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一场

时间 一九五○年夏,某一夜的后半夜,天尚未明。地 点 龙须沟地势较高处的一家小茶馆——三元茶馆。布 景 三元茶馆是两间西房,互相通连,冬天在屋里卖茶,夏季在屋外用木棍支着旧席棚,棚下有土台,作为茶桌。旁边放着长方桌,上边有茶壶、茶碗和小酒坛子、酒菜,和少许的低级香烟,另外两三个玻璃缸里面装着一包包的茶叶、花生仁等。〔幕启:前半夜的雨刚刚止住,还能听得见从破席棚滴下来的滴水声,间有一两声鸡鸣。

〔茶馆的刘掌柜,点着洋油灯在炉旁看看火,看看水壶,又向棚外张望,好象在等待什么人似的。〔一位警察走向棚来,穿着被水浸透的雨衣,赤脚穿着胶皮鞋,泥已溅满裤腿上,手里拿着电筒。

警 察 刘大爷,您多辛苦啦!

掌柜 哪儿的话您哪!

警察 您这儿预备得怎么样啦?

掌柜 都差不离儿啦,等会儿老街坊们来到,准保有热茶喝,有舒服地方坐。

警察 这就好了!所长指示我,教我跟赵大爷说:请他先别挖沟,先招呼着老街坊们到这儿来,免得万一房子塌了,砸伤了人!

掌柜 也就是搁在现而今哪,要是在解放以前,别说下雨,就是淹死、砸死也没人管哪!这可倒好,派出所还给找好了地方,教老街坊们躲躲儿,惟恐怕房子塌了砸死人!

警察 (一边听掌柜的讲话,一边用电筒照那两间西房)可不,这回事啊,也幸亏是大家伙儿出来自动地帮忙,要光靠我们派出所这几个人跟工程队呀,干的也不能这么快!刘大爷,我走啦!回头赵大爷领着老街坊们来,您可多照应点儿!哟!老街坊们来了!〔赵老领着一批群众先上。

警察 赵大爷!都来了吗?

赵 老  来了一拨儿,跟着就都来!

警察 这儿拜托您啦!我帮助挖沟去。(向群众)老街坊们,这儿歇歇儿吧!(下)

赵 老  女人、小孩到屋里去!屋里有火,先烤干了脚!

〔女人、小孩向屋内移动,男人们或立或坐。

赵 老 二春!二春!二春还没来吗?

二 春 (从外面应声)来嘹!赵大爷,我来嘹!(跑上,手中提着小包,身上披着破雨衣;放下小包;一边脱雨衣,一边说)好家伙,差点儿摔了两个好的。地上真他妈的滑!

赵 老  别说废话,先干活儿!

二 春  干什么?您说!

赵 老  先去烧水、沏茶,教大家伙儿热热呼呼的喝一口!然后再多烧水,找个盆,给孩子们烫烫脚,省得招凉生病!

二 春  是啦!(提起小包要往屋中走)〔一青年背着王大妈上,她两手拿着许多东西。

大 妈 二春!二春!你在哪儿哪?你就不管你妈了呀?我要是摔死了,你横是连哭都不哭一声!

二 春 (向青年)你进来歇歇呀!

青年 还得背人去呢!(跑下)

二 春  妈!屋里烤烤去!(接妈手中的东西)

大 妈 我不在这儿!(不肯松手东西)

二 春 不在这儿,您上哪儿?

大妈 我回家!我忘了把烙铁拿来了!

赵 老 大妈,这是瞎胡闹!烙铁不会教水冲了走!您岁数大,得给大家作个好榜样,别再给我们添麻烦!

大 妈 唉!(坐下)我早就知道要出漏子!从前,动工破土,不得找黄道吉日吗?现在,好,说动土就动土,也不挑个好日子;龙须沟要是冲撞了龙王爷呀,怎能不发大水!

赵 老  二春!干你的去;就让老太太在这儿叨唠吧!

