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只有我们去的地方

“一个只有我们去的地方”

杰斯和莱斯利转身跑过珀金斯老宅后面的空地,一路跑下,到了那条干河床,干河床一边是农田,一边是树林。河床岸上长着一棵老沙果树,不知多少年前曾有人在树上拴了一条绳索。

他们先后抓住绳索,荡过了溪谷。那是一个秋天,秋高气爽,在荡过去的时候,如果你往上看,就会给你一种飘浮的感觉。杰斯 仰着头,清澈明亮、绚丽多彩的天空使他陶醉。他飘啊,飘啊,像懒洋洋地飘动在蓝天的一大团白云。

莱斯 利叫他:“你知道我们需要什么吗?”杰斯 与天空一起陶醉,一时想不出需要人间的任何东西。

“我们需要一个地方,”她说,“只有我们去的地方。非常神秘,我们决不能告诉全世界的任何人。”杰斯 荡了回来,伸脚撑住地,停了下来。莱斯 利放低声音,几乎是耳语般地说:“那可能是一个完全秘密的国家,”又说,“你和我将是那里的统治者。”

我写这本书,原来是献给我的儿子戴维·洛德·佩特森的,但他在读完之后,要求我在这一页把莉萨的名字也写上,我照办了。希望他们勇往直前。

献给戴维·佩特森和莉萨·希尔,向前走下去。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