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自由人保卫战

傍晚即将来临的时候,雷切尔·哈里边这个教友会信徒的家里正在紧张地忙碌着。雷切尔正忙着从家里的储藏品中挑出一些体积不大的日用必需品,准备给那几个今夜即将逃亡者路上使用。夕陽悬挂在地平线上,金黄|色*的余辉洒进一间小卧室里,在那里正坐着乔治和艾莉查夫妻俩。乔治把孩子抱在膝头上,一只手紧紧握住妻子的手。在这夫妻两人的脸上,我们看到的是深沉而严肃的表情,还有两颊上未擦掉的泪痕。

“哦,艾莉查,我知道你的话是正确的。你是个比我强,比我好的姑娘,我会听你的话,让我自己无愧于一个自由人。我要学习基督的仁爱之心,做个真正的基督徒。上帝知道我是多么地想做个好人,不论在怎样的逆境中。我要忘掉过去的痛苦和辛酸,忘掉仇恨,学习《圣经》,努力做个好人。”乔治说。

“等我们到了加拿大,我可以帮你赚钱。我会做衣服,还会洗熨衣服。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我们一定会找到谋生的办法。”艾莉查颇有信心地说。

“对,只要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这比什么都好。艾莉查,能够拥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要是每个人都能明白这点该有多好啊。有些人虽然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拥有妻子和儿女,却还在为别的事情而烦恼,我真不明白这些人究竟是怎么想的。虽然我们现在穷得一无所有,但我从心底里感到充实和幸福,我觉得很满足,没有什么别的奢求了。是的,虽然我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却什么也没得到,但只要我是个自由人,我就心满意足了。我准备去做工赚钱,把你和孩子的赎身钱寄给人家。至于我的主人,他已经从我身上榨去了至少五倍的买价,我是连一分钱也不欠他的。”

“可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我们还没有到加拿大呢。”

“是的,可我好像已经闻到那里充满自由气息的空气了,这令我浑身兴奋不已。”

这时,他们听见屋外急促的谈话声。不一会儿,有人敲了敲门,艾莉查心里不由得吃了一惊,赶紧把门打开。

原来屋外站着的是西米恩·哈里迪,身边还有一位教友会的兄弟。西米恩对乔治夫妻介绍那位陌生人菲尼亚斯·弗莱切。菲尼亚斯长着瘦高个儿,满头红发,看上去一副精明强干的样子。他不像西米恩那样少言,恬静,气质脱俗,相反,他的外表透出一股机警,老练的劲儿,而且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他的这些特征和他头上那顶宽边帽子以及刻板的言辞实在很不相称。

“菲尼亚斯发现了一件跟你和你的同伴们有很大联系的事情,乔治,”西米恩说,“你得好好听听。”

“的确如此。”菲尼亚斯说,“一个人在某些场合睡觉时也必须把耳朵竖起来。昨晚,我到大路边的一家独门独户的小客栈里投宿。西米恩,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吗?就是我们去年把几个苹果卖给一个戴着大耳环的胖女人的那个地方。我赶了一天的车,实在累得不行了,所以我吃完饭就在屋角的一堆货包上躺了下来,顺手拉过一张牛皮搭在身上,等着店主给我安排个临时床位,可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竖着一只耳朵吗,菲尼亚斯?”西米恩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声。

“不,我身体的各个部分都睡着了。我非常疲倦,一睡就是两个小时。但当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我看见几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一边喝酒一边谈话。我想弄清楚他们究竟在谈些什么,是什么来历,特别是在听到他们谈到教友会的时候。一个人说道,‘依我看,他们肯定在教友会居住地,’于是我开始竖起耳朵用心听他们的谈话,发现他们正在谈论你们的事情。就这样,我躺在那儿听到了他们的全部计划。他们说要把这位年轻人送回肯塔基州他的老主人那里,要拿他作榜样,好让所有的黑奴再也不敢逃跑。他的妻子将由其中两个人带到新奥尔良去拍卖掉,卖的钱当然归他们所有,估计能卖到一千六百元到一千八百元。至于这个孩子,据说要被送到一个黑奴贩子那里,那个贩子已经付过钱了。他们还谈到吉姆和他的母亲,说是要送他们回肯塔基州。他们说在前面不远的一个小镇上将有两名警察帮他们来抓这帮人。这个年轻女人将被带到法官面前,那帮家伙中有个矮个儿,一副油嘴滑舌的样子,将出庭让法官把这个女人判给自己,因为她是他的财产,然后把她带到南方去卖了。他们已经摸清我们今晚要走的路线,他们一定会追来的,有六个或八个壮汉呢。我们该怎么办呢?”