二 春 妈,好好的在这儿,别瞎叨唠!现在呀,哪天干活儿,哪天就是黄道吉日,用不着瞧皇历!(入屋中)〔疯子搀着娘子上。

娘子 你撒手我!你是搀我,还是揪我呢?

疯 子 好,我撒手!

娘子 赵大爷,我干点什么?

赵 老  帮助二春去,她在屋里呢。疯哥,你把东西交给娘子,去作联络员,来回地跑着点。

疯子 好,我能作这点事。真个的,这儿的水够使吗?自来水的钥匙可在咱身上呢!

掌柜 够用,够用!

〔疯子下。

娘子 (看见大妈)哟!老太太,您怎么在这儿坐着,不进去呢?

大妈 我不进去!没事找事儿,非挖沟不可,看,挖出毛病来没有?

娘子 您忘了,每回下大雨不都是这样吗?

赵 老 再说,沟修好以后,就永远不再出这样的毛病了!

二 春 (在屋门内)赵大爷,娘子,都不必再理她!妈,您老这么不讲理,我可马上就结婚,不伺候着您了!

大 妈 哼,不教我相看相看他,你不用想上轿子!

二 春 您不是相看过了吗?

大妈 我?见鬼!我多喒看见过他。

二 春  刚才背着您的是谁呀?(回到屋内)

大 妈 就是他?

赵 老

娘子 哈哈哈!

娘子 这门亲事算铁了!

大妈 我,我,我斗不过你们!我还是回家!破家值万贯,我不能半夜里坐野茶馆玩!

娘子 算了吧,老太太!这回水并不比从前那些回大,不过呀,政府跟警察呀,唯恐其砸死人,所以把咱们都领到这儿来!得啦,进去歇会儿吧!

二 春 (在屋中)快来呀,茶沏好啦!谁来碗热的!

娘 子 走吧,喝碗热茶去!(扯大妈往屋中走)

疯 子 (在远处喊叫)往这边来,都往这边来!赵大爷,又来了一批!

赵 老  (往外跑)这边!这边!

〔又来了一批人,男的较多。

赵 老  女的到屋里去!男的把东西放下,丢不了。咱们还得组织一下,多去点人,帮着舀水跟挖沟去吧!不能光教官面上的人受累,咱们在旁边瞧着呀!众 甲 冲着人家这股热心劲儿,咱们应当回去帮忙!

赵 老 这话说得对!有我跟刘掌柜的在这儿,放心,人也丢不了,东西也丢不了。我说,四十岁以上的去舀水,四十以下的去挖沟,合适不合适?众 乙 就这么办啦!

众人 咱们走哇!(下)

〔丁四嫂独自跑上。

四嫂 赵大爷,赵大爷,没看见二嘎子呀?

赵 老 没有!他那么大了,丢不了!

四 嫂 这孩子,永远不教大人放心!

赵 老 丁四呢?

四嫂 他挖沟去了!

赵 老  好小子!他算有了进步!

四嫂 有了进步?哼!您等着瞧!他在外面受了累回来,我的罪过可大啦!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倒好象他立下汗马功劳,得由我跪接跪送才对!

赵 老  就对付着点吧!你受点委屈,将就将就他。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总是为人民服务哪,还真卖力气,也怪难为他的!

娘子 (在屋门口叫)四嫂,进来,喝口水,赶赶寒气儿!

四 嫂 娘子,你给我照应着东西,我得找二嘎子去!好家伙,他可别再跟小妞子似的……(下)〔疯子跑进来。

疯子 丁四哥回来了!

〔丁四扛着铁锹,满身泥垢,疲惫地从外边来。

赵 老 四爷,回来啊?

丁四 快累死了,还不回来?

疯子 四哥,沟怎样啦?

丁四 快挖通了!(坐)

娘子 (端茶来)四哥,先喝口热的!(让别人)

大 妈 (出来)丁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水下去没有?屋子塌了没有?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去?他们真把东西都搬到炕上去了吗?

