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巨人杀手

第五章 巨人杀手

莱斯 利喜欢编造威胁特拉比西亚和平的巨人的故事,但他们两人都知道,他们生活中实际的巨人是贾尼丝·埃弗里。当然,她欺负的不仅仅是杰斯 和莱斯 利。她有两个朋友:威尔马·迪安和博比·休·亨肖。这两个人的个子几乎和她一样大。她们三个喜欢在操场上闲逛,一会儿拣起别人玩跳房子游戏用的石子,一会儿穿过正在玩跳绳的绳子,二年级生吓得尖叫时,她们就大笑不止。甚至她们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在女厕所门口,让小女学生给她们零花钱,才让她们进厕所。

不幸的是梅·贝尔反应迟钝,学得精明的过程很慢。她的爸爸给她带了一包特温基牌子的点心,她自豪得不得了,一上了校车把什么都忘了,就向另一个一年级生大声说:“比利·琼,你猜,我今天的午饭是什么?”

“什么?”

“特温基!”她大叫了一声,即使你坐在后排,两只耳朵都聋了,也能听见。杰斯 通过眼角的余光,感到看见贾尼丝·埃弗里活跃了起来。

他们坐下之后,梅·贝尔还 在说着爸爸给她的特温基,声音超过了马达的轰鸣。“我爸爸从华盛顿给我带来的!”

杰斯 又向校车后部的座位扫了一眼。然后凑到她的耳朵边说:“你最好别说这些该死的特温基了。”

“因为爸爸没有给你带东西.所以你妒忌了。”

“好,好。”他耸了耸肩,越过她的头顶,朝莱斯 利看着,似乎在说,我告诫她了,是吧?莱斯 利点点头,表示答复。

午休的时候,他们看到梅·贝尔哭叫着向他们走来,两个人谁也没有感到太惊奇。

“她偷了我的特温基!”

杰斯 叹了口气,说:“梅·贝尔,我不是给你说了吗?”

“你要杀了贾尼丝·埃弗里。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莱斯 利轻轻抚摩着梅·贝尔的头,说:“嘘。”但梅·贝尔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报仇。

“你要把她打得粉碎!碎尸万段!”

他很快要和戈德齐拉夫人本人发生争执了。但说:“打架讨不回任何东西,梅·贝尔。特温基现在已经垫到贾尼丝·埃弗里的肚子底下了。”

莱斯 利笑了,但没有能使梅·贝尔乐起来。“杰斯 ·阿伦斯 ,你只会叫。如果不是只说不做,他们拿了你妹妹的特温基,你就要狠狠地揍他们。”她重新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杰斯 强硬起来了。他避开了莱斯 利的眼睛。天哪,无法逃避了。现在,他必须去和那只母猩猩斗了。

莱斯 利说:“看,梅·贝尔。如果杰斯 找贾尼丝·埃弗里打架,会发生什么事,你知道得非常清楚。”

梅·贝尔用手背抹了一下鼻涕,说:“她会使劲打他。”

“不——。和女生打架,他会被学校开除。你知道特纳先生对找女生打架的男生的态度。”

“她偷了我的特温基。”

“我知道她偷了,梅·贝尔。杰斯 和我正在考虑让她付出代价的方法。是吧,杰斯 ?”

他用力点了点头。什么方法都比答应去和贾尼丝·埃弗里打架强。

“那怎么办呢?”

“现在我还 不知道怎么办。我们一定要仔细地计划,但我向你保证,梅·贝尔,我们一定会向她报仇。”

“在胸口画十字发誓?”

莱斯 利庄重地在胸口画了十字。梅·贝尔满怀希望地转向杰斯 ,杰斯 也在胸口画了十字,但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因为在操场的中央对着一个一年级的学生在胸口画十字发誓,而感到自己是个傻子。

梅·贝尔抽着鼻子大声说:“没有看到她被碎尸万段那么好。”

莱斯 利说:“对,没有那么好,我肯定没有那么好。但是,只要特纳先生管这所学校,这就是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了,是吧,杰斯 ?”

“对。”

那天下午,他们蹲在特拉比西亚要塞里,开了战事会议。怎样才能向贾尼丝·埃弗里报仇,又不被镇压或被勒令停学——这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

他们先想了两个办法,在她的校车座位上放蜂蜜和在她的搽手液里掺胶水。在两人一致否定了这两个办法之后,莱斯 利在想另外的办法:“或许我们可以让她在干什么事的时候被抓住。你知道,她在女生厕所里抽烟。如果我们能够让特纳先生在里面冒出烟来的时候经过那里——”

杰斯 不抱希望地摇摇头。“不用五分钟,她就能知道是谁告的状。”在他们考虑贾尼丝·埃弗里对向校长告发她的人会怎么样时,有一会沉默。“我们既要向她报仇,又不能让她知道是谁干的。”

“是。”莱斯 利嚼着杏干,说,“你知道像贾尼丝这样的女孩最恨什么?”