屋子里的人听了这个消息后,表情各不一样。雷切尔·哈里迪刚做了一炉烧饼,就放下手里的活儿来听这个消息,她举着沾满面粉的双手,身体笔直地站在那儿,脸上一副关注的表情。西米恩看上去表情凝重。而艾莉查伸出两只胳膊紧紧抱着丈夫,抬起头注视着他;乔治则握紧拳头,两只眼睛怒目圆瞪,有这样的表情并不出人意料。当自己的妻子将被夺去拍卖,自己的骨肉将沦落到奴隶贩子手里,而这一切又都是发生在基督教国度里,无论谁受到这些遭遇,都会出现这种愤怒的表情。

“乔治,我们该怎么办?”艾莉查浑身无力地问道。

“我知道怎么办。”说着,他走进了小房间里,检查他那两把手|枪。

“唉!唉!”菲尼亚斯一边说着,一边朝西米恩不住地点头,“你看,西米恩,这么干行了吧。”

西米恩叹了口气,“我知道,但愿事情不会糟到如此地步。”

“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到任何人,”乔治说,“如果你们愿意借给我一辆马车,给我指引一个方向,我一个人就能把车赶到下一个站去。吉姆力大无比,什么都不怕,和我一样。”

菲尼亚斯说:“太好了,朋友,可总得有个人赶车呀。你负责打斗的事情好了,你大概不知道这条路线吧,我还知道一些。”

“希望不会连累到你。”乔治说。

“连累?”菲尼亚斯说着,脸上一副疑惑而敏锐的表情,“等到你真连累到我的时候,再告诉我也不迟。”

西米恩说:“菲尼亚斯可是个精明强干的人,听他的准没错,而且,”他用手轻轻拍了一下乔治的肩膀,又指指手|枪说,“不要轻易开枪呀——年轻人容易冲动。”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对这个国家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我平平安安地离开,只是——”乔治顿了一下,眉头紧锁,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我有个姐姐在新奥尔良市场被拍卖了,我知道她将会有什么后果。上帝赐给我一双强壮的臂膀,使我能保护妻儿不再受侵犯。那么,我能袖手旁观,让我眼睁睁地看着那帮家伙把我的妻子送去拍卖吗?我不能!我就是战死,也不能让他们夺走我的妻儿。你怎么能责怪我呢?”

“凡是有血有肉的人都不会责怪你的,乔治。换了谁都会这么做的。这个世界罪孽太多,但愿上帝会惩罚那些作恶多端的人们!”西米恩说。

“假如你处在我此时的境地,难道你不会像我这样做吗,先生?”

“但愿我不会经历这样的考验,我这血肉之躯是经受不了的。”

“我相信我会变得更坚强,如果我处于你这样的处境,”菲尼亚斯说着,伸出两支又长又壮的胳膊,“乔治,如果你想找什么人算帐,不替你抓住那坏蛋我才不信呢!”

西米恩说道:“如果我们应该与邪恶抗争的话,乔治应该有这个自由的权力去战斗。不过,领袖们教导我们应该采取更加高明的办法,因为怒火并不能体现上帝的正义,人的邪恶意志并不能和上帝的正义处于同等地位。谁也无权滥用上帝的旨意,除非他得到了上帝的恩准。让我们一起来祈求上帝,不要让我们经受这种残酷的考验吧。”

“但愿上帝保佑我们。但如果我们受的考验太多,那我们会不顾一切地去拼命,让他们最好当心点!”菲尼亚斯说道。

西米恩微笑着对他说:“你显然不是生就的教友会会友,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事实上,菲尼亚斯是很有性*格的人,他是非常勇猛的人,打猎的时候连公鹿也逃不过他的神枪。后来爱上一位漂亮的教友会女会员,受她的魅力所吸引而迁居到附近这个教友会居住地。尽管他诚实、严肃且办事周到,别人找不出他为人处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那些资历深厚的信徒们却觉得他在逐渐入道的同时,明显地表现出可挖掘的潜力不大。

“菲尼亚斯做事向来我行我素,自己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干,但是不管怎么样,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雷切尔·哈里迪笑着说道。

