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我怎么会那么害怕——怕自己的爸爸?

第十章我怎么会那么害怕——怕自己的爸爸?

--------------

玛格丽特把被子拖到下巴,她意识到自己在发抖。她全身都在剧烈抖动,而且发冷。

她屏住气静听外面的动静。

她仍然可以听见水溅到水池里的声音。

但没听见脚步声。

爸爸没有追来,这样想着,她长长地舒了口气。

我怎么会那样想到?我怎么会那么害怕——怕自己的爸爸?

害怕。

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她坐在被窝里,抖得很厉害。她紧紧地抓住被子,听着爸爸近的脚步声。玛格丽特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害怕了。

怕自己的爸爸。

玛格丽特想,要是在家就好了。

玛格丽特不假思索地去拿电话。她脑子里有个念头,她要给打电话,叫醒她,叫她尽快回家,告诉她爸爸身上发生的可怕的事,告诉她他变了,行为怪异。

玛格丽特看了一下钟,2点43分。

不。她不能那样做。可怜的在图森照顾她的姐姐,日子过的也并不轻松。玛格丽特不能再去惊吓她了。

再说,她能跟说什么呢?。她该如何向解释她变得害怕爸爸了呢?

布鲁尔夫人只会告诉她要冷静,爸爸依然她,他永远不会伤害她,他只是太专注于工作。专注于……

爸爸头上长出了叶子,他在吃泥土,他的血是绿的。

专注于……

玛格丽特听见水池的水被关掉了,浴室的灯咔嗒一声也关上了,接着听见爸爸慢慢踱回走廊尽头自己的房间。

玛格丽特放松了点。她滑进被窝,不再紧紧地抓着毯子了。她闭上眼睛想把脑子清理一番。她试着数数以求入睡。

但不管用。她试着数到一千。可刚数到375时,她便坐了起来。脑袋隐隐作痛,嘴里干得像塞了棉花。

玛格丽特决定下楼到冰箱里拿杯冰水。

我明天肯定要崩溃了,她这样想着,悄悄地穿过大厅,下了楼。

其实当时已经是明天了。

厨房的地板在她的光脚丫子下吱吱作响。冰箱的发动机也咯嚓咯嚓地响个不停,把玛格丽特吓了一跳。

她对自己说要冷静,你必须冷静。

她已经打开冰箱门,正要去拿水瓶时,有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哎呀!”玛格丽特叫出了声,瓶子掉到了地上。冰凉的水洒在脚边,她往后跳了一步,双脚已被打湿了。

“凯西——你吓死我了!”她尖叫道,“你起来做什么?”

“你起来做什么?”凯西半睡半醒地答道,一缕金发结缠在前额上。

“我睡不着。帮我把水擦干净。”

“又不是我洒的,”凯西说着往后退,“你自己擦。”

“都是因为你,我才把水弄洒了!”玛格丽特尖声叫道。她抓起台子上的一卷纸巾,递给凯西一。“来吧,快点。”

他们俩都蹲下身,借着冰箱里的光,开始擦地上的冷水。

“我一直在想事儿,”凯西说着,把那湿透了的纸巾扔到台子上,“所以一直睡不着。”“我也是,”玛格丽特皱着眉说。

玛格丽特刚开始要谈些别的,被走廊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那是悲凉的叫声,那是悲伤的呻吟。

玛格丽特简直透不过气来。她停下来,问道:“那是什么?”

凯西的眼里也充满了恐惧。

他们又听到了,那样忧愁的声音,就像请求,悲凉的请求。

“是——是从地下室传来的,”玛格丽特说。

“你认为是植物吗?”凯西低声问道,“你认为是爸爸的植物吗?”

玛格丽特没有回答,一动不动地跪着在听。

又一声呻吟,这次声音小一些,但还 是那么哀伤。

“我认为爸爸并没有告诉我们真相,”玛格丽特看着凯西的眼睛说。凯西在冰箱灯微弱的光线下看上去很苍白、很害怕。“我认为西红柿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玛格丽特站起身,把一的湿纸巾收起来,放进台子下的垃圾桶里。接着她关上了冰箱门,在黑暗中穿过房间。

玛格丽特把手放在凯西的肩上,领着他走出厨房,穿过大厅。他们停在地下室门口,听里面的动静。

现在没声了。

凯西试着推了一下门。门是锁着的。

又一声低沉的呻吟,这一次听起来非常近了。

“真像人的声音,”凯西低声说。

玛格丽特打了个寒战。地下室发生了什么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走在前面,上了楼,在她的门口等着凯西先安全地进入他的房间。凯西朝她挥了挥手,轻轻地打了个哈欠,然后进去关上了门。

几秒钟后,玛格丽特回到了上。尽管夜里不冷,但她还 是把被子拉到了下巴处。她意识到自己的嘴还 是干得发疼。她根本就没喝成一口水。

不知怎么的,她进入了不平静的梦乡。

7点30分,玛格丽特的闹钟响了。她坐起来想了想上学的事。她记起这两天不用去,因为老师要开会。

玛格丽特关掉收音机闹钟,躺回到枕头上,打算睡个回笼觉。但她却非常清醒,昨夜的一些想法一股脑地回映在脑海中。她心中充满了恐惧,正如几个小时之前一样。

玛格丽特站起来伸了伸胳膊腿,决定与爸爸谈谈,决定一大早去面对他,去问他所有想问的问题。

她心想,如果我不马上去,他就会去地下室,那我就得无所事事地坐一整天想那些可怕的念头。

我不想怕自己的爸爸。

我不想。

玛格丽特在睡衣外面又套了件薄棉布长袍,从橱柜里找出拖鞋,来到走廊。大厅里又热又闷,让人几乎要窒息。灰白的晨光透过上面的天窗照进来。

她在凯西的房门前停下了,想叫醒他,这样他也可以一同去问爸爸问题。

她又决定不叫他了。这个可怜的小子半个晚上都没睡觉,让他睡吧。

玛格丽特做了个深呼吸,来到父母的卧室前,门是开着的。

“爸爸?”

没人回答。

“爸爸?你起来了吗?”

玛格丽特走进屋:“爸爸?”

他似乎没在这儿。

屋里空气沉闷,闻起来有股奇怪的酸味。窗帘是拉着的。被褥乱七八糟地扔在下。玛格丽特又朝走了几步。

“爸爸?”

不在。还 是与他错过了。他可能已经把自己锁在地下室的工作间里了,意识到这点,玛格丽特心中不太高兴。

他一定起得很早并且——

上是什么东西?

玛格丽特打开梳妆台上的灯,走到边。

“啊,不!”她叫喊着,害怕得用手捂住了脸。

单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泥土。一块块的泥土。

玛格丽特低头盯着,不敢呼吸,不敢挪动。

泥土是黑色的,看上去湿乎的。

泥土在动。

在动?

怎么会呢,玛格丽特想。那是不可能的。

她俯下子,仔细地看那层泥土。

不,泥土并没有在动。

在泥土里蠕动着的,是几十条昆虫和长长的棕色的蚯蚓。所有的虫子正在爸爸上的那块又

黑又湿的泥块中爬来爬去。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