二 春  (出来)妈!妈!您一问就问一大车事呀!四哥累了半夜了,您教他歇会儿!

大妈 我不再出声,只当我没长着嘴,行不行?

丁 四 别吵喽!有人心的,给我弄点水,洗洗脚!

二 春 我去!我去!(入屋)

丁四 (打哈欠)赵大爷!

赵 老  啊!怎样?

丁四 自从一修沟,我就听您的话,跟着作工。政府对得起咱们,咱们也要对得起政府。话是这么讲不是?

赵 老 对!你有功!政府给咱们修沟,你年轻轻的还不出一膀子力气?

丁四 可是,我苦干一天,晚上还教水泡着,泥人还有个土性儿,我受不了!我不干啦!我还去拉车,躲开这个臭地方!

二 春  (端水来)四哥,先烫烫脚!

丁 四 (放脚在盆内)我不干了!

二 春  不干什么呀?

疯子 四哥!四哥!来,我给你洗脚,你去修沟,你跟政府一样的好,我愿意给你洗脚。赵大爷常说,为大家干活儿的都是好汉。四哥,你是好汉,我愿意伺候你,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低三下四的人!

娘 子 四哥,疯子常犯糊涂,这回可作对了!教他给你洗!

丁 四 疯哥,那不行!不敢当!

〔四嫂跑进来。

四嫂 那可不能!疯哥,起开,我给他洗!(蹲下给他洗)

丁 四 你干什么去啦?

四嫂 我找二嘎子去啦。找了七开八得,也找不着他!

丁 四 对,再把儿子丢了,够多么好啊!我是得躲开这块倒霉的地方!这个地方不出好事!

四嫂 你又来了不是?你是困了,累了,闹脾气。洗完了,我给你找个地方,睡会儿觉!二嘎子丢不了,他那么大了。

赵 老  丁四,你现在为大家伙儿挖沟,大家伙儿谁不伸大拇哥,说你好!

丁四 是吗,脚都快泡烂了,还不说我好!

〔一警察背着二嘎子进来,二嘎子已睡着了。

四嫂 (迎过去)二嘎子,你上哪儿去喽?

警 察 他是好心,跟着我跑了半夜。现在,他已经睁不开眼,我把他背回来啦。

二嘎 (睁开眼,下来)妈!我可困得不行了!〔四嫂携二嘎子入屋中。

警察 赵大爷,辛苦啦!这儿都顺序?

赵 老 挺好!你先喝碗水吧,也累得够瞧的啦!

二 春 来,您喝碗!(递茶)

警察 谢谢二姑娘,你也卖了力气!王大妈,您受委屈啦!

大 妈 我受屈不受屈的,到底这都是怎回事呢?

警 察 待会儿我再跟您说。疯哥,娘子,你们也辛苦啦!

娘 子 您才真受了累!疯子今天也不错,作联络员!

警 察 丁四哥,这一夜可够你受的!

赵 老 哼,老四正闹脾气!又是什么还拉车去,不管咱们的臭事儿喽!

丁四 赵大爷,赵大爷,那是刚才,现在我又好啦!同志,就凭您亲自把二嘎子背回来,您教我干吗,我干吗!什么话呢,咱们都是外场人,不能一面理,耍老娘儿们脾气!

二 春  女人,我们女人并不象你,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

警察 得,得,先别拌嘴!丁四,你找个地方睡会儿去!

丁 四 这儿就好,打个盹儿就行!

二 春  可倒好,说不闹脾气,就比谁都顺溜!〔刚才走出去的男人们回来一部分。

警察 辛苦了,诸位!沟挖通了?

众人 通啦!

警察 屋里还有人吧?

二 春  有,孩子跟妇女。

警察 别惊动小孩子,大人愿意听听的,可以请出来。

二 春 我去。(跑到屋门口叫大家)

警 察 老街坊们!