“好了,我们还是赶紧逃走吧。”乔治说。

“我四点钟就起床了,然后就直奔这儿,如果他们按原定时间行动,我至少应该比他们早两三个小时。不管怎么说,天没黑就走总是不太保险,因为前面几个村子有几个坏家伙,如果他们看见我们的马车,说不定会故意捣乱,我们的时间就会被耽搁,我看咱们还不如在这儿再等一等。我想两个小时后我们可以冒险动身了。我先到迈克尔·克罗斯家去约他骑上那匹追风马断后,为我们在后头望风,一旦有人追来,好给我们通风报信。迈克尔的马可是匹上好的马,如果发生什么危险,他会追上来告诉我们的。我现在去叫吉姆和他的妈妈做好准备,然后就去找迈克尔。我们必须早点出发,以便在他们追上来以前顺利地到达下一站。所以,振作点,乔治,我和黑人一起同甘苦共患难,已不是第一次了。”菲尼亚斯说完就带上门出去了。

“菲尼亚斯非常能干,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把事情办好,乔治。”西米恩说。

“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为了我而让你们担惊受怕。”乔治说道。

“千万别这么说,乔治。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做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别无选择。好吧,雷切尔!”西米恩转过头对雷切尔说,“快点为这些朋友把食物准备好,我们可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赶路啊!”

雷切尔和孩子们立刻开始动手做玉米饼,烧烤鸡,煎火腿,准备着晚饭。这时,乔治和他的妻子正坐在小房间里,相互依偎,互诉衷肠,仿佛几个小时后他们就要生离死别一样。

乔治说:“艾莉查,别人拥有房子、田地、金钱、朋友,却没有我们这样真挚的爱情。我们虽然一贫如洗,但我们却相互拥有。认识你以前,除了可怜的母亲和姐姐,没有一个人爱过我。那天早上,我亲眼看着奴隶贩子把埃米利带走。临走时,她来到我睡觉的地方,对我说:‘可怜的乔治,最后一个爱护你的人也要走了,你今后可怎么活下去呢?’我站起身来,抱着她失声痛哭,她也哭了。那些是我听到的最后几句关心我的话。十年过去了,我的心枯萎了,如同死灰一般,直到认识了你。你给了我爱——让我重新起死回生!从此,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现在,艾莉查,我愿为你奉献我的一切,他们休想把你从我这里夺走。如果谁想夺走你的话,他就必须先跨过我的尸体。”

“哦,上帝发发慈悲吧!”艾莉查边说边流着悲伤的眼泪,“只要您能保佑我们安全逃离这个国家,我们别无他求了。”

“上帝难道支持那帮人吗?上帝难道没看见他们的所作所为吗?为什么要听任这一切发生呢?而且那些人还声称《圣经》是在为他们辩护。当然,他们富有、快乐、健康;他们拥有权力;他们都是基督徒;他们都希望死后进天堂;他们为所欲为;而那些贫苦、虔诚的基督徒们——和他们一样好甚至更好的基督徒们——却被他们踩在脚下。他们把我们任意地买来买去,用我们的眼泪,生命去做交易,而上帝对这些行为却视而不见。”乔治在那儿说着,好像并非一定要把这些话讲给妻子听不可,他的目的主要在于倾吐内心的痛苦和悲伤。

“乔治,”西米恩在厨房里叫了一声,“听听这诗篇吧,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乔治将椅子朝门口挪了挪,艾莉查擦去了眼泪,也过来听西米恩的朗读:“至于我,我的步子险些滑倒,我的脚差点闪失。我看见那些恶人青云直上,内心就愤愤不平,他们没有常人历经的磨难和艰辛。所以,骄傲成为他们的项圈,残暴成为他们的外表。他们那肥硕的身体使得眼袋臃肿不堪。他们的所得超乎他们的想象。他们品德败坏,恶意愚弄他人,欺压百姓,他们说话傲慢自大。因而,上帝的子民来到这里,喝尽了满杯的苦水。他们不懂:上帝如何知道至高无上者究竟有无学问?乔治,你是不是也是这种感受?”

“没错儿,我就这样觉得的。如果让我来写这首诗,我也会这么写的。”

“那好,听下去,”西米恩继续念道,“我仔细考虑过这件事,没进上帝的圣殿真叫人难以理解。我知道您一定会让他们得到万劫不复的毁灭。人醒之后还会做梦吗?主啊,当您醒来后,一定会轻视他们的形象。我将永远追随您。搀起我的右手吧,以您的教导来指引我,然后将我迎到天国中去。我愿意向上帝靠近。我对上帝信赖无疑。”

从西米恩这位友善的长者口里念出如此一首圣洁的诗,如同一首仙乐悄悄进入乔治那历尽磨难,满是创伤的灵魂。西米恩念完后,乔治英俊的脸上出现了温和而平静的表情。

“如果这个世界就是一切,乔治,你可以问问:上帝到底在哪里?可是,被上帝选为天国子民的,正是那些今生今世获得享受最少的人。相信上帝,不管你在人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总有一天,上帝会给你一个公道。”

