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故事 会魔术的女人和她的花园

第三个故事 会魔术的女人和她的花园

凯依一去不回,杰尔达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在哪儿?谁也不知道,谁也 休想打听得到。男孩们只说他们看见他把小雪橇系在一架华丽的大雪橇上,那大雪橇拐入一条大街,而且驶出了城门。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许多人 流了眼泪,杰尔达哭得最多也最伤心。后来人们说他死了,淹死在紧挨城边 的一条大河里。啊,这个冬天里日子多么漫长,多么黑暗,多么令人沮丧啊!

春天和温暖的阳光终于再次降临人间。

“凯依死了,再也不回来啦!”小杰尔达说。 “我不相信!”阳光说。 “他死了,不会回来啦!”她对燕子说。 “我们不相信,“他们回答道。杰尔达也终于不相信了。

“我要穿上我的红色新鞋,”一天早晨她说,“凯依还没有看见过这双 鞋,我要穿上它们到河边去打听他的消息!”

那时天还蒙蒙亮,她吻吻自己的老奶奶,趁她还在睡觉,穿上了红鞋, 独自走出城门到河边去。

“你是不是真的把我从小一起玩的朋友带走了?你要是把他还给我,我就 把我的红鞋给你。”

水波好像古里古怪地点了点头,于是她脱下红鞋,那是她最最珍贵的东 西。她把两只鞋都抛到了河里,但抛得不远,水波马上又把它们送了回来。 似乎大河不愿意接受她最最珍贵的东西,因为它并没有夺走小凯依,也无法 拿他来做交易。杰达尔却不这么想。她以为自己把鞋搞得不够远,于是她爬 上了一条躺在芦苇丛中的船,从船尾走到船头,又把鞋扔了出去。那条船没 有系牢,有人在上面一走动,船便从岸边漂了出去,她还没有来得及上岸, 船又漂入了急流,飞快地顺流而下。

杰尔达非常害怕,没命地哭,可是除了麻雀,谁也听不见。而麻雀却无 法把她送回岸去。不过它们全都沿着河岸飞,一边飞一边唱,好像在安慰她 ,“有我们在这儿,有我们在这儿I”小船随着急流一路漂去。杰尔达光穿着 袜子坐在船上,她的红鞋正在船后漂浮,船驶得太快啦,只见红鞋越漂越远。

河的两边景色如画,有美丽的鲜花和古树,也有放牧牛羊的草场,就是 看不见一个人影。

“说不定这条河会把我带到凯依那儿去!”杰尔达这样一想,精神就振 作起来,她坐直了身子,一连好几个小时.观望着两旁美丽的绿色河岸。不 久她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樱桃园,里边有一幢小房子,那房子有古里古怪的红 窗子蓝窗子,还有铺茅草的屋顶,门外站着两个木头士兵,一有过往的船只 ,他们就举臂行礼。

杰尔达大声呼唤他们,以为他们是真正的士兵,他们当然不会回答。她 来到了他们身边,急流把船冲向岸边。

杰尔达叫喊得更响了,房子里出来一个很老很老的女人,拄着一根弯柄 拐杖,头戴一顶很大的草帽.上面画着许多美丽的花卉。

“你这可怜的小孩!”老女人说,“你怎么会卷进水大浪大的急流,把 你冲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老女人走下河来,用拐杖钩住了船,把船拖到岸 边,把杰尔达搀下船。

杰尔达很高兴又回到岸上,不过有点怕那个古怪的老太太。

“来,告诉我你是谁,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她说。

杰尔达把什么都告诉她,老太太摇着脑袋说:“嗯!嗯!”杰尔达讲完 以后问她有没有看见过凯依。老太太说他还没有来过,不过他很快就会来的 。娩劝她别伤心过头弄坏身子,该尝尝她的樱桃,观赏观赏她的花,这些花 都比画册里画的漂亮得多,而且每一朵都能讲个故事。于是老太太拉着杰尔 达走进屋子,把门锁了起来。

那幢房子的窗子都开得很高,窗玻璃有的红,有的蓝,有的黄.因此太 阳光照进来五光十色。桌子上放着红得诱人的樱桃,杰尔达放开肚子大吃一 通。就在她吃樱桃的时候,老太太用一把金梳子把她的头发梳得卷曲蓬松, 好看地拢在可爱的小脸旁,就像一朵鲜艳的玫瑰花球。

“我早就盼望有你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老太大说。“你就会知道 ,我们俩生活在一起有多快活。”

老太大把杰尔达的头发梳了又梳,梳着梳着,杰尔达渐渐忘记了亲如兄 弟的小朋友凯依。那个老太太精通魔术,她倒并不是真的出于邪恶,只是想 耍点小魔术消遣消遣,再说她实在很想把小杰尔达留在自己的身边。所以她 走进花园,把弯柄拐杖伸向一株株玫瑰树。树上盛开着鲜艳夺目的玫瑰,经 她这么一点,连树带花全都沉入了黑土,人们就再也认不出来这些地方曾经 生长过玫瑰树。者太大就怕杰尔达看见玫瑰想起自己家里的玫瑰,也会想起 小凯依,跑出去找他。