〔众妇人,四嫂在内,随二春出来。

警察 老街坊们!都请坐!请赵大爷说说,因为夜里的事儿,有人知道,有人还不大清楚。(众有立有坐)赵大爷,说说吧!

赵 老  你也坐下吧!你也干了半夜啦!

警 察 行,站着好。

赵 老  老街坊们,修沟的计划是先修一道暗沟;把暗沟修好,再填上那条老的明沟。这个,诸位都知道。众 人 知道。

赵 老  刚一修沟的时候,工程处就想得很周到,下边用板子顶住沟梆子,上边用柱子戗住了墙,省得下面的土一松,屋子跟墙就许垮架;咱们这溜儿的房子都不大结实。这个,大家也都知道。

众人 知道。

赵 老  可是,连这么留神哪,还出了昨儿夜里的毛病!第一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么早就能下瓢泼瓦灌的暴雨。第二是:正在新沟跟旧沟接口的地方,新挖出来的土一时措手不及抬走,可就堵住了旧沟。这么一来,大家可受了惊,受了委屈,受了损失。区政府里,公安局里都觉得对不起咱们。刚才,连区长带别的首长,全都听到信儿就赶到了;区长亲自往外背人,抢救东西。派出所所长,现在还在给大家往外掏水呢。诸位有什么话,尽管说,待会儿好转告诉区长、所长。

〔众人无语。

警察 有话就说吧,好话歹话都可以说,咱们是一家人!

二 春 要依我看哪……

大 妈 二春!这儿有的是人,你占什么先,姑娘人家的!

二 春 好,您要有话,您就说!

〔大妈不语。

赵 老  大妈说呀!现在的警察愿意听咱们的话。

大 妈 我没的说,要说呀,我只说这一句:下回再下雨呀,甭教我出来!半夜三更的实在可怕!

警察 区长、所长是怕屋子塌了,砸死人哪!老太太!众 甲 要不挖那道暗沟,不是没有这回事了吗?

二 春 你说的是糊涂话!

众甲 这儿不是谁都可以说话吗?

二 春  可也不能说糊涂话!不修暗沟!怎么能填平了明沟!不弄没了明沟,咱们这里几儿个才能不脏不臭?你说!

娘子 再说——

众乙 喝!娘子军!

〔众人笑。

娘子 再说:去年,前年,年年哪回下大雨,不淹起咱们来?可是,淹死,砸死,有谁管过咱们?咱们凭良心说话,这回并不比往年那些回淹得苦,可是连区长都上头淋着,下头郯着,来救咱们,咱们得谢谢他们!

四嫂 我不管别的,只说说我的那口子,(指伏桌睡的丁四)要不是因为修咱们的沟,他能变成工人,给大家伙作点事吗?赶明儿个,沟修好了,有多么棒呢!

二 春 说得好!四嫂!

〔众人鼓掌。

警察 赵大爷,您再说两句吧!

众人 赵大爷多说说!

赵 老  好吧,我再说几句吧。政府不修王府井大街,不修西单牌楼,可先给咱们修沟,这实在是件了不起的事。修沟出了点毛病,政府又这么关心我们,我活六十多岁了,没有见过!再者,沟修好了以后,不是就永远不出毛病了吗?人心都在人心上,政府爱我们,我们也得爱政府。是不是呀?诸位?众 人 赵大爷说得对!

疯子 要没这回事,咱们还不知道政府这么好呢!

警 察 我补充一两句:这回事儿还算好,没有伤了人。大家的东西呢,来得及的我们都给搬到炕上去了。现在,雨住了,天也亮了,大家愿意回家看看去呢,就去;愿意先歇会儿再去呢,西边咱们包了两所小店儿,大家随便用。

赵 老  到家里看看,要是没法儿歇歇睡会儿,还可以到店里去。是这样不是?

警察 对!西边的联升店跟天成店。二春姑娘,你招呼着姑娘老太太们到联升店去。赵大爷,您带着男同志们到天成店去。

二 春  妈、娘子、四嫂、诸位,咱们走哇!

