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故事 小小的强盗姑娘

第五个故事 小小的强盗姑娘

他们驶进了一座十分黑暗的森林,马车却依然像一团火焰闪闪发光。它 照在一些强盗的眼睛里,强盗们再也克制不住诱感。

“金子!金子!”他们大叫大嚷冲上前来,抓住马匹,打死侍从、马夫 和脚夫.还把小杰尔达从马车上拖下来。

“她很肥很嫩,是吃核桃肉长大的.”老强盗婆说。她明明是女的,却 长着又粗又长的胡子,浓密的眉毛垂落下来差点盖住眼睛。“可以做一道好 莱,就像肥肥的小羊羔,吃在嘴里别提有多嫩!”

于是她抽出一把锋利的刀,那刀贼亮贼亮,好不怕人。

“哎哟!”强盗婆就在此刻大叫一声。原来她的亲生小女儿爬到她背上 ,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那个孩子野得厉害,淘气得出奇。

“你这讨人厌的捣蛋鬼!”妈妈说。这一打岔,强盗婆把准备宰杰尔达 的事给忘了。

“该让她跟我一起玩I”强盗小姑娘说,“她该把暖手筒和漂亮的衣服给 我.跟我睡一张床!”

她又在妈妈的耳朵上咬了一口,强盗婆蹦得老高,转了一圈又一圈。所 有的强盗都哈哈大声说:“瞧她背着小崽子跳得多欢!”

“我要坐上马车兜一圈!”强盗小姑娘说。她一向要怎么就怎么,不达 目的决不罢休,因为她给宠坏了,又任性又固执。她和杰尔达坐进马车,驰 过满地的荆刺和满地的树桩,进入了森林深处。强盗小姑娘跟杰尔达一样大 小,身体却结实得多,宽宽的肩膀,黑黑的皮肤。眼睛也很黑,但看上去却 很忧郁。她伸出双臂,一把抱住小杰尔达的腰说:

“只要我不生你的气,他们就杀不了你。我看你是一位公主吧?”

“不是!”小杰尔达说,于是她把自己的遭遇以及如何喜欢凯依等等一 五一十全告诉了强盗小姑娘。

强盗小姑娘一本正经看着她,点点头说:

“就算我生了你的气,他们也不会杀你,要杀也得由我亲自动手宰了你 !”她擦干了杰尔达的眼泪,把杰尔达的双手放进漂亮的暖手筒,那暖手筒又 柔软又暖和。

马车停了下来,停在强盗城堡的院子里。那城堡从屋顶到地基都碎的碎 ,裂的裂。乌鸦和渡鸦从墙洞里飞出来。一只只看上去能活活吞下一个人去 的大恶狗蹦得半天高,不过它们都不咬不叫,强盗们不许它们又咬又叫。

在一间又大又破、被烟熏火燎得黑乎乎的房间里,石板地的中央,燃烧 着一堆熊熊大火。浓烟袅袅,一直升到天花板,在那里自己设法寻找出路。 一大罐汤正在火上沸腾,烤肉铁签上正烤着野兔和家免。

“今晚你就跟我和小动物们睡在一起,”强盗小姑娘说。“它们吃了喝 了,就走到那个角落里去,那儿有干草和地毯。”在她们头顶上方,有许多 木桩和木杆,上面栖息看几百只鸽子,看样子都已经入睡,两个女孩子走近 去,它们这才活动起来。

“它们都是我的,所有这一切!”强盗小姑娘说。她抓住身边的一只鸽 子,捏着腿摇了几摇,摇得鸽子拼命地扑扇翅膀。

“吻它一下!”她大声说道,猛一下把鸽子送到杰尔达的脸旁。“那边 蹲着的全是树林中的混蛋,”她继续说下去,指指墙高处钉着一些横杆的墙 洞,“我说,那两个家伙是一对坏蛋,要是你不把它们关好,它们马上就飞 走。这儿是我的心肝宝贝‘巴巴’。”她使劲拉住一头驯鹿的角,把它拖出 来。那驯鹿脖子上戴着一个闪亮的铜圈,也用绳子拴住,“它也得好好看管 ,要不也会逃跑。每天下午我用尖刀给它脖子搔痒,它很害伯这一手。”

小姑娘从墙缝里抽出一把长刀,在驯鹿的脖子上滑来滑去。可怜的驯鹿 又是踢脚又是尥蹶子,强盗小姑娘只是哈哈大笑,拖着杰尔达跟她一起倒在 床上。

“你睡觉的时候,也把刀放在身边吗?”杰尔达问,惊恐地望着刀子。

“我一向带着刀睡觉!”强盗小始娘说.“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意外。 现在你再跟我说说小凯依的事情,还有你为什么跑到这个荒凉地方来。”