这番话如果出自一个不负责任、随意表态的人的嘴,也许只会看作是用来感动落魄之人的浮华之辞,恐怕不会有什么成效。但是,这席话是出自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之口,他每天为了上帝和人类的事业,冒着巨大危险却依然镇定自若,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这番话的力量了。从西米恩的这番话中,两位遭遇凄惨的逃亡奴隶寻找到了一份安宁,从中吸取了力量。

这时,雷切尔温和地拉起艾莉查的手,拉她走向饭桌。大家刚刚坐定,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露丝走了进来。“我给孩子带来了三双小袜子,羊毛织的,挺暖和的。大家知道,加拿大那边一定会很冷。艾莉查,可不能失去勇气啊!”她轻快地绕过桌子来到艾莉查身边,热情地和她握手,又把一块香子饼塞到哈里手中。“我给他带了一包这样的饼,”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你知道,孩子的嘴总是闲不住的。”

“太谢谢你了,你真是太好了。”艾莉查感激地说道。

“露丝,坐下来和我们一道吃晚饭吧。”雷切尔说。“不行呀。我把孩子丢给约翰看管,炉子上还烤着饼干,我是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不然,约翰会把饼干全部烤糊,碗里的糖也会全部被孩子吃光,他就是这个样子。”说着,她笑了起来,“好了,再见,艾莉查,乔治。上帝会保佑你们一路顺风的。”说完,露丝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出了房问。

晚饭过后一会儿,一辆篷车来到了大门口。满天的星星在那儿眨着眼睛。菲尼亚斯从车上跳下来,安排其他人到车上就座。乔治一手挽着妻子,一手抱着孩子走出门来。他迈着坚定的步伐,表情镇定而坚毅,他身后跟着雷切尔和西米恩。

“你们先下来一会儿,”菲尼亚斯对车上的人说,“让我把车子的后部弄好,给女人和孩子安排一下座位。”

雷切尔说:“这儿有两张牛皮,可以把座位垫得舒服些。整夜赶路肯定会很累的。”

吉姆先跳下了车,然后小心翼翼地搀扶老母亲下车。老人紧紧挽住儿子的胳膊,不安地朝四周看了看,仿佛追捕他们的人随时会来一样。

“吉姆,你准备好手|枪了没有?”乔治用低沉而有力的口吻问道。

“当然。”

“如果他们追来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对付吧?”

“你放心好了,”吉姆答道,同时敞开胸,深深吸了口气,“你以为我会让他们再把我的妈妈抓去吗?”在他们说话的同时,艾莉查正和她那善良的朋友雷切尔告别。西米恩把她扶上了车,艾莉查抱着孩子爬进车的后部,坐在一堆牛皮垫子上。接着,吉姆的母亲也被搀扶上了车,乔治和吉姆坐在她们前面的一个用粗糙的木板拼成的座位上,菲尼亚斯从车子前面爬了上来。

“再见,我的朋友们。”西米恩在车下说道。

“上帝会保佑你们的。”车上的人异口同声道。

马车在冰冻的路面上颠簸向前,并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

由于路面崎岖不平,车轮不断发出嘎吱声,大家一路上没有说话。马车穿过一个又一个黑乎乎的丛林,跨过原野,翻过山岭,在颠簸中缓慢前进着。孩子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昏昏沉沉地躺在母亲的大腿上。可怜的老母亲终于从受惊中缓过神来。艾莉查在天快亮的时候,怀着焦虑不安的心情也生出困倦之意。总之,所有人中数菲尼亚斯的精神最好,他一边赶着车,一边哼着和教友会身份极不相称的曲子来打发时问。

凌晨三点的时候,乔治突然听到一阵急促而清晰的马蹄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他用胳膊肘儿捅了一下菲尼亚斯。菲尼亚斯赶忙把马勒住,仔细听着。

“肯定是迈克尔,”他说,“我熟悉他那种疾驰的马蹄声。”于是,他站起身来,伸着脖子朝后面的路上张望着。

这时,远处的山梁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人骑马飞驰过来。

“看,那不正是他吗!”菲尼亚斯说道,乔治和吉姆立刻一起跳下了马车。大家静静地站在那里,将视线一齐投向骑马过来的人。那人转眼之间消失在山谷之中,可那不断传来的清晰的马蹄声却越来越响,他最后出现在一个高坡上,连打招呼的声音也听得一清二楚。

“没错,就是迈克尔!”菲尼亚斯高声叫道,“喂,迈克尔!”

