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丝/【日本】芥川龙之介

蜘蛛丝/【日本】芥川龙之介

【作者简介】

芥川龙之介(1892—1927),日本大正时代小说家。他全力创作短篇小说,在短暂的一生中,写了超过150篇短篇小说。他的短篇小说篇幅很短,取材新颖,情节新奇甚至诡异。作品关注社会丑恶现象,但很少直接评论,而仅用冷峻的文笔和简洁有力的语言来陈述,便让读者深深感觉到其丑恶性,因此彰显其高度的艺术感染力,其代表作品如《罗生门》、《竹林中》已然成为世界性的经典之作。

某天,释迦菩萨独自在极乐的莲池边徘徊地走着。

池中开着的莲花,都像玉一般的白,一种不能言说的妙香,正从那当中的金色花蕊向四周不绝地散放。

这刚好是极乐的朝晨。

一会儿,释迦菩萨在这池边伫立着,偶然从那遮蔽着水面的莲叶中间,见到池底的情景。

这极乐的莲池下面,正当着地狱的底,所以水晶似的水透明地连贯着,三途河和针山的景色,像从眼镜中看去一样,清清楚楚地见着。

登时,释迦菩萨瞧见一个叫做犍陀多的人,和别的罪人一同在蠢动着。

这个叫做犍陀多的人是一个曾经杀人放火、做过种种恶事的大盗。但虽如此,记得他也曾行过一回善事。这事是:某天,这个人在深邃的树林中走过时,看见一只小小的蜘蛛在路旁爬着。这时犍陀多赶忙提起脚要将它踏杀,但忽然转念一想:“不,不,这虽然微小,但也是一条命。胡乱把它弄死,终竟是很可怜的。”于是到头没有踏杀,救了这只蜘蛛。

释迦菩萨一面看着地狱的情景,一面记起这犍陀多救蜘蛛的事。于是想着虽然仅仅是这样一个小善的报应,但是能够做到时,总要把他从地狱救出,幸好向旁边一看,翡翠似的莲叶上刚巧有一只极乐的蜘蛛在吐着美丽的银色的丝。

释迦菩萨便轻轻地走去,一下把这蜘蛛丝拿到手里,并且把它从那玉一样的白莲中间笔直地投向那遥远的底上去了。

这边是地狱的底的血池。犍陀多在和别的罪人一块儿浮沉着。

什么也不知道,到处都是漆黑的。偶然从那漆黑漆黑中觉得有朦胧的浮上水面的东西,那就是可怕的针山的针的光芒。所以这凄惨真是不能言说的。这上面四围返遍着一种像坟墓里面一样的死寂,就偶然听见有什么声响,那也只不过是罪人们的微弱的叹息。

这是因为降落到这里来的那些人,已经受尽了地狱的种种责苦,疲乏得连哭泣的力量都没有了。

因此,怪不得就是大盗的犍陀多,也只好咽着血池的血,完全像快要死去的蛙一样在闷燥着。

但是某时,犍陀多无意中抬起头,眺望着血池的天空,那凄凉的黑暗中,不是有一缕银色的蜘蛛的丝,完全像怕人看见似的闪着一线细微的光,从老远的天旁,袅袅地垂到自己的头上吗?

犍陀多一看见这个就自然而然地拍着手欢喜起来。若是抓紧着这条丝,无止境地升上去,一定可以脱出地狱,那是不会错的。

不,若是弄得好时,也许还能够升到极乐去呢。这样以来,那么被抛上针山去的事也没有了,被沉到血池去的事也没有了。

这样一想,犍陀多便赶快把两手紧握着蜘蛛丝,拼命向上向上的,开始一把一把地缒升着。

本来是大盗,对于这样事,自然从小就习惯了的。

但是地狱和极乐之间,原就不知隔着几万里,所以无论怎样焦急着,也不能容易登上去。稍稍缒升了一会儿后,犍陀多到底疲劳了,要再向上面升一把也不能够了。

于是没有法子,只好暂时在这里休息休息,在丝的中途飘荡着,望着遥远的下面。

拼命上升的结果到刚才止,自己以前住的血池,现在已不知何时在黑暗的底下隐去了,并且那朦胧的闪光的可怕的针山也在脚底下消灭了。如果是这样上升着,也许能够从地狱脱出,没有什么意外也未可知。

犍陀多两手握着蜘蛛丝,发出了从来到地狱起,多年没有发过的声音,“不要紧了!不要紧了!”这样地笑着。

但是不料再一注意时,蛛蜘丝下面不是有无数的罪人们接连着自己后面,完全像蚂蚁的行列一般,也一心向上向上地攀上来了吗?

犍陀多一看见这个就又惊又惧,暂时像呆子似的张大着口,只有眼睛在动着。

连缒着自己一个人都像要断了似的这条微细的蜘蛛丝,怎么能够禁得那样多人的重量呢?

我是何等宝贵!如今好不容易才爬到这里,说什么也不能再回落到地狱去。若是万一在中途折断了,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这样说时,成千成万的罪人们,正从漆黑的血池的底上,接连接连地上升着,细的发光的蜘蛛丝上,已经集成一行拼命地向上攀爬着。现在的情形如果不设法阻止,蜘蛛丝一定要从正中间折成两段,落下去完结。

于是,犍陀多就大声叫喊着:

“喂,罪人们!这蜘蛛丝是我的。你们究竟得了谁的许可上来的?下去!下去!”

就在这一刹那。

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发生过什么危险的蜘蛛丝,忽然“嘭”的一声,从犍陀多飘荡着的那地方起断落了。

因此犍陀多也完蛋了。他连叫喊的时间都没有,正像被风卷着的陀螺一般旋转着,眼看着一直回落到那暗黑的底下去了。

以后,只有极乐的蜘蛛丝磷磷地闪着微光。在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子的天空的中途,在短短地垂着。

释迦菩萨在极乐的莲池边立着,静静地把这事从头到尾地看着,但一会儿看到犍陀多像石头似的向血池底下沉去时,就表现出悲悯的神色,又开始徘徊地走着。

犍陀多的无慈悲的心,仅仅只想把自己从地狱脱出,因此便受到相应的处罚,又堕回原先的地狱去了。这事从释迦菩萨的眼光看来,一定觉得陋劣可惊罢!

但是极乐的莲池的莲,对于这事一点儿也没有留意。

那玉一样白的花,正在释迦菩萨的尊前,摇摇地颤动着花萼。

这时一种不能言说的妙香,正从那当中的金色的花蕊向四周不绝地散溢。

极乐也已经将近正午了。

【赏析】

在人生的舞台上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争强好胜的,有时候,让人一步就是自己的胜利。做人就要有不争的涵养与心量,与人无争就能心安,与世无争方能活得坦然。

文章典雅俏丽,精深洗练,意趣盎然,别具一格,处处渗透着禅机,耐人寻味。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