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故事 王子和公主

第四个故事 王子和公主

杰尔达不得不又坐下来休息,坐下的地方正对面有一只大乌鸦在雪上跳 过来,它在杰尔达前面蹲了好久,一边摇头晃脑,一边盯着她看。这时它开 口说道:“呱,呱!你好,你好!”它不大善于表达自己的意思,不过它对 小姑娘很有好感,问她想到哪里去,为什么孤孤单单来到这个荒凉的地方。 杰尔达对“孤孤单单”这几个字深有体会,十分清楚它们的分量,因此把自 己的遭遇一五一十讲给乌鸦听,还问它有没有见过凯依。

乌鸦像是在想什么.点点头说: “有这个可能!有这个可能!”

“什么?你真的这么想?”小姑娘叫了起来,欢天喜地抱住乌鸦亲吻, 差点没把它挤死。

“别急,别急!”乌鸦说,“我认为那可能是小凯依!不过这时他肯定 光想着公主,把你忘了。”

“他跟一位公主生活在一起吗2”杰尔达问。

“是的。你听着,”乌鸦说,“我发现讲你的语言很因难。要是你懂乌 鸦的语言,我就能讲得更清楚了。”

“不行,我没有学过!”杰尔达说,“要是学过就好啦。”

“那没有关系,”乌鸦说,“虽然我说人话说得很糟糕,但是我尽量把 故事讲清楚就是了。”

于是乌鸦把它所知道的事情告诉杰尔达。

“我们现在居住的王国里,有一个非常聪明的公主。她读过世界上所有 的报纸,然后又把它们忘个精光,她这样做很聪明。几天前她坐在宝座上, 哼起了一首歌,开头有一句‘为什么我到现在还不结婚’。她这样一唱,人 们就说宫里一向很沉闷,这下要热闹了。

“‘歌里的词很有意思!’她说,因此她决定要结婚,不过她要的这个 丈夫,在别人跟他说话时他必须对答如流,而不只是一言不发站着做出一日 傲慢的样子.因为那是最令她讨厌的。然后她下令敲鼓,把所有宫廷的侍女 都召来。她们听到公主宣布的话,都非常高兴。

“这真是妙极啦!’她们说,’前几天我们也正在想同一件事!‘我向 你保证,我讲的字字句句都是实话,”乌鸦说,“我有一个心上人,让人驯 养了,可以在宫里自由自在跳来跳去,就是它把这一切告诉了我!”

它的心上人当然也是一只乌鸦.因为乌鸦的配偶只能是乌鸦。

“所有的报纸马上发布这条消息,还加上一颗颗心和一个个公主名字缩 写组成的花边,里边还引用了公主的话,主要意思说:凡是外貌端正的年轻 男子都可以自由前来王宫与公主谈话,只要谁让大家看出来他能无拘无束对 答如流超群出众,公主便愿意愿他结婚!

“是啊,是啊!”乌鸦说,“请你相信,这完全是事实,就像我在跟你 说话一样真切。人们蜂拥而来,难免争先恐后挤成一团。不过头一天和第二 天都毫无结果。在大街上他们一个个都能说会道;但当他们经过王宫大门, 登上台阶,进入一个个灯火辉煌的大厅,一路上都有穿着银色制服的警卫和 穿着金色制服的侍从站立两旁,他们全都局促不安,不知道怎么才好了。等 到他们往端坐王座上的公主面前一站,想说的话顿时一句也说不出来,只会 重复公主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可是公主并不想听自己说过的话呀!这些人就 好像把鼻烟吸进了肚子,弄得昏昏沉沉,直到重新回到街上,他们才一下于 又变得叽里呱啦说个没完没了。这些人从城门口一直排队到王宫。我亲自到 过他们中间,因此详细情形都看在眼里!他们又饿又渴,到宫里连一杯水都 得不到。有些最最聪明的人随身带了黄油和面包,但是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分 给旁边的人吃,因为他们都想;‘让他露出一副饿鬼的样子,公主便不会要 他了!”

“但是凯依,小凯依呢?”杰尔达问,“你是什么时候遇见他的?他是 不是也在这群人中?”