“是你吗,菲尼亚斯?”

“是的,有什么情况吗?他们追来了吗?”

“是的,就在后面,共有八到十个人,喝得醉醺醺的,骂骂咧咧,活像一群饿狼。”

他们正在说话的时候,隐约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上车!快点!如果非要打一仗不可,也得等我再送你们一程。”菲尼亚斯说完,乔治和吉姆跳上马车,菲尼亚斯一挥鞭,马跑了起来,迈克尔骑着马紧随其后。马车嘎吱嘎吱地向前奔驰着,时而蹦起时而向前猛冲一段,但后头追兵的马蹄声不断传来,女人们听见了,焦虑不安地往车外望去,只见远处的山坡上,一群人马若隐若现。这帮追兵又爬上一座山坡,显然他们已经发现了马车,因为白色*的帆篷非常惹人注目。一阵得意的狞笑声随风传了过来。艾莉查感到一阵恶心,将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老母亲一会儿祈祷一会儿呻吟;乔治和吉姆则紧紧握着手|枪。追兵们眼看就要赶上来了。突然马车来了个急转弯,来到一座陡峭的悬崖下边。这里山峰突兀,巨石成堆,悬崖的四周光秃秃的。这兀立的山峰,层叠的岩石,在渐渐发亮的天空下显得-阴-森而凝重,看起来这里是个藏身的好地方。菲尼亚斯十分熟悉这个地方,以前打猎的时候,他经常到这儿来。他一路快马加鞭也就是为了赶到这儿。

他突然勒住缰绳,说道:“到了!都快点下车!赶快躲到岩石中去。迈克尔,你马上把马系上车,赶快到阿马利亚家去,让他和他的伙计们赶到这儿来帮忙。”

大家动作迅速地下了车。

“来,”菲尼亚斯说着,伸手接过了哈里,“你们每个人照顾一个女人,快点。”

其实用不着他催促,他的话还没说完,他们已经翻过篱笆,飞快地向山崖跑去。迈克尔翻身下马,把马拴在马车上,然后驾着马车飞驰而去。

“快点。”菲尼亚斯说。这时,他们已经登上了山崖,在星光和晨曦的交相辉映下,他们看见一条崎岖的羊肠小道出现在面前。“到了我们狩猎的地方了,快点上。”

菲尼亚斯抱着孩子走在前面。他在岩石上跳来跳去,动作像只山羊一样敏捷。吉姆背着他那颤抖的母亲紧跟其后。乔治和艾莉查走在最后。那帮追兵到了篱笆前,骂骂咧咧地正要下马,准备追上山来。乔治他们转眼功夫已经爬上了崖顶,山道也变得越来越窄了,他们只能单列前进。突然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条宽达一码有余的裂隙,对面的山峰足有三丈来高,跟悬崖的其余部分没有连接,四周陡峭的石壁笔直得如城堡一般。菲尼亚斯不费劲地跃过了裂隙,把孩子放在了一块平坦而光滑,并长满了白苦藓的岩石上——这种卷卷的白苔藓在山顶上到处都可见到。

“跳过来!不然就没命了。”菲尼亚斯叫道。他话音未落,大家已经一个接一个地跳了过去。他们用几块松散的碎石头筑起一道胸墙,好让下面的追兵没法看清他们躲藏的地方。

“好啦,我们都过来了。”菲尼亚斯一边说,一边从石墙后探出脑袋来偷视追兵。那帮家伙在悬崖下边吵吵嚷嚷地正要上山来。“不管怎么样,那帮家伙要想到这儿来必须得一个一个地从岩石间的窄路上通过,他们正好在你们的射程之内。明白吗,小伙子们?”

“完全明白。”乔治回答道。“这件事是我们惹出来的,让我们来承担所有的风险,同他们干到底吧!”

