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意

原文:

维秦八年,岁在涒滩,秋甲子朔。朔之日,良人请问十二纪。文信侯曰:尝得学黄帝之所以诲颛顼矣,“爰有大圜在上,大矩在下,汝能法之,为民父母。” 盖闻古之清世,是法天地。凡十二纪者,所以纪治乱存亡也,所以知寿夭吉凶也。上揆之天,下验之地,中审之人,若此则是非可不可无所遁矣。天曰顺,顺维生; 地曰固,固维宁;人曰信,信维听。三者咸当,无为而行。行也者,行其理也,行数,循其理,平其私。夫私视使目盲,私听使耳聋,私虑使心狂。三者皆私设,精 则智无由公。智不公,则福日衰,灾日隆。以日倪而西望知之。赵襄子游於囿中,至於梁,马却不肯进。青荓为参乘。襄子曰:“进视梁下,类有人。” 青荓进视梁下,豫让却寝,佯为死人。叱青荆曰:“去,长者吾且有事。” 青荓曰“少而与子友,子且为大事,而我言之,是失相与友之道;子将贼吾君,而我不言之,是失为人臣之道。如我者惟死为可。”乃退而自杀。青荆非乐死也,重 失人臣之节,恶废交 友之道也。青荆豫让,可谓之友也。

译文:

秦始皇八年,太岁在涒滩,秋天,初一为甲子。初一这天,君子请问十二纪的事。文信侯吕不韦说。曾经学到黄帝教诲颛项的话,“有皇天在上,大地在下,你能够 效法它们,可以做人民的父母了。”听说古代的清平盛世,都是效法天地。大凡十二纪,是用来记载国家的治乱存亡的,是用来了解人事的寿天吉凶的。向上度量于 天,向下检验于地,中间审察于人。象这样,那么对与不对、可与不可都没有失误了。

天要顺行,顺行才能生万物;地耍牢固,牢固万物才得安宁,人要诚信,诚信才能被听用。天地人三者都各得其所,就可以无为而行了。行的意思,就是行天之道。 行天之道,顺地之理,八就可以去掉私心了。带着私心去看,就会使眼睛什幺也看不见,带着私心去听,就会使耳朵什么也听不见,带着私心去考虑问题,就会使心 狂没有准则。眼晴、耳朵和心都为私而施用,严重了就会使思想不能公正。思想不公正,那么福就会一天天衰减,灾就会一天天兴盛,这个道理,从太陽偏斜必定西 落的现象中可以看出来。

赵襄子在园囿中游玩,走到桥边,马向后退,不肯前进。这时青荓做参乘。襄子说:“到前边看看桥底下,象是有人。”青荓到前边看看桥下,豫让正仰面睡觉,装 作死人。他叱退青荓说:“离开,我将要行大事。”青荓说,“年轻时和你很要好,你现在将要行大事,我说出这件事,这是失掉了交 友之道,你要杀死我的君主, 我不说出这件事,这是失掉了为臣之义。象我这样,只可以一死了。”于遇退下去自杀了。青荓不是喜欢死,而是看重人臣的节操,厌恶废弃交 友的准则。青荓、豫 让,可以算作朋友了。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