往湖南观风整俗了。如今又蒙受恩旨,让我前往湖南观风整俗使衙门听差使用。

我这弥天重犯虽说是愚陋不堪,然而数月以来,受我皇上圣德教化,耳闻目睹京城中的风光事物,也粗略了解了皇上圣教义旨的万分之一。纵然不能赞助补益于观风整俗使之前,但是一定要用自身所感戴我皇上的大德,披受我皇上的宏恩这件事例,尽心竭力,将事实真情,逢人便讲叙,也希望能够抵销自己所犯重罪中的点滴一二了。但想到自己是身获重罪的蝼蚁之人,自己揣想所讲的话不能取信于人。所依赖的,只有我当今皇上的至诚大德,既然其可以感动上天,屡奏成效,也必然能将信诚施与猪鱼之类,一旦四方闻风而动,立即予以大治大理。从此,自然是家喻户晓,人人都心想的是尊奉亲近皇上,民情必然不会逊色于像山西那样戴朝廷的盛况了。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