“这一仗由你们来打是最好的了,乔治。但我还是可以在一旁看看热闹的。”菲尼亚斯一边说着,一边嘴里嚼着白珠树叶子。“看,那帮家伙在那儿叽叽呱呱地,还一个劲儿地朝上望呢,好像一群预备飞上鸡窝的母鸡。咱们应该在他们上来之前警告他们一下,让他们知道:他们如果上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在晨光的映照下,那帮追兵可以看得更加清楚,其中有我们熟悉的汤姆·洛科和马克斯,此外还有两个警察和几个在前面酒店出现过的无赖,这种人只需要拿几杯白兰地一灌,就会糊里糊涂地掺合进来,帮人捉拿逃跑的黑奴。

“嗨,汤姆,这帮鬼家伙怎么躲得无影无踪了?他们究竟在哪儿?”一个人问道。

“我看见他们往这边来了,一定没错的。这里有条小路,咱们追上去。他们不可能一下子全都跳下去,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能活捉他们。”汤姆说。

“但是,他们可能躲在岩石后面偷袭我们,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马克斯说。

汤姆以轻蔑的口吻讥笑说:“马克斯,你不会死的。你害怕什么呢?黑人都是胆小鬼。”

“我们小心点有什么不好呢?最好不要有人受伤,黑鬼们有时也是不怕死的。”

正在这时,乔治站在他们头顶的一块岩石上,用响亮的声音朝这帮人喊道:“先生们,你们是谁?你们到这儿来想干什么?”

汤姆答道:“我们是来捉拿一群逃跑的黑奴,他们是吉姆·塞尔登和一个老太婆,乔治·哈里斯,艾莉查·哈里斯和他们的儿子。我们这儿有两位警官,还有通缉他们的拘票,我们一定会抓住他们的。你不就是肯塔基州希尔比郡哈里斯先生家的黑奴乔治·哈里斯吗?”

“是的,我就是乔治·哈里斯。肯塔基州的哈里斯先生曾经把我当作他们家的奴隶使唤,可我现在已经是个自由人了,站在上帝赐予我们的这片自由的土地上,我的妻子和孩子现在都是属于我的。吉姆和他的母亲也在这里。我们带着武器用来保卫自己。如果你们想要上来的话就尽管上来吧,但第一个走进射程范围的人肯定必死无疑,你们有多少人就来多少吧。我们会叫你们全部死光!”

“好啦!好啦!”一个矮胖子说着,朝前走了一步,一边擤着鼻子,“年轻人,你说这话对你们自己是一点好处也没有。我们是执法的警官,法律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还有权力等等一切东西也都是和我们在同一条战线上。你们最好不要再犯糊涂了,乖乖地投降吧,你们最终都得投降。”

“我知道你们有权有势,”乔治语气尖刻地说,“你们想要夺走我的妻子,把她送到新奥尔良去卖掉;想把我的孩子像畜牲一样送进奴隶贩子的牛棚里;想把吉姆的母亲送回那个野蛮的家伙的手中,让他用鞭子抽她,因为他没法治服她的儿子,只好通过虐待他的母亲来出气;你们还想把我押回去进行拷打,让你们的主子们把我踩在脚下,任意地践踏。你们的法律支持你们胡作非为,你们的行为使自己和你们的法律都蒙受奇耻大辱!你们不会捉住我们。我们不承认你们的那套法律,我们也不顺从于你们的国家。我们都是自由人,我们都平等地站在上帝的天空下。我们向上帝发誓:我们将为自由而作战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乔治站在岩石顶上这个突出的位置,因而使他显得十分惹眼。朝霞把他那浅黑的脸映得通红,而极度的悲愤和绝望则使他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像要喷出火焰一般。他说话时双手高举向苍天,仿佛呼吁上帝来主持人世间的公道。

如果此时是一位匈牙利青年站在一个要塞上,勇敢地扞卫一群逃亡者从奥地利逃往美国,那他的行为一定会被视为英雄的壮举。但由于乔治是个非洲血统的青年,他扞卫的是一群从美国逃往加拿大的黑奴,因而,过分的教诲和爱国热忱已经令我们看不出他有什么英雄品质了。如果读者中有谁坚持把这看作是英雄的行为,那他自己将承担一切后果。当绝望的匈牙利逃亡者无视zheng府和权威,不顾一切危险来到美国的时候,新闻界和zheng府内阁会对他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可是绝望的黑人逃亡者采取同样的行为时,他们的行动又是什么呢?

实际上,乔治的眼神、声调、风度和坚定的立场已经让下面的人大吃一惊。要知道,一个人的胆识和毅力中会有一种奇妙的威慑刀,这种力量会使生性*最粗野的人见了,也会半天说不出话来。马克斯是这帮人中唯一无动于衷的人。在乔治结束他的讲演片刻后,他不慌不忙地扣动了扳机,朝他开了一枪。

“你们也知道,到了肯塔基不论是死还是活,你们的下场都是一样的结果。”他冷冷地说,一边还用衣袖擦了一下枪口。

乔治立即闪身往后一跳——艾莉查发出了一声惊叫——那颗子弹擦着乔治的头发朝后飞去,差点儿擦伤艾莉查的脸,接着便消失在一棵树中。

“没事的,艾莉查。”乔治赶忙说道。

“你最好还是躲起来。你对他们作演讲有什么用?他们可都是卑鄙无耻的恶棍!”菲尼亚斯说。

乔治冲吉姆说道:“喂,吉姆,检查你的手|枪有没有毛病,咱俩一起盯好那条窄路。我打第一个露面的,你打第二个,接下来就依次轮流。要知道,拿两颗子弹打一个人可真有点划不来。”

“可如果你没打中,怎么办呢?”