娘 子 我去拿东西。(入屋中,几位妇人随着)

四 嫂 (同二嘎出来)这位爷(指丁四)还睡哪。顶好别惊动他,就让他睡下去吧。(给他披上一件衣服)

二 春 妈,走哇!

大妈 一辈子没住过店,我不去!我回家!

二 春 屋里还有水哪!

大妈 在家里郯着水也是好的!

二 春  成心捣乱!妈!您可真够瞧的!

四 嫂 二嘎子,你送王奶奶去!到家要是不能住脚,就搀她老人家到店里来,听见了没有?给王奶奶拿着东西!

二嘎 王奶奶,我要是走得快,您可别骂我!

大 妈 我几儿骂过人?小泥鬼儿!

警察 王大妈,您走哇?慢着点,地上怪滑的!

大 妈 (回首)久住龙须沟,走道儿还会不知道怎么留神?

二 春 (对妇女们)咱们走吧?

众人 走!同志,替我们给区长、所长道谢!(往外走)

赵 老 (对男人们)咱们也走吧?

众甲 咱们给挖沟的弟兄们喊个好!

众人 (连没走净的妇女一齐喊)好!好!——第一场终

第二 场

时间 一九五○年夏末。龙须沟的新沟落成,修了马路。地 点 同第一幕小杂院。

布景 杂院已经十分清洁,破墙修补好了,垃圾清除净尽了,花架子上爬满了红的紫的牵牛花。赵老的门前,水缸上,摆着鲜花。丁四的窗下也添了一口新缸。满院子被阳光照耀着。

〔幕启:王大妈正坐在自己门前一个小板凳上,给二春缝着花布短褂,地上摆着一个针线笸萝。四嫂从屋里出来,端详自己的打扮,特别是自己的新鞋新袜子。

大妈 (看四嫂出来,向她发牢骚)四嫂哇!您看二春这个丫头,今儿个也不是又上哪儿疯去了!我这儿给她赶件小褂,连穿上试试的工夫都抓不着她!

四 嫂 她忙啊!今天咱们门口的暗沟完工,也不是要开什么大会,就是办喜事的意思。她说啦,您、我、娘子都得去;要不怎么我换上新鞋新袜子呢!您看,这双鞋还真抱脚儿,肥瘦儿都合适!

大妈 我可不去开会!人家说什么,我老听不懂。

四 嫂 也没什么难懂的。反正说的都离不开修沟,修沟反正是好事,好事反正就得拍巴掌,拍巴掌反正不会有错儿,是不是?老太太!

大妈 哼,你也跟二春差不多了,为修沟的事,一天到晚乐得并不上嘴儿!

四嫂 是值得乐嘛!您看,以前大伙儿劝丁四找点正事作,谁也劝不动他。一修沟,好,沟把他劝动了!

大 妈 臭沟几儿个跟他说话来着?

四嫂 比方说呀,这是个比方,沟仿佛老在那儿说:我臭,你敢把我怎样了?我淹死你的孩子,你敢把我怎样了?政府一修沟啊,丁四可仿佛也说了话:你臭,你淹死我的孩子?我填平了你个兔崽子!就是这么一回事。

〔娘子提着篮子回来。

四嫂 娘子,怎这么早就收了?

娘子 不是要开大会吗?百年不遇的事,我歇半天工,好开会去。喝,四嫂子,您都打扮好了?我也得换上件干净大褂儿。这,好比说,就是给龙须沟作生日;新沟完了工,老沟玩了完!

大妈 什么事儿呀,都是眼见为真;老沟还敞着盖儿,没填上哪!

娘子 那还能不填上吗?留着它干什么呀?老太太,对街面儿上的事您太不积极啦!

大妈 什么鸡极鸭极的,反正我沉得住气,不乱捧场,不多招事。

四嫂 我知道您为什么老不高兴,就是为二姑娘的婚事。您心里有这点委屈别扭,就看什么也不顺眼,是吧?

