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郑扶摇郑伯睿

飞过云梦水域,叫人接上码头客栈里的孟诗二人,一刻也不耽搁,直接飞回繁花域。

一到繁花域,郑华琼就去找父亲郑闻昔,等到了大厅,家里人早就等在那里了。郑华琼缓步躬身行礼,“华琼见过父亲、阿姐、各位叔伯长老!”

“免了,”郑闻昔抬手道,“阿烨这趟云梦之行如何?你传信说体内灵兽有些异动,可是灵兽有苏醒的迹象,有没有什么不适?”

郑华琼躬身答道:“云梦之行收获颇丰,灵兽尚未苏醒,但是烨得到了白泽知事的能力。”唉,撒一个谎需要一百个谎去圆啊,反正有白泽当借口,不用白不用。

“哦,那你快说说这能力的情况,还有,阿姐听说你从云梦带了一对母子回来,是什么人?”郑兴仪带着关心八卦地道。

“嗯哼,阿姐莫急,我就快讲到了。”说着侧身看向郑兴仪“阿姐还记得我给你的,给云梦江氏的礼单吗?”郑兴仪点点头,心想那礼单上的礼是她亲手备下的,怎会不记得。看郑兴仪点头,郑华琼接着道:“我快到云梦水域时突然有一阵感应,云梦江氏一年后有灭族的大劫。”

郑华琼说完整个大厅一阵骚动,毕竟云梦江氏可是仙门百家中排名比较靠前的世家,连这样的大族都有这种浩劫,可见对手有多强大,多可怕!

郑闻昔沉吟了一会儿,沉声道:“岐山温氏。”是陈述句,语气带着肯定。

郑华琼嗯了一声,表示肯定。接着道:“我让人给江家主做了一套四对八块的元婴级护身玉佩,希望能够护住江氏嫡支血脉。这件事我已经告知江氏,江氏众人对此颇为感激。

之后我在云梦街上见到一名少年,我的感应变得又强了一些,那名少年对未来局势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但他的心性却有一些问题,可谓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而且那个少年可能是以后兰陵金氏的宗主,后来我派人查了,他果然金家主金光善的私生子。但如今那个少年只是个娼妓之子。‘娼妓之子’这四个字对他影响颇深,我既然把他绑到郑家,就希望这四个字只到我们大厅为止。我会为他改头换面,从此以后他就是郑家的门生。”

“那……阿烨可有预感到我们郑家会如何?”有长老忍不住问道。

郑华琼摇头,一副知万事难知己身的模样。“阿爹,我打算一会儿去蓝氏看看,我不信我们联合姑苏蓝氏、云梦江氏还抵挡不了那个岐山温氏。若还有担心,以后有机会我们还可以联合清河聂氏和兰陵金氏。我在岐山放了不少监视的小蚂蚁,以有心算无心,总归胜算多一些。”

厅里长老都连连称是。

大事商量完了,郑华琼就让人把孟诗母子带过来。

两人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虽然强作镇定,但多少有些瑟缩。

“孟夫人,那天我赎你是一时动了的恻隐之心,但带你们回郑家,我是动了爱才之心。令郎有多聪慧想必也不用我多说。你们既然到了繁花域,这里就会让你们和过去的生活完全割裂开来,我会为你们改头换面,你们再也不需要听那些污言秽语。当然,现在你们也可以选择离开,我会命人送上盘缠。若是你们选择留下,那么你们以后就是繁花域的一员,从此荣辱与共。”郑华琼拿出当年我党策反他军的架势,开始洗脑。

孟诗有点犹豫,她还对儿子的生父金光善抱有一些期待,若是儿子能认祖归宗,总比在别人家从门生做起的好。

孟诗小声对孟瑶说:“阿瑶,要不然我们走吧,去找你父亲……”

孟瑶却已经对那个等了快十八年的父亲死心了,若是对方有心,早就派人来给孟诗赎身了。现在这种状况还有什么好幻想的。若是郑家真能让他改头换面,那么出人头地又有何难。

孟瑶坚定地说:“我留下,请宗主赐名。”说着跪下叩头,一边还压着孟诗的头。

“那就叫扶摇吧,愿你扶摇直上,前程似锦。”郑宗主沉声道。旁边的郑华琼一听,孟扶摇?那不是串戏了么,绝对不行。

郑华琼轻咳了一声,越俎代庖地问道:“既然换了名,可愿随我们姓郑?”心想郑扶摇还好接受一些。

孟瑶抬头有点不敢置信,郑闻昔听了也是一愣。一般只有立功的外姓门生才会被赐姓,这是莫大的荣耀。确认郑华琼没开玩笑,赶紧叩谢:“扶摇谢公子赐姓!”

看长辈们投来疑惑的眼神,郑华琼笑笑,给了众人一个稍安勿躁的表情,又问道:“扶摇可有表字?”

郑扶摇这次很是乖顺:“请公子赐字。”

“伯睿如何?”

郑扶摇终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古时大家族只有嫡子的表字才能按“伯仲叔季”排序,虽然现在有些世家已经不讲究这个了。金家这辈儿的小辈用的是子,是常见的“子、文、公、奉”的子。伯睿这个表字真的代表自己新生了,是郑家的郑扶摇郑伯睿了,而不是什么娼妓之子,私生子,野种!

孟诗看事已成定局便也不再说什么,一脸莫名地看着儿子在旁边欢喜着。

改了名字郑华琼就让人给郑扶摇母子二人安排住处,带他们下去了。

他又开始忽悠道:“诸位长辈可还记得我之前说过,这个人将来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而‘娼妓之子’四个字是他最大的心魔。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之前父亲给他赐名时,他的表情是欣喜,但笑意未达眼底。我说给他赐姓,他当时是惊喜,但直到赐字之后,他的表情才坚定起来。”说完停顿了一会儿,给老人家一点时间消化一下。接着道:“金家这辈的小辈表字是子,所以我特意给他的表字是代表嫡长子的伯。所以他才会从心底发出欢喜。”

郑家主和长老们听完有种吾家少年初长成的欣慰感。郑兴仪也与有荣焉,骄傲地捏了捏自家弟弟的脸颊,弟弟真的长大了!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