“别着急,别着急!我们马上要谈到他了。那是第三天,有一个年纪很小的人,既不骑马,也不坐车,却得意洋洋走到王宫里来;他的眼睛跟你的 一样炯炯发光,他的头发又长又好看。不过老实说他的衣服很破烂。”

“那正是凯依!”杰尔达满心喜欢地叫道,‘哎哟,我总算找到他了! ”她高兴得拍起手来。

“他背上背着个背包!”乌鸦说。

“不,那一定是他的小雪橇!”杰尔达说,“因为他是带着小雪橇离开 家的!”

“有这个可能,”乌鸦说,“我并没有仔细看。不过我听驯养在宫里的 心上人说,他走进王宫大门,看见台阶两旁一路都站着穿银色制服的警卫和 穿着金色制服的侍从,他也一点不心慌,反而无拘无束对他们点点头说:站 在台阶上一定很腻烦,要我宁可到里边去逛逛!’大厅里灯火辉煌,枢密顾 问官和大臣们不穿鞋光穿袜子定来走去,身上一律是金色的朝服,光是这点 就足以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使人肃然起敬。可他的皮靴却放肆地格吱格吱 作响,他一点也不害怕!”

“那是小凯依,一点也没错!”杰尔达说,“我知道他穿着新靴子;我 听到过它们在奶奶房里格吱格吱作响!”

“是的,它们确实格吱格吱发出很大的响声!”乌鸦说,“但是他勇敢 地朝公主走去。公主坐在一颗像纺车轮一样大的珍珠上,所有侍女和她们的 女仆以及女仆的女仆,所有的侍臣和他们的仆人以及仆人的仆人,仆人的仆 人也都人人有个小厮,全部毕恭毕敬站在周围。谁离门越近谁就越显得神气 活现。那些小贩都穿着施鞋走来走去,要是能站在门口,更是不可一世,让 人看都不敢看他!”

“那一定很可怕!”小杰尔达说,“小凯依究竟得到公主没有?”

“我要不是一只乌鸦,尽管我已经订婚,我也会自己去得到公主的。据 说他讲得很好,跟我说起乌鸦语言来一样流利。那是我那个驯养在宫里的心 上人说的。他又勇敢又讨人喜欢,他原来根本不是为了求婚来的,只是想看 看公主究竟有多聪明。他对公主很有好感,公主对他也有很好的印象。” “对,我敢肯定那是凯依!”杰尔达说,“他很聪明,能做心算,还会 做分数。哦,你能带我到宫里去吗?”

“啊,说说容易!”乌鸦说,“可我们怎么安排呢?我跟驯养在宫里的心 上人商量商量。它可能会给我们出出主意。不过我跟你说,像你这样的小姑 娘,他们是决不会让你进去的!”

“会的,我会进去的!”杰尔达说,“凯依一听说我在这儿,他马上会 来找我,带我进去的!”

“你就在铁栅旁等我!”乌鸦说.它摆摆头就飞走了。

直到傍晚天已经快黑了,乌鸦才回来。“呱!呱!”它说,“我已经替 你向它求了不知多少次情。这里有个小小的面包卷,那是它从厨房里叼来的 ,那里有的是面包,而你肚子一定饿了!你不可能进宫去.你瞧,你光着脚丫 子,穿银色衣服的警卫和穿金色衣服的侍从不会让你进去的。不过你别哭, 反正你还是可以进去的。我的心上人知道后面有部小楼梯通到卧室,它知道 哪儿可以弄到钥匙!”

于是他们走进了花园.那儿有一条长长的上面枝叶交叠的林间小径。当 王宫里灯火熄灭时,乌鸦带领小杰尔达走到一扇半开半闭的后门前。

啊!杰尔达又着急又不安,心跳得多么厉害!她似乎觉得自己正要做一 件错事,其实她的一切希望不过想证实一下究竟他是不是小凯依。是的,那 一定是他,她清清楚楚记得他那对聪明的眼睛和长头发,当初他们一起坐在 玫瑰下,他那笑容如今还历历在目。他一定很高兴见到她,听她说她如何路 途遥遥来找他,听她说他没有回家,家里所有的人有多么伤心。哦,她是多 么快活,同时却又是多么担心啊!