大 妈 按说,我不应当因为自己的别扭,就拦住你们的高兴!是啊,你们应该高兴。你就说,连疯哥都有了事作,谁想得到啊!

娘子 大妈,您别提疯子,他要把我气死!

大 妈

四嫂 怎么?

娘子 自从他得着这点美差,看自来水,夜里他不定叫醒我多少遍。一会儿,娘子,鸡还没打鸣儿哪?

大 妈 他可真鸡极呀!

娘子 待一会儿,娘子,还没天亮哪?这家伙,看看自来水,倒仿佛作了军机大臣,唯恐怕误了上朝!

四 嫂 娘子,可也别说,他要不是一个心眼,说干就真干,为什么单派他看自来水呢?我看哪,他手不能提篮,肩不能担担,这个事儿交给他顶合适啦!

娘 子 是呀,无论怎么说吧,他总算有了点事作;好歹的大伙儿不再说他是废物点心,我的心里总痛快点儿!要是夜里他不闹,不就更好了吗?

四嫂 哪能那么十全十美呢?这就不错!我的那口子不也是那样吗?在外边,人家不再喊他丁四,都称呼他丁师傅,或是丁头儿;你看,他乐得并不上嘴儿;回到家来,他的神气可足了去啦,吹胡子瞪眼睛的,瞧他那个劲儿!

娘子 可也别说呀,他这路工人可有活儿干啦!净说咱们这一带,到永定门去的大沟,东晓市的大沟,就还够作好几个月的。共产党啊,是真行!听说,三海、后海、什刹海,连九城的护城河,都给挖啊!还垒上石头坝。以后还要挨着班儿地修马路呢。四哥还愁没事儿作?二嘎子更有出息啦,进工厂当小工子,还外带着念书,赶明儿要是好好的干,说不定长大了还当厂长呢!

四嫂 唉!慢慢地熬着吧,横是离好日子不远啦!哟!二嘎子那件小褂儿还没上领子呢!(进屋取活计)〔程疯子自外面唱着走来。

疯子 我的水,甜又美,喝下去肚子不闹鬼。我的水,美又甜,一挑儿才卖您五十元。

娘子 瞧这个疯劲儿!大妈!您坐着,我进去换衣裳去啦。(下)

疯子 (进来,还唱)沏茶喝,甜又香,不象先前沏出茶来稠嘟嘟的象面汤。洗衣裳,跟洗脸,滑滑溜溜又省胰子又省硷。

四嫂 (取了活计出来,缝着衣服)疯哥,你不看着水,干吗回来啦?

疯子 大妈、四嫂,我回来研究那段数来宝,好到大会去唱!二嘎子替我看着水呢。他现在识文断字,比我办事还精明呢!

四嫂 哼,你们这一对儿够多么漂亮啊!

疯 子 四嫂,别小看我们俩,坐在一块儿我们就讨论问题!

四 嫂 就凭你们俩?

疯子 您听着呀!刚才,我说,二嘎子,你看,现在咱们这儿有新沟老沟两条沟,一前一后夹住了咱们的院子。新沟是暗沟,管子已经都安好,完了工啦;上面修成了一条平平正正的马路。二嘎子说:赶明儿个,旧沟又咵喳咵喳地一填,填平了,又修成一条马路。我就说,咱们房前房后,这么一来,就有两条马路,马路都修好,我问二嘎子,该怎么办了?四嫂,二嘎子真聪明;他说:该种树!他问我:疯大爷,种什么树?我说:柳树,垂杨树,多么美呀!二嘎子说:呸!

四嫂 你看这孩子!

疯子 他说,得种桃树,到时候可以吃大蜜桃啊!您瞧,二嘎子多么聪明!

娘子 (在屋中)别说啦,快来编词儿吧!