“什么?”

“被捉弄。”

杰斯 记得,那天在校车上他使大家嘲笑贾尼丝的时候,她的模样。莱斯 利是对的。老河马皮上也有缝隙,什么东西都有弱点。“对。”他点点头,开始笑了。“我们是不是能用她正在发胖的事恶心恶心她?”

“对于,”莱斯 利慢慢地开始说,“对男生怎么样?她粘上谁了?”

“我想是威拉德·休斯 。七年级的每个女生在他走过她们身边的时候都会摔倒。”

“好。”莱斯 利的眼睛闪光了。计划一下子就齐了。“你看,我们给她写一张字条,假装是威拉德写的。”

杰斯 已经从罐头盒子里拿出了铅笔,从石头下面抽出了一张笔记本纸。要递给莱斯 利。

“不,你写。我的字,对威拉德·休斯 来说,太好。”

他准备好,等着。

她说:“好,呣,‘亲爱的贾尼丝。’不好。‘最亲爱的贾尼丝。’”

杰斯 犹豫了,有点怀疑。

“相信我,杰斯 。她会吃这一套,而且非常得意。好。‘最亲爱的贾尼丝。’不用担心标点符号或别的什么。我们必须做得像真的是威拉德·休斯 写的。好。‘最亲爱的贾尼丝,或许你还 不相信我,但我爱你。’”

他一边写,一边问:“你想她会……?”

“我给你说过,她会非常得意。像贾尼丝·埃弗里那样的女孩,在这种情况下,只相信他们所想要的东西。好,开始。‘如果你说,你不爱我,那会撕碎我的心。所以,请你别说不爱我。如果你爱我像我爱你那么深,亲爱的——’”

“等一等。我写不了那么快。”

莱斯 利等着。他抬起头来之后,她用月光那样柔和的声音继续说:“‘今天下午放学以后在学校后面见面。不要担心赶不上校车。我希望和你一起走回家,讨论我们’——‘我们’两个字用大写——‘亲爱的,爱你,吻你,威拉德·休斯 。’”

“吻你?”

“是,吻你。还 要在那里打几个叉‘×’,排成一小行。”在他写的时候,她停了一会。他写完之后,从他的肩膀上面看过去。“喔,对。再加‘又及’。”

他加了。

“呣,‘不要告诉任何人——谁都不要告诉。现在,让我们的爱保持秘密,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干吗加这一段?”

“真傻,这样她一定会跟一些人说。”莱斯 利又读了一遍字条,点头,满意了。“好,你只拼错了两个词:‘相信’和‘两个’。”她又琢磨了一会,说,“咦,我还 相当擅长这个。”

“肯定的。你在阿灵顿可能有过巨大的秘密爱情。”

“杰斯 ·阿伦斯 ,我要杀了你。”

“嘿,姑娘,你杀了特拉比西亚的国王,会有麻烦的。”

她骄傲地说:“弑君。”

“‘使’——什么?”

“我给你讲过哈姆莱特的故事吗?”

他滚过来仰卧着,高兴地说:“没有。”上帝,他喜欢莱斯 利的故事。到那一天,他的画画好了,会叫她把这些故事都写成书,让他插所有的画。

“好,”她开始讲,“曾经有个丹麦王子,名叫哈姆莱特……”

他在脑子里画了一个阴森森的城堡,受尽折磨的王子在胸墙边走着。你怎么能让一个鬼魂从云雾里出来呢?当然,用蜡笔不行,但用颜色,你可以在一层颜色的面上上一层淡色,这样,你就能开始看到一个苍白的人形从纸里面显现出来。他开始激动得发抖了。他知道,如果莱斯 利让他用她的颜色,他就能做到。

向贾尼丝·埃弗里报仇的计划中,最困难的部分是放字条。第二天早上,在第一遍铃响之前,他们就溜进了教学楼。莱斯 利在前面,离开几码的距离。这样,即使被看到,谁也不会认为他们是一伙的。一起偷偷摸摸在走廊上走的男生和女生,如果被抓到了,特纳先生处理得特别严厉。她到了七年级教室的门口,向里窥视。然后,打信号叫杰斯 继续向前走。他的头发一根根竖起来了,觉得脖子都痛。上帝。

“我怎么能找到她的桌子呢?”

