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像岳钟琪一样臣事清朝的人就是低头屈节、效忠...

【原文】

问曾静:旨意问你书内云“戴皇祖之仇以为君,且守死尽节于其前”,又有“俯首屈节,尽忠于匪类”等语。曾静以岳钟琪之远祖武穆王,称为皇祖者,是奉岳钟琪为主而已,为其臣子也。且曾静狂言,以《春秋》大义自居。其逆书有云“人臣之择主,如女之子从夫,为臣者事非其主,而失身如女子已嫁于人而再醮者矣。而曾静又臣事于岳钟琪,是以失身再醮”等语。岳钟琪假若依曾静之说而叛本朝,是岳钟琪为不能守死尽节,而再醮之人矣。曾静以岳钟琪之臣事本朝为屈节尽忠于匪类,则曾静之愿奉岳钟琪为君,岂不为匪类中之匪类乎?且逆书内以岳钟琪为岳飞之后,称功颂德,乃钦差讯问时,又盛言本朝之恩泽勋业。未知曾静之心,仍欲臣事岳钟琪乎?抑愿臣事本朝乎?如愿臣事本朝,则曾静不亦屈节于匪类乎?设岳钟琪为曾静鼓惑,未知曾静此时以岳钟琪为是乎?抑为匪类也。可一一讯问,令其逐条供明。

曾静供:弥天重犯本心毫无所为,只为误听谣言,错解经义,故一切大义大分,都至混淆。加以闻见狭隘,不知本朝世德之隆,得统之正,深仁厚泽之久而且洽。所以上书岳钟琪。种种悖谬,直是痛悔无及。盖人臣之择主,固如女子之从夫,今岳钟琪以文武全材,笃生圣神之世,而事圣神之君,正如皋夔之事尧舜,伊周之事汤武,不但如正女之从贤夫而己者。固万无可叛之义,亦决无或叛之心。而弥天重犯以误听流言,遂至冒昧上书,不惟自昧君臣之大义,而并劝人以不忠。是微如蜂蚁,尚知有君臣,毒如蛇虎,尚不忘恩报,而腼然人面,直匪类之不若也。迨至去冬奉钦差大人审问,传宣圣德,已知从古盛世帝王莫与伦比;而且详告本朝来龙兴功德,事事仁至义尽,得统之正,全是天与人归。盖本朝来抚万国之初,明愍帝已身殉国难,而李贼猖狂,中原涂炭,毒逾水火,世祖章皇帝不烦一兵,不折一矢,而天下感戴,率从如赤子之依父母,较之汤武,昔尝为夏殷诸侯,而临时不免兵戈者,更名正言顺,神武而不杀。弥天重犯得闻此义,始如坠深渊,而痛哭追悔,万死莫及。嗣后蒙大人仰遵皇上高厚深恩,一路抚惜到京。而弥天重犯自长沙以抵京师,沿途目之所见,尽是圣世隆景,耳之所闻,莫非圣德仁声。且当身亲被,又有几多破格恩典,而一到京师出之囹圄,居以广厦,给食赐衣。

弥天重犯生长山陬,不知圣天子忧切民瘼,曲谅民难,哀矜民隐,竟及于极恶重囚,万死莫赦之徒,直至如此。弥天重犯虽同草木无知,顽石无灵,亦当翻然感化。故在当时岳钟琪幸而怒斥,得免乱贼之名,万一误见听从,不惟弥天重犯为万世乱贼之罪魁,而岳钟琪亦不免为万世乱贼之巨恶了。岳钟琪之守正,固益显其为圣世之良臣,而弥天重犯到此尚有何别义可以借口?只痛恨谣言之害人,遂至陷身于大恶而莫解,然犹幸到今,尚得接天语下诘,省悟以翻身,纵不敢望苟免幸生,得为圣世之民。然得闻大义而知前此之非,是即为圣世之鬼,亦所甘心矣。至若奉岳钟琪为君,而己为其臣子,在弥天重犯初无此心,其称彼远祖为皇祖者,乃是见得礼经,自诸侯以下,概有皇考皇伯父之号,故欲用三代以上称呼而妄耳。盖当时止做旁人献义,未即输身归顺,总之大义既错,罪在恶极,一路皆错,尚有何是处可言。惟千万叩首感激隆恩盛德,自伤欲为圣世之民,而不可得。至于臣事本朝,乃天经地义之当然,又曷尝自即于匪类乎。

【译文】

问曾静:旨意问你,你在书信里有“拥戴皇祖的仇人为君王,并为他效死尽忠”,又有“低头屈节,尽忠于匪类”

等话。曾静将岳钟琪的远祖武穆王称为皇祖,是想拥护岳钟琪为皇帝,而自己是他的臣民。曾静的谬误狂言,是以《春秋》大义自居,逆书里有“人臣要选择主人,就像女人随从他的丈夫。作为臣民如果选择的主人不当而失去气节,就好像女人再嫁而失节一样”