疯 子 赶趟,等我说完最要紧的一段儿。四嫂,我跟二嘎子又研究出来:咱们这儿,还得来个公园。二嘎子提议:把金鱼池改作公园,周围种上树,还有游泳池,修上几座亭子,够多么好啊!

娘子 (出来,换上新衫)别在这儿作梦啦!

四 嫂 也不都是梦。谁想到咱们门口会有了马路,会有了干干净净的厕所,会有了自来水?谁能说这儿就不该有个公园呢!

疯子 四嫂言之有理!如此,大妈、四嫂、娘子,我就暂且失陪了!(以上均用京剧话白的腔调,走入屋中)

四 嫂 也难怪孩子们爱他,他可真婆婆妈妈的有个趣儿!

娘 子 就别夸他了,跟小孩子一样,越夸越发疯!〔丁四夹着一身新蓝布裤褂,欢欢喜喜地进来。

丁 四 王大妈,娘子,看新衣裳呕!〔她们都围上来。大妈以手揉布,看布质好坏;娘子看裤子的长短;四嫂看针线细不细。

丁四 (看见了四嫂的新鞋新袜)哼,打下面看哪,还不认识你了呢!

四嫂 别耍骨头!(提着褂子)穿上,看看长短。

丁 四 (穿)怎样?

娘子 挺好!挺合身儿!

大妈 就怕呀,一下水得抽一大块!

丁 四 大妈!您专会说吉祥话儿!

大妈 不是呀!你们男人要是都会买东西,要我们女人干什么呢?

四嫂 得啦,管它抽多少呢,反正今天先穿个新鲜劲儿!

大 妈 别怪我说,那可不是过日子的道理呀!你就该去买布,咱们大伙儿给他缝缝;那,一身能当两身穿!

丁 四 可是大妈,您可也有猜不到的事儿。刚才呀,卖衣裳的一张嘴,就要四万五,不打价儿。

娘 子 现在买什么都是言无二价。

丁四 我把衣裳撂下,跟他聊天。喝,我撒开了一吹:我买这身儿为的是去开大会;我修的沟,我能不去参加落成典礼吗?我又一说:怎么大夏天的,上边晒得流油,下边踩着黑泥,旁边老沟冒着臭气,苍蝇、蚊子落在身上就叮,臭汗一直流到鞋底子上!我还没说完哪,您猜怎么着,他把衣裳塞在我手里,说:拿去,给我四万块钱!不赔五千,赶明儿你填老沟的时候,把我一块儿埋进去!大妈,您想得到这一招吗?

大妈 哟,那可太便宜了,我也买一身去!

丁 四 大妈,您修过沟吗?

大妈 对!我再去修沟就更象样儿了!不理你们了,简直地说不到一块儿!(回去作活)

〔二春襟前挂着红绸条——联络员。头上也扎着绸条,从外跑进来。

二 春  四哥,还不快去,你们集合啦!

丁 四 我换上裤子就走!(跑进屋去)

大 妈 二春快来试试衣裳!(提着花短褂给二春穿)

二 春 (试着衣裳)妈,今儿个可热闹了,市长、市委书记还来哪!妈,您去不去呀?

大妈 不去,我看家!

二 春  还是这样不是?用不着您看家,待会儿有警察来照应着这条街,去,换上新衣裳去!教市长看看您!

娘 子 您就去吧,老太太!龙须沟不会天天有这样的热闹事。

四嫂 您去!我保驾!

大妈 好吧!我去!(入室)

四嫂 戴上您那朵小红石榴花儿!

二 春  娘子,四嫂,得预备一下呀,待一会儿还有报馆的人来访问咱们,也许给咱们照像呢!娘子,人家要问你,对修沟有什么感想,你说什么?

娘 子 什么叫感想啊?

大妈 (在屋门内)你就别赶碌她啦!越赶她越想不起来啦!

二 春 感想啊,大概就是有什么想头儿。〔丁四从屋中跑出来。

丁四 会场上见啦!(跑出去,高兴地唱着“解放区的天……”)

娘子 这么说行不行?一修沟啊,连我的疯爷们都有了事作,我感激政府!