一会儿他们走上了楼梯。一口小小的碗橱里点着一盏灯。屋子中央站着 那只驯养了的乌鸦,它扭头东张西望一阵,这才眼睛看着杰尔达。杰尔达按 照老奶奶教的那样行了个屈膝礼。

“小姑娘,我的未婚夫讲了你许多好话,”驯养了的乌鸦说,“你的故 事很感人。请你拿着灯,我走在前头。我们一直向前走,不会碰到什么人的!”

“我觉得后面好像有人在朝我们走来!”杰尔达说。有什么东西在她身 边闪了过去。它像是墙上的影子,一匹匹马,细细的腿.飞舞的鬃毛,还有 猎人和骑在马上的老爷太大。

“那些都只是梦罢了.”乌鸦说,“它们只是来把这些贵人和贵妇人的 思想带出去游历一番。那是一件好事情,因为他们在床上就更安全一些。不 过你千万记住,将来你荣华富贵的时候.要有一颗感恩图报的心I”

“你们谈这些于什么?”树林里的乌鸦说。

他们走进第一个房间,墙上贴着玫瑰色的绣花锦缎;这时,“梦”一下 子又在他们身旁闪过去,快得杰尔达都无法看清贵人和贵妇人。接下来的房 间一个比一个华丽。最后他们到了那间要去的卧室。卧室的天花板像是一裸 巨大的棕榈树,树叶都是贵重的水晶制成的。房间中央有一个粗重的金杆, 挂着两张形状像百合花的床,一张是白色的.里边躺着公主,另一张是红色 的,杰尔达走过去寻找小凯依。她掰开一片红色的花瓣,看到了一个棕色的 脖子。啊,那是凯依。她大声呼喊他的名字,把灯举到他面前。那些马背上 的“梦”又闪回到房间里来。他醒了掉过头来.可他不是小凯依。

王子只有脖子上的茸毛跟凯依相像,不过他也很年轻很漂亮。这时公主 也在白色的百合花床上探头张望,问发生了什么事。杰尔达哭哭啼啼告诉她 一切,还说了两只乌鸦帮她的忙,

“你这可怜的小东西!”王子和公主说。

他们称赞了乌鸦,说他们一点也不生气,不过下次可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了。尽管这样,它们还是应该得到奖赏。

“你们愿意自由自在飞出去呢,”公主问,“还是愿意做宫廷乌鸦,有 一个固定的位子,享有吃宫廷厨房剩饭剩菜的权利?”

两只乌鸦都深深地鞠躬,请求得到一个固定的位子,因为它们考虑到了 自己的老年。它们在表明自己的意思时还说:“上了年纪不用为了吃饭操心 ,总是好的。”

于是王子下了床让杰尔达睡上去,除了这一点,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 好。杰尔达交叠着小手想道:“这些人,这些动物,个个都是那么善良!” 她闭起了服睛.幸福地睡着了。所有的“梦”又重新飞了进来,这会儿它们 看上去都像天使,还拉着一架小雪橇,上面坐着正在点头的小凯依。但这一 切不过是个梦罢了,她一醒来,梦也就消失了。

第二天人家给她全身穿上丝绸和天鹅绒的衣服,人家还要他留在宫里快 快活活过日子。她却只求给她一辆马拉的小车和一双小皮靴,这样她就又可 以到外面去寻找凯依了。

她不仅得到了一双靴子,而且得到了一个暖手筒,她的一身衣服也很漂 亮。准备出发的时候.一辆纯金做的马车驶到了门前。马车前有马夫,后有 脚夫,左右两旁还有身穿皇家金色制服的侍从骑马护卫。王子和公丰亲自扶 她上马车,祝她一路平安。

那只树林里的乌鸦这时已经结了婚,它送了杰尔达三英里,一直坐在杰 尔达的旁边,因为它受不了背对着马坐着。那只宫里驯养的乌鸦站在大门口 扑扇着翅膀告别杰尔达,它不跟他们一起同行,因为它头痛,很难受,自从 她获得固定位子以后,它也实在吃得太多了。车厢里贮存了许多糖块,坐位 底下还有水果和姜饼。

“再见!再见!”王子和公主高声叫喊。小杰尔达哭了,乌鸦也哭了。 马车走了三英里,乌鸦也跟她告别,这比宫门口的告别更加难受。乌鸦飞上 一棵树,久久扑扇着黑翅膀,一直到马车在耀眼的阳光下消失为止。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