她这才把杰尔达领到花园里去。这个花园真美真香!所有你能想像得到 的按季开放的花都在这里盛开怒放;哪本画册也不可能画得这么绚丽多彩, 使人陶醉。杰尔达快活得跳起来,一直玩到太阳在高大的樱桃树后面落下去 。后来她在一张美丽的床上睡觉,枕头是丝绸做的,里边塞满了紫罗兰。睡 着以后她做起梦来,跟随便哪个皇后在新婚之夜做的梦一样美妙。

第二天她又在暖洋洋的阳光下跟花一起玩儿。以后一连好几天也是如此 。杰尔达认识了每一种花,不过尽管它们种类非常多,她总觉得好像缺了一 种,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缺哪一种。有一天她坐着,抬头看见老太太草 帽上画的花,其中最美丽的是玫瑰。老太大把所有的玫瑰都藏到了地底下去 ,就只忘了抹掉帽子上的玫瑰。这就是智者干虑,必有一失!

“怎么回事?”杰尔达叫道,“这儿竟没有一朵玫瑰!”她在花圃里胞来 跑去,找了又找,果然一朵也找不到。于是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滚 滚的热泪恰巧掉在玫瑰花沉下去的地方,由于眼泪湿润了泥土,一棵玫瑰树 马上冒了出来,还跟沉入泥土前一样,盛开着朵朵千姿百态的花。杰尔达拥 抱玫瑰树,亲吻玫瑰花,想起了家中美丽的玫瑰,也想起了小凯依。

“嗨,瞧我懒懒散散耽误多少时间!”小姑娘说,“可不,我该去寻找 凯依啦!你们知道他在哪儿吗?”她问玫瑰道,“你们看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他没有死,”玫瑰回答道,“我们刚才不是在地下吗?这下你就明白 啦。所有死人都在地下,凯依却不在地下!”

“谢谢你们!”杰尔达说,她走到另一种花前,眼睛盯着花萼里边看, 问道,“你们知道小凯依在哪儿吗?”

可是太阳底下的每朵花都只管梦想着自己的故事或童话。杰尔达听它们 讲了许许多多故事和童话,就是谁也不知道凯依的事情。

让我们听听百合花是怎么说的。

“你听到鼓声吗?咚!咚!”它一向只有两个音符,“咚!咚!请听妇女 们的哭声,请听祭司们的召唤声!印度寡妇穿着火红的长袍站在火葬堆上,摇 曳不定的火焰包围了她和她死去的丈夫;但是印度妇女想的却是一个活人— —她的儿子,他的眼睛闪射比火焰更加明亮的光芒、他眼睛中的火比就要把 她身体烧为灰烬的火焰更为贴近她的心。这种心中的火焰会在火葬堆的火焰 里熄灭吗?“

“你讲的话我一点也不懂!”杰尔达说。

“这就是我的故事!”百合花说。

那么牵牛花讲些什么呢?

“一条窄窄的山路上方有一座古老的城堡。古老的红墙上爬满了粗壮的 长春藤,密密层层地甚至一直爬到阳台上。阳台上站着一个美丽的姑娘,枝 头上哪一朵玫瑰也没有她长得艳丽,风中飘下的哪一朵苹果花也没有她轻盈 。她那华丽的长袍窸窣作响,有多么清脆悦耳!她说:‘他还没有来吗?’”

“你这是指凯依吗?”杰尔达问。

“我只是在讲我的故事,我的梦。”牵牛花回答道。

那么雪花莲又讲了些什么呢7

“有一块长长的木板吊在两棵树之间,那是一个秋千,两个漂亮的小姑 娘正在荡秋千,穿着长长的像雪一样白的衣衫,那衣衫和帽子上的丝绸飘带 都在风中飞舞。比她们大的哥哥也站在秋千上,他的双臂环抱着两根绳子, 不让自己掉下来,因为他一手拿着一个碗,一手拿着一根陶瓷的吹管,他正 在吹肥皂泡。秋千荡起来,飞舞的肥皂泡变幻着奇光异彩。最后一个肥皂泡 还挂在吹管的嘴上,在风中飘动,秋千还在上下翻飞。有一只小黑狗,身子 跟肥皂泡一样轻,用后腿直立着,也想跳到秋千上去。秋千还在翻飞,小狗 扑通摔了下来,汪汪乱叫,十分生气。大家笑它,肥皂泡一个个破了。一块 飞翔的木板上一个飞舞的肥皂泡,那就是我的歌!”