等说法。岳钟琪如果依照曾静的说法而背叛了本朝,就是岳钟琪不能尽臣节,如再嫁人而失节一样了。而曾静又向岳钟琪称臣,不也是等于失节再嫁他人吗?曾静认为岳钟琪的臣事本朝是低头屈节,效忠于匪类,而曾静自己又愿意把岳钟琪当为君主,岂不就成了匪类中的匪类了吗?而且在这逆书内称岳钟琪是岳飞的后代,为他歌颂功德,直到钦差审问他时,又称颂本朝皇恩和功业。不知道曾静的心,仍将替岳钟琪办事呢?或是愿意替本朝办事呢?如果愿意替本朝办事,曾静不也就成了低头屈节、效忠于匪类了吗?如果岳钟琪被曾静所迷惑,不知道曾静这时候会以为岳钟琪做得对,还 是称他为匪类呢?可以一一讯问,让他一条一条说明。

曾静供:犯了弥天大罪的我自己心里丝毫没有这些想法,只因为误听信了谣言,错误地解释了经义,使一切大义大分都混淆不清,再加上见闻非常狭隘,不知道本朝世代德行的兴旺,取得天下十分正统,对百姓所施的深厚的仁德已经很久并已深入民心。所以才给岳钟琪写信,种种荒谬,真是痛恨不及。人臣要选择主人,就像女人跟着丈夫。今天岳钟琪以其文武双全,忠实地生活在神圣的时代,而效忠于神圣的君主,正像皋陶和龙臣事尧、舜,伊尹、周公臣事成汤和周武王一样,不但好像正派的妇女跟从贤明的丈夫,没有任何可背叛的理由,也当然没有背叛的心思。

然而犯了弥天大罪的我错误地听信了谣言,以至莽撞地写信,不但自己不知道君臣的大义,而且还 劝说别人不忠。即使微小得如同蜜蜂、蚂蚁,还 知道有君臣,狠毒得像长蛇和猛虎,还 忘不了报恩,而我空有一副人脸,直比匪类还 不如埃直到去年冬天,被钦差大臣审问,宣传皇上圣德,已知道自古盛世的英明的帝王,没有谁能够比得上当今皇上的。而且又详细告诉了本朝创业以来的一系列丰功伟绩,每件事都做到了仁至义尽,取得天下的正统,都是归功于天意和人心。自本朝来中原绥抚万国的初期,明朝的崇祯皇帝已经死于国家的灾难中,然而李自成猖獗狂妄,中原陷困苦的境遇,狠毒超过洪水烈火。世祖章皇帝不用一兵,不射一箭,而天下人感激和戴的比率就像孩童依顺父母一样,比较起汤商和周武曾经是夏朝和殷朝的诸侯,不免使用武力灭掉夏殷,更为名正言顺,树立神圣的武功却没杀人。

犯了弥天大罪的我听到这个道理,才好像掉进深渊,非常痛苦和后悔,死一万次也难赎自己罪过。以后承蒙大人遵照皇上的深恩厚,一路护送来到京城。然而犯了弥天大罪的我,从长沙来到京师,沿路看到的一切,都是圣世兴旺的景象,耳朵所听到的一切,都是对皇上仁德的赞誉声。以后自己又亲身受到教导,又多了几条破例的恩典,一到京师,便放出了监狱,住到了宽广的大厦,赐给饭吃和衣裳穿。犯了弥天大罪的我生长在山沟里,不知道仁圣天子关心百姓的疾苦,体谅人民的艰辛,怜惜人民的痛楚,竟然关怀到我这个罪大恶极的重犯,万死不赦的囚徒,直到这种地步。犯了弥天大罪的我即使是和草木一样没有知觉,像顽石一样没有头脑,也应当受到感化而彻底悔悟。所以在当时,岳钟琪幸好愤怒责斥了我,得以免掉乱贼的罪名。万一错误地听从,不仅仅犯了弥天大罪的我成了万世乱贼的罪魁祸首,而且岳钟琪也免不了成为万世乱贼的巨恶了。岳钟琪坚守正气,更加显示他是一个太平盛世的贤臣,而犯了弥天大罪的我到这个地步,还 有别的什么理由可能作为借口呢?我只能痛恨谣言如此害人,以至于身负大罪而不能解脱,但我还 庆幸到现在,还 能得到皇上过问,反省觉悟得以脱身。我纵然不敢奢望苟全命偷生,能够成为太平盛世的良民,但是能够聆听到大义至道,而且懂得了前面所作所为的错误,这样即使成为太平盛世的鬼魂,我也心甘情愿。至于如果把岳钟琪奉作君王,而自己成为他的臣子,犯了弥天大罪的我当初并没有这个意思。其称呼他的远祖为皇祖的原因,却是看到《礼经》中从诸侯之下,都有皇考、皇伯父的称号,所以想用三代以上的惯来称呼而造成这个错误。因为在当时只是作为旁观的人提出建议,没有马上投身归顺而已。总而言之,在大的道义上我已做错,罪大恶极,所作所为一切都错了,我还 有什么对的地方可说呢?只有千万叩首,感激圣上皇恩浩荡,自己伤叹再想成为圣世良民而不能实现。至于我事奉本朝,却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又怎能自己甘心去当匪类呢!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