“我以为你知道她坐在哪儿。”

他摇摇头。

“我想你只能一张一张地找了,直到找出来。快。我给你放风。”她无声无息地关上门,让他匆忙地看每一张课桌,还 要尽量小心,不要把东西弄乱,但他的两只手显得很笨拙,而且抖得厉害,简直拿不出任何东西来看姓名。

突然,他听到莱斯 利的声音。“喔,皮尔斯 太太,我正在这儿等您呢。”

上帝。七年级老师正在门外走廊上朝这个教室走来。他站着,僵住了。门关着,他听不到皮尔斯 太太是怎么回答莱斯 利的。

“是,老师。这座楼的南头有一个非常有趣的鸟巢,因为”——莱斯 利进一步提高了嗓门——“您知道很多科学知识,所以我希望您能花一点时间,和我一起去看看,教我是什么鸟搭的巢。”

一阵模糊的回答声。

“喔,谢谢您,皮尔斯 太太。”——实际上,莱斯 利是在大声地叫喊——“要花点时间,但就一会儿,这对我来说,却能学到很多知识!”

听到离开的脚步声,他立即飞快地在剩下的几张桌子里找。啊,好了,他找到了一本有贾尼丝·埃弗里姓名的作文本。他把字条塞到桌子里,放在最顶上。然后迅速跑出教室,进了男厕所,藏在一个小隔间里,等铃声响了之后,出来,到了自己的教室。

午休的时候,贾尼丝·埃弗里和威尔马、博比·休挤在一起。她们不再取笑小女生,而是三个人手挽着手慢悠悠地去看大男生玩橄榄球了。在这三人组走过他们的时候,杰斯 看到贾尼丝的面色红润,一脸傲气。他的眼睛向莱斯 利骨碌碌地转着,莱斯 利也向他转了一下。

下午,校车快开的时候,一个七年级的男生,比利·莫里斯 ,向普伦蒂斯 太太喊,说贾尼丝·埃弗里还 没有上车。

威尔马·迪安传话说:“没有事,普伦蒂斯 太太,她今天下午不乘车了。”接着是一阵大声的耳语:“我想你们都知道,贾尼丝有一个重大的约会,你们知道和谁。”

“和谁?”比利问。

“威拉德·休斯 。他对她已经疯了,几乎受不了了。甚至要陪她一路走回家。”

“是吗?那,穿304号球衣的,刚刚把威拉德·休斯 从后排座位上拉走。要说他有重要约会,似乎他知道得不多啊。”

“你说谎,比利·莫里斯 !”

比利大声骂了一句,整个后排就热烈讨论起来了,贾尼丝·埃弗里和威拉德·休斯 是不是相爱了,他们是不是在秘密约会。

比利在下车时,冲着威尔马喊:“你最好告诉贾尼丝,威拉德听到她在全校散布这个新闻,他会气得发疯的!”

威尔马的脸涨得通红,对着窗外叫:“好,你这该死的!你给威拉德说去。你就会明白。只要问问他那封信!你就会明白!”

后来,他们坐在城堡里的时候,杰斯 说:“可怜的老贾尼丝·埃弗里。”

“可怜的老贾尼丝?她活该,什么东西都是该的,现在只是一点点!”

他叹口气说:“我认为,但是,还 ——”

看来,莱斯 利受到了伤害。她说:“你不是因为我们干了这事而遗憾吧,是吗?”

“不遗憾。我认为我们必须这样做,但是还 ——”

“还 什么?”

他露出牙齿笑了,说:“或许是我把对贾尼丝干的这件事,当做你对鲸鱼杀手做的事了。”

她用力按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我们出去,找一些巨人,或者径直往前去打仗。我对贾尼丝·埃弗里感到恶心。”

第二天,贾尼丝·埃弗里踏上校车的时候,眼睛在向每一个人挑战,眼神里感到有话要说。莱斯 利用胳膊肘轻轻捅了一下梅·贝尔。

梅·贝尔睁大了眼睛:“干了——?”

“嘘。干了。”

梅·贝尔完全转过了身,盯着后排;然后转过来,戳了戳杰斯 :“是你们使她那样发疯的吗?”

杰斯 点点头,努力把点头的动作做得尽可能地小。

莱斯 利低声说:“我们写了那封信。但是你绝对不能给任何人讲,否则,她会吃了咱们。”

“我知道,”梅·贝尔的眼睛亮了,说,“我知道。”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