“一定会击中的。”乔治不慌不忙地答道。

“太好了,这小伙子还真有两下子。”菲尼亚斯自言自语道。

马克斯开枪之后,下面的人全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我想你没打中任何人,我只听见一声尖叫。”一个人终于打破了沉寂。

“我看咱们追上去吧。我向来不怕黑人,难道现在反而害怕了不成?谁和我一起上去?”汤姆问了一声,便纵身上山。

乔治听见汤姆的这番话,拔出枪来检查了一下,然后用枪瞄准了窄路口,准备射击这第一个人。

一个胆量最大的人跟在汤姆身后。既然有人领头,其余的人自然就跟着上来了。后面的人催促前面的人快走,可他们却不愿意走在前边。不一会儿,汤姆那肥胖的身躯出现在裂隙的边缘。

乔治冲汤姆开了一枪,子弹打中了他的肋部。但尽管受了伤,汤姆仍挺着,狂吼一声,纵身跳过了裂隙,向乔治他们扑去。

“朋友,”菲尼亚斯突然挺身而出,扬起他那长长的胳膊把汤姆推了一把,“这儿可不需要你。”

汤姆摔进了裂隙,在树木、灌木、圆木和碎石丛中一路劈劈啪啪地朝下滚去,一直滚到三丈以下的地方才停住。他全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躺在那儿动弹不得,只是不停地呻吟着。如果不是有颗大树的树枝挂住了他的衣襟,他肯定会摔得更重,说不定连命也没有了。这重重的一摔,让他感到极不舒服,爬也爬不起来。

“上帝保佑,这帮十足的恶棍!”马克斯说着,扭头就往山下逃去,可远比他上山的时候起劲得多。其他人也跌跌撞撞地紧随其后往山下逃去。尤其是那位胖警官,好像连吃奶的劲儿也使出来了,跑得气喘嘘嘘的。

“伙计们,你们设法把汤姆找回来,我马上回去搬救兵,拜托了,各位。”马克斯说完,也不管同伴们的意见如何,转眼之间便跑得无影无踪了。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家伙!”其中一个人说道,“我们为了他的事才来这里,他反倒先溜了,把我们搁在这儿受罪。”

另一个人说:“我们还得找那个家伙呢。他妈的,我可管不了他的死活!”

这帮人在树丛中钻来钻去,沿着汤姆的呻吟声一路寻去,只见汤姆躺在那儿,一个劲儿地呻吟、咒骂个不停。

有个人说道:“汤姆,你的声音可真不小啊,伤得不轻吧?”

“不知道。扶我起来,好吗?那个教友会的人真该死!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把他们几个扔下来,让他们也尝尝摔下来是什么滋味。”

这帮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这位躺在地上的“英雄”扶起来,两个人架着他,将他搀扶到拴马的地方。

“麻烦你们把我送回到一英里远的那家酒店里,给我一块手绢或者别的东西,我要堵住这个该死的伤口,好让它别再流血了。”

乔治从山顶往下望去,只见那帮人正手忙脚乱地把汤姆肥硕的身体往马上抬,可几次都没有成功,汤姆趴在马鞍上摇摇晃晃的,最后终于重重地栽到地上。

“不会摔死了吧。”艾莉查说,她正和其他人一块朝山下观察那帮人的行动。

“为什么不呢?摔死了才好呢!”菲尼亚斯说。

“因为死了要遭审判的。”艾莉查说。

“是啊!”吉姆的母亲说。刚才在打斗时,她一直按美以美教派的方式,在不停地呻吟、祷告,“那个可怜虫的灵魂真得受罪啦。”

“他们准是要扔下他不管了。”菲尼亚斯说。

果然,那帮人叽叽咕咕了一阵,便全部上马,扬长而去。寺那帮人一从视野里消失,菲尼亚斯说:“我们还得下山走一程。我刚才让迈克尔去找救兵,并让他把马车一起赶回来。看样子,我们得往前赶段路,好和他们碰头。上帝保佑他们能快点来。时间还早,路上的行人也不太多,我们离目的地也就两英里了。如果不是昨天的夜路那么崎岖不平,我们肯定能甩掉他们。”