“你讲的故事非常美丽,我也很相信。不过你讲得很伤心,而且根本没 有提到凯依。还是让我们听听风信子怎么说。”

“有三个漂亮的姐妹,身体晶莹透明,非常娇弱,头一个穿一件红袍, 第二个穿一件蓝袍,第三个穿一件白袍,她们在寂静的湖边,手拉手在皎洁 的月光下跳着舞。她们不是什么精灵,她们是地下的女儿。林中不断散发着 浓郁的芬芳吸引住她们,三个姑娘走进树林里不见了。芬芳越来越浓郁,转 眼间只见三口棺材,三个漂亮的姑娘便躺在里边,从树丛中滑出来,滑过湖 面而去。萤火虫飞在它们周围,像一支支小小的蜡烛闪闪发光。跳舞的姑娘 睡着了,还是死了?花的芬芳说脸们死了,晚祷的钟声正在为她们敲响。”

“你讲的故事听得我好难受!”杰尔达说,“你们发出的香味好浓好浓 ,使我不由自主想起几个死去的姑娘。天哪!这么说来小凯依真的死啦?那 些玫瑰到地下去过,他们都说他没有死。”

“丁!当!”风铃子的铃敲了起来,“我们并不是在为小凯依敲丧钟, 我们不认识他,我们只是唱我们自己的歌,我们也只知道这一首歌!”

杰尔达向毛莨走去,毛莨的花在闪光的绿叶中金灿灿的。

“你是一个明亮的小太阳!”杰尔达说,“告诉我,你知道不知道我该 到什么地方去找我的小伙伴?”

毛莨花亮得讨人喜欢,它又看了杰尔达一服。它会唱一支什么歌呢?啊 ,它的歌也跟凯依没有什么关系。

“春天的头一天,明亮的太阳暖洋洋地照在一个小小的农家院子里。阳 光在邻居的白墙上滑行下来,紧靠着这堵墙。长出了头一批黄花,在温暖的 阳光下像金子一般闪亮。老奶奶出来坐在椅子上,她的孙女,一个漂亮的穷 苦姑娘,在人家家里当佣人,这会儿正抽空回家来看看。她吻了老奶奶,在 这个祝福的吻里有着金子,那是心中的金子。金子般的嘴,金子般的心,跟 那个金子般的充满阳光的早晨!瞧,那就是我小小的故事!”毛莨花说。

“我可怜的老奶奶!”杰尔达叹了口气,“是的,我知道她正在想念我 ,为我伤心,也为凯依伤心。不过我马上就要回家了,带着凯依一起回去。 去向花打听,问不出什么名堂,它们只会唱它们自己的歌,什么也不会告诉 我!”所以她把小小的衣衫打个结,以便奔跑起来不碍手碍脚。但是她在水 仙花上面跳过去时,水仙花还是打了她的脚。因此她停下来看了看水仙花, 说:“说不定你能告诉我一些事情,嗯?”

于是她向水仙花弯下腰去。它说了些什么呢?

“我的看到自己了!我能看到自己了!”水仙花说,“嗬!嗬!我的气 味多么清香!在一个小小的顶楼上,半裸着身子,是一个小小的跳舞女郎, 她一会儿单脚站立,一台儿双腿站立,她似乎有一种跟全世界作对的样子, 其实只不过从头到脚在自欺欺人。她把茶壶里的水倒在手中的东西上,那是 她的紧身衣。爱干净总是一件好事情。那件白色的衣衫挂在一个衣夹上,那 也是用茶壶水洗了以后,晾在屋顶上晒干的。她穿上了那件衣衫,还围上了 橘黄色的围裙,把衣衫衬得更白。她又把一条腿踢得老高。她那金鸡独立的 姿态有多神气活现!我能看到我自己了,我能看到我自己了!”

“我对这一点也不感兴趣!”杰尔达说,“你该告诉我的不是这种事情! ”她走开去,跑到了花园的尽头。

花园的门上了锁,她使劲摇锁,锁松掉,门也弹开了,杰尔达赤着脚跑 到外面。她回头张望了三次,并没有人追赶她。最后她跑不动了,才在一块 大石头上坐了下来。她四处张望,夏天过去,已经到了深秋时光。她在那个 美丽的花园里根本觉察不到这一点.那里水远有明媚的阳光,永远有四季开 放的花。

“天哪!瞧我耽误了多少时间!”小杰尔达说,“秋天都来了!我说什 么也不能体息了。”于是她站起身子又往前走。

她的小脚是那样娇嫩,早就走累了,周围的景色又是那样萧索荒凉。长长的柳条已经变黄,雾气在它们上面变成水滴淌下来,叶子纷纷往下落;只 有黑刺李还缀满果子挺立着,看上去那么僵直,足以让人嘴巴都气歪。啊, 整个茫茫的世界显得灰不溜秋,阴阴沉沉!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