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棵老树

第五章 一棵老树

我知道克斯 奇山是避暑胜地,夏天的时候到处挤满了人。虽然曾祖父的农场地处偏远,还 是会有很多健行、露营、钓鱼人和猎人路过。因此,我得找个隐秘的家才行。不然被他们发现了,一定会把我带回城里去。

我注视着那棵树王,觉得这棵树是最理想的地方,可是我还 不知道怎么把它变成一个家。这棵树的树枝太高,没法在树上建房子,即使建了,看上去也会很可笑。

我绕着树干慢慢巡视,才绕了半圈就已经构想好计划。树的西边有两根树根向外伸,中间有个凹洞,树心已经腐烂了。我用力一挖,腐蚀的烂木纷纷剥落下来,于是我用斧头越挖越起劲。

把腐烂的木头挖出来后,我已经可以爬进洞里盘腿坐下来。坐在里面我舒服得好像一只缩在壳里的乌龟。我继续挖,直到又累又饿。现在我已挖到没有腐烂的硬树心,工作起来比较辛苦。我担心在我还 没挖够可以平躺的空间前,十二月就来临了。所以我坐下来,好好想一想。

刚来的头几天,我都没有好好计划该做的事。我现在有个家,却没东西可吃。我累得筋疲力尽,动也动不了,没法子去找食物。我好像还 是一直处在饥饿状态。再说,要喂饱我的肚皮也不容易,我花很多时间收集食物,把自己累得半死;花了很多时间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也把自己累得半死。我忙得团团转,不禁怀疑原始人怎么有时间和精力停下觅食的工作,去发明火和工具。

我爬出老树,穿过草地去找食物。我发现在森林后面的一座峡谷里,黑色的岩石缝有道清澈洁净的小瀑布,泻入一个水池。

我又热又脏,赶紧攀岩而下,滑入水池中。“哇!”水冷得不得了。我赶快浮出水面,爬上岸,穿上两条裤子和三件毛衣。我兴奋得在岸边跳跃时,一脚跌进了一堆山慈菇中。山慈姑是小型的黄色水仙花种,叶柄较细,椭圆的叶片上长着灰点,植物园里到处都看得到,彩色花草书里也有。最重要的是,它有很好吃的球茎。我装满了口袋才爬起来。

“午餐有沙拉可吃了。”爬出险峻的峡谷时,我对自己说。我发现虽然已是晚春,但在森林的深谷还 绽放着美丽的花朵,如果你跟我一样饿,就会觉得它们吃起来像大红豆。我一边猎食一边吃这些东西,感觉舒服多了。后来我看到草地上有好多盛开的蒲公英,心里暗自好笑,先前竟然没有注意到。蒲公英的叶和根有点怪味,又黏糊糊的,不过很快就会习惯。

一只乌鸦静悄悄地飞过白杨树林,依我以前在纽约中央公园看见乌鸦的经验,它们总是嘎嘎地叫;但是这只乌鸦倒挺灵光的,试图保持安静不被发现。鸟是不错的食物,乌鸦倒不怎么样,但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只留意它往哪里飞。我还 不太知道要怎么做陷阱。刚来森林的那段时间,我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去做这些事。不管怎样,它平安地飞走了,因为我并没有设陷阱抓它。

我跟着乌鸦走进森林里,四下找不到它,却看到一棵松树上有一个大鸟巢。于是我爬上松树,把乌鸦赶走。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的勇气面对这样的挑战。反正那天我的午餐是乌鸦蛋和野生沙拉。

做午餐的时候,我想出怎么解决挖树屋的问题。事情是这样的:我手忙脚乱地生了火,再用草把地涌金莲的叶子绑成杯状。我在书上读过,可以用叶子煮开水,我一直很想试试是不是真的。听起来似乎不可能,可是真的可以呢!水分让叶子保湿,虽然叶片周围已经烧干,却没有着火,水慢慢煮开了。这片叶子让我有白水煮蛋吃。

做这顿午餐花了不少时间,树屋却没太大的进展,当我心浮气躁地用脚去踩灭火的时候,突然想到:“火!”印第安人就是利用火把木头烧空做独木舟的,这个方法又快又容易。我也应该试试用火来挖树屋,不过得非常小心。我赶紧拿一枝正在燃烧的树枝,跑进树屋,在里面把火点起来。

我想我应该有一桶水,以防火苗失控。我环顾四周,有些失望,水源远在草原另一头的溪谷。我想以这棵树为家的梦想不会实现了。我知道我必须傍水而居,才能很容易地煮饭、喝水。我绝望地看着这棵巨大的铁杉,心想我应该把火弄灭,另谋出路。这时,以前读过的一本书突然浮现在脑海中:“铁杉通常长在山溪或泉水附近。”

我用脚跟就地转了一圈,四周除了大石头,什么也没有。不过空气倒是很潮湿,我想附近一定有水,于是我把目标锁定在这些石头上,又看又闻,石缝石洞都没水。我又回到树屋,绕着树慢慢走,终于看到两块大石头正滴着水,周围的花、羊齿蕨、青苔和野草——全是爱水的植物——护卫着一泓如浴盆大小的泉水。

“哇!太帅了!”我高兴得拍着肚子大叫,把脸伸进水里喝了一口。我睁开眼睛,只见泉水清澈如玻璃,一些住在里面的小昆虫,划着像桨的四肢从我眼前逃开。甲虫快速掠过水面,撩起银色的涟漪。哈!就在那时,我看见一只螯虾。

我赶紧跳起来,好奇地把石头翻过来,发现好多螯虾。起初我怕螯虾会钳人,不敢去抓,但是想想肚子饿和手痛哪一个比较严重,就咬紧牙关,放手一搏。结果我当然被钳了,可是晚餐也有了着落。这是我头一遭有计划的行动!刚到山里的日子,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计划,只要成功了,我都会高兴得手舞足蹈。我用树叶包好螯虾,放进口袋里,走回还 在燃烧的铁杉树。

还 要有一个装水的桶。可是桶呢?就算我找到了水源,我要怎样提水去灭火呢?那时我才想到在都市里,我们有各种桶——水桶、洗衣桶——只要遇到水的问题,跑去厨房,抓个桶便解决了。

“对了,泥巴和水一样好用。”我一边对自己说,一边跑回树屋:“我可以用土灭火。”

日子就在工作、烧树、砍树、采集食物中溜过,每天我都在一棵白杨木上刻一道刻痕,当作我的日历。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