杰尔达又重新讲了一遍,斑鸠在笼子里咕咕地叫,别的鸽子都在睡觉。 强盗小姑娘一只手搂住杰尔达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刀子,大声打起鼾来, 但是杰尔达根本没法合眼,不知道自已将来是死是活。强盗们坐在火堆周围 喝酒唱歌,强盗婆醉得厉害,翻了一个筋斗又一个筋斗。杰尔达看在眼里感 到毛骨悚然。

这时斑鸠叫了起来:“咕!咕!我们看到过小凯依。一只白母鸡牵着他 的小雪橇,他坐在白雪皇后的雪橇里。我们呆在窠里,雪橇穿过了森林。她 在我们的孩子身上吹了一口气,孩子们便全都死了,只剩下我们俩,咕!咕!”

“你们在上面说些什么?”杰尔达大声说.“白雪皇后把雪橇赶到哪里 去了?你们还知道些什么?”

“问也不用问,她准是到终年冰天雪地的拉普兰去了。不信你去问问让 绳子拴住的驯鹿!”

“那儿是冰天雪地,可那儿的生活又好又快活!”驯鹿嚷嚷道。“在那 儿,你可以在亮晶晶的大山谷里跳来蹦去。白雪皇后的夏宫就在那里,不过 她的城堡还要朝北极方向过去好多路,在斯匹次卑尔根岛上。”

“哦,凯依,小凯依!”杰尔达叹气道。

“睡觉老实点,听见没有!”强盗小姑娘说,“要不我的刀子会捅进你 的身体!”

第二天早晨杰尔达把斑鸠的话告诉强盗小姑娘,那小姑娘一本正经地点 点头说:

“反正都一样!反正都一样!”于是她又对驯鹿说。“你知道拉普兰在 哪儿吗?”

“有谁比我更清楚呢?”驯鹿说,眼睛都发亮了,“我在那儿出生,我 在那儿长大。过去我常在白雪皑皑的平原上跳跳蹦蹦。”

“听着!”强盗小姑娘对杰尔达说,“这会儿我们所有的男人都出去了 ,只有妈妈留下来看家。不要急,等到将近中午时,她在大瓶子里喝上几口 ,酒劲上来她就要打盹。到时候,我会设法帮你忙的!”

她说着从床上跳起身来,朝妈妈冲去,一把搂住妈妈的脖子,拉扯着她 的胡子说:“我亲爱的母山羊,早上好!”她的妈妈便拧她的鼻子,一直拧 到发青发紫,不过那完全是出于母爱。然后她母亲果然在大瓶子里喝了几口 ,管自躺下来打起了瞌睡。强盗小姑娘走到驯鹿身边说:“我最最开心的事 便是用尖刀多给你搔搔痒,因为你的样子实在太滑稽了,不过我现在要松掉 你的绳子,放你出去,让你跑到拉普兰去。你得好好使唤你的四条腿,把这 个小姑娘带到白雪皇后的宫殿去,那里有她从小一起玩的小朋友。我看她说 的话你都听见了,她说话的声音够响的,而你又老是在偷听!”

驯鹿高兴得跳了起来。强盗小姑娘把杰尔达扶到驯鹿背上,小心翼翼把 她系得牢牢的,甚至还给她一个垫子,垫在屁股下面。

“给你!”她说,“穿上你的羊毛皮靴,天气变冷了,不过我把暖手筒 留下了,它太让人喜欢!反正不会冻着你。这里有副妈妈的连指手套,长得 够你戴到臂弯里。戴上它们!这下你的手看上去跟我妈妈的手一样了!”

杰尔达高兴得哭了起来。 “我受不了你哭鼻子!”小站娘说,“做出点开心的样子来!听见没有 !这里还有两个面包和一块火腿,都拿去,免得挨饿。”她把这些东西也系 在驯鹿背上。然后把门打开,把所有的大恶狗都锁了起来,再用刀子割断绳 索,对驯鹿说,“你跑吧!好好照顾这个小姑娘!”

杰尔达戴着连指大手套,把手伸向强盗小姑娘说:“再见。”于是驯鹿 撒腿飞奔,越过树丛,越过矮树林,越过大森林,越过沼泽,越过大平原, 拼命地鲍。狼群在嚷叫,渡鸦在呱呱乱叫。“嘶!嘶!”那是天空发出的声 音.好像天空也冻得脸色通红。

“嗨,那正是我亲爱的老朋友,北极光!”驯鹿说,“瞧它有多么明亮 。”说着它跑得更快了,日夜不停地跑。

面包吃光了,火腿也吃光了,那时他们已经到了拉普兰。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