二 春  行!你呢,四嫂?

四嫂 要问我,我就说:政府要老这么作事呀,龙须沟就快成了大花园啦!可有一样,成了花园,也得让咱们住着!

二 春  别看四嫂,还真能说两句儿呢!你放心,沟臭的时候是咱们住,香的时候也是咱们住!妈!妈!

大 妈 别催我!(出来)这样行了吧?(指衣服)

二 春 (端详妈妈)行啦!人家要问您,您说什么呀?

大 妈 我——

二 春  说什么呀?

大妈 沟修好了,我可以接姑奶奶啦!〔大家哈哈大笑。

二 春  您就是这一句呀?

大妈 见了生人,说不出话来!(突然想起)二春,我可不照像,照一回丢一回魂儿!

二 春  妈,您可真会出故典!

娘子 我替您,我不怕丢魂儿,把我照了去,也教各处的人见识见识,北京城有个程娘子!我又有了个主意,咱们大家伙儿应当凑点钱,立一块碑,刻上:以前这儿是臭沟,人民政府把它修成了大道!

二 春 这可是好意见,我得告诉赵大爷。咱们得凑钱立这块碑!

四嫂 对!也教后代子孙知道知道。要凑钱,我捐一斤小米儿!

〔远处有腰鼓声。

二 春  腰鼓队出来了!咱们走吧!

〔二嘎子手执小红旗子飞跑而来。

二嘎 报!赵队长爷爷到!摆队相迎!〔赵老穿着新衣,胸前佩红绸条,昂然地进来。

二 春 瞧赵大爷哟!简直象总指挥!

赵 老 (笑)小丫头片子!

二 春  赵大爷,您可得预备好了哟,新闻记者一定会访问您!

赵 老  还用你嘱咐,前三天我就预备好喽!

二 春 好,我当记者:(摹拟)您对修沟有什么感想?

赵 老 简单地说,还是详细地说?

二 春  (摹拟)请简单地说吧!

赵 老  这叫五福临门!

二 春  哪五福呢?

赵 老  我们的门前修了暗沟,院后要填平老明沟,一福。前前后后都修上大马路,二福。我们有了自来水,三福。将来,这里成了手工业区,大家有活作,有饭吃,四福。赶明儿个金鱼池改为公园,作完了活儿有个散逛散逛的地方,五福!

二 春

四嫂

娘子

大妈

(与赵老同时)五福!

〔附近邻居,都象院里人一样,换了新衣服,去开会。正经过大门口。一位警察跑进门来,招呼大家。群众有的等在大门外,也有走进院里来的。〔远处军乐声,腰鼓声。

警察 开会去喽!快到时候啦!

〔大妈返身要锁自己的房门,四嫂、娘子赶去拦大妈。正拉着她要往外走,疯子由屋中跑出,手里拿着竹板。

疯子 诸位别忙,先等等儿,我这儿编出来个新词儿,先给你们唱唱试试!

众人 赞成!唱,唱!

疯子 听着啊——给诸位,道大喜,人民政府了不起!了不起,修臭沟,上手儿先给咱们穷人修。请诸位,想周全,东单、西四、鼓楼前;还有那,先农坛,五坛八庙、颐和园;要讲修,都得修,为什么先管龙须沟?都只为,这儿脏,这儿臭,政府看着心里真难受!好政府,爱穷人,教咱们干干净净大翻身。修了沟,又修路,好教咱们挺着腰板儿迈大步;迈大步,笑嘻嘻,劳动人民努力又心齐。齐努力,多作工,国泰民安享太平!

众人 (跟疯子齐声喊)享太平!

〔外边,远处近处都是一片欢呼声:“毛主席万岁!”〔大家随着欢呼声音涌出小院,外边会场上的军乐声起,幕在《青年进行曲》声音中徐徐落下。——全剧终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