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冒名送信

星期一早上他们离开博物馆后,克劳蒂问也没问,便直接往公共汽车站走去。

“你不觉得应该先去吃早餐吗?”杰米问道。

“早点去寄信,这样他们才能快点收到。”

“你为什么不亲自送去呢?那会更快。”

“好主意。我们先去租个信箱,把号码写上去再把信送到博物馆的办公室。”

由于杰米是财政大臣,自然由他负责跟邮局的办事员接洽。

“我想租个信箱。”杰米说。

“要租多久?”

“大概两天。”

“很抱歉,”办事员说,“我们一租就是四分之一。”

“那好吧!我租八个四分之一,不就等于两天吗?”杰米说。

“是一年的四分之一,也就是三个月。”

“等一等。”杰米小声地与克劳蒂讨论。

“尽管租吧。”她力劝他。

“那要很多钱呢!”

“你为什么不先问问看到底要多少钱再说?总比在这里争论要好多了。”她的声音犹如冷水滴在热的煎锅上。

“那三个月要多少钱呢?”杰米问办事员。

“四元五十分。”

杰米对着姐姐叫道:“看吧,早告诉你要很多钱的。”

克劳蒂耸耸肩道:“晚上我们可以好好洗个澡。”

那办事员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在邮局工作的人听惯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谈话,早就以为常,脑波也早已停止传送信息,好似打一通没有入接的电话。“你到底租不租?”他问道。

“好吧,我租。”

杰米付了租金,并以假名安哥拉·马可什签了字,地址则为麻州的马堡。他拿到了八四七号信箱的钥匙。杰米·安哥拉·钦卡德·马可什觉得有一把自己信箱的钥匙,是件很骄傲的事。他找到了自己的信箱,并把门打开。

他对克劳蒂说:“这好像丽丝梦游仙境里的无底洞。过了这个小洞,说不定可以来顿意大利大餐呢!”

要杰米为了这个空洞信箱付四元五十分,已是极不容易的事。克劳蒂知道他们不可能再搭公共汽车回去的,果然没错。

虽然忙着想去送信,但他们又认为这么做太危险。他们决定找个人来帮忙送信,最好找个记不太好,年纪跟他们差不多大的人。比较稳当的方式便是找个学生体,从中挑个人来送信。他们到各个馆去寻找,走到埃及馆外,突然听到一群学生的声音。虽然他们不想再重复听一遍木乃伊的故事,但他们还 是决定在一旁观望,于是便躲到坟墓里等。(埃及的墓分成很多部分,你可以走进去参观墙上的壁画。那是个值得一游的地方。)

随着墙壁,杰米他们听得见那群学生的谈话。突然间,杰米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些人名、语凋,仿佛很久以前曾听过——在教室里、在公共汽车上。

杰米的目光与克劳蒂相接。他张开嘴,立刻被姐姐用手捂住。

克劳蒂等那些学生走过去,才把手放下来。她严肃地注视着他,点头表示:“你想得没错。”这不就是杰米班的老师和同学们吗?真是太凑巧了,他们学校的参观节目竟然安排到大都会博物馆来,而且正好是杰米那一班。

杰米很生气克劳蒂为什么要掩住他的嘴?难道他的反应真会那么迟钝吗?他再也忍不住了,脱口而出:“我还 真想加入他们的队伍,跟他们一起回去呢!”

“如果你真那么做,就表示你是个半途而废的人。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

“怎么讲?”

“你去办公室送信,告诉他们你是从格林威治来参观的三年级学生,如果他们问你叫什么名字,就说你是布鲁斯·兰欣。有人托你送这封信,而且是经过老师允许的。”

“克劳蒂,本来我想狠狠揍你一拳的,但现在我很高兴你是跟我同一阵线的。虽然你很难相处,却聪明得没话说。”

“那你是愿意照做了?”

“我愿意,这个主意太完美了。”

“那我们最好在他们回来前动手。”

杰米走进办公室后,克劳蒂就站在门外望风。万一那班学生回来,她就可以立刻冲进办公室里。杰米很快便办妥这件事,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他们并未询问他的名字。杰米全身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了下来。

“万岁!”杰米大叫。克劳蒂本想再捂住他的嘴,但没那么做。她拉着杰米由第五街的出口出去,一会儿便没入拥挤的人群中。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