他们刚来到篱笆边,就看见远处他们的马车从大路上回来了,还有几个骑马的人同行。

“这下可好了,迈克尔·克罗斯、阿马利亚都来了,”菲利亚斯高兴地叫了起来,“这下可就和到达目的地一样安全了。”

“停一停,”艾莉查说,“看看有没有办法把这个家伙弄走,他在这儿一个劲儿地哼哼,怪吓人的。”

乔治说:“嗯,这是基督徒该做的,我们把他带走好了。”

“还是把他弄到教友家里去治疗吧。就这么办,我才不在乎呢。来,让我瞧瞧他伤得怎么样了。”菲尼亚斯来到受伤的汤姆身边,仔细检察他的受伤情况。在森林中打猎的日子里,菲尼亚斯对外科手术略知一二。

“马克斯。”汤姆有气无力地说,“是你吗,马克斯?”

“不是,我想你弄错了。马克斯早已逃之大吉,哪还顾得上管你!”

“这下子,我是完蛋了。那该死的不要脸的狗东西,竟然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我可怜的妈妈早说过我会死于非命的。”

“看在上帝的份上,可怜可怜他吧。他家还有老母亲在呢。”吉姆的老妈妈说道。

“轻点儿,你别他妈的乱叫,行吗?”菲尼亚斯说。汤姆受不了疼痛,本能地推开菲尼亚斯的手。“我得给你止血,否则你就没命啦!”然后,菲尼亚斯用自己的手帕和同伴的手绢、布片把汤姆的伤口包扎上。

汤姆软弱无力地说:“是你把我推下山的吧。”

“嗯,你非常清楚,如果我不推你下山,你就会推我们下山。”菲尼亚斯说着,一边弯下腰给汤姆捆绷带。“得啦,还是先让我给你捆好绷带吧。我们可是一片好心好意。你将被送到一所房子里接受很好的照料——我想你母亲对你也不过如此吧。”

汤姆呻吟着,闭上了双眼。对他这种人来说,随着血的流失,什么生气和决心都不重要了。这位强壮如牛的家伙在此时这种孤立无助的情况下,显得格外的可怜。

救兵终于到了。马车上的座位全被腾了出来。两张牛皮被折成四层,铺在车内的一边。四个人颇费一番劲儿,才把汤姆那笨重的身体抬到车上。还没等搬到车上,汤姆就晕了过去。吉姆的妈妈见此不禁生出恻隐之心,坐下来,将汤姆的头搁在自己的怀中。艾莉查、乔治和吉姆则在车内余下的地方坐下,随后,这群人出发上路了。

“你看他的伤势怎么样?”坐在车前头的乔治对身边的菲尼亚斯问道。

“伤是伤了,不过是皮肉伤而已。当然,从山上滚下来东磕西撞的,受伤的地方肯定不会好受。血也流得差不多了,吓也吓个半死,勇气呀什么的也都没了。不过他会好起来的,经过这次,他多少应该接受点教训。”

“这下我就放心了。要不然他死了,即使有什么正当的理由,我的心永远也不会安的。”

“说的也是,杀生总是不光彩的行为。不管哪种杀法——杀人也好,打猎也好。我年轻时可是个好猎手。有一次我看见一只公鹿,已经中了子弹,在那奄奄一息地用两只眼睛看着我,让我感到杀死它真是件极其邪恶的事情。那么,杀人就是更加严重的事情了。如同你夫人说的,死了人,就要受审判的。所以,我并不认为大家对这些问题的看法过于严厉,尤其当自己想想是怎样被抚养成*人的,就会完全同意他们的观点了。”

“那我们该如何处置这个家伙呢?”乔治问。

“把他送到阿马利亚家。那儿有个史蒂芬老婆婆,人家都叫她‘多尔卡丝’,她可是个不错的护士,天性*善良,喜欢照顾别人,弄个病人给她照料,是最合适不过的事情了。我们可以把这个家伙交给她照料两个星期。”

马车走了一个多钟头,来到一所干净整洁的农舍前边。疲惫不堪的乔治他们在这儿受到了热情的款待,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随后,汤姆·洛科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一张干净而舒适的床上,这样的床铺他生来还是第一次睡。

伤口已经被仔细地包扎好了,汤姆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像个困乏的孩子,有时睁开他的眼睛,望着洁白的窗帘和房间里来回走动的人影。故事写到这儿,我们暂时和这群人告别一下吧。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