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星空下的惨案

 天气:立秋以后,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晚风。繁星满天,犹如在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中,镶满了亮闪闪的钻石。

“啊,真的是虎皮猫!”老老鼠扭头看到我快要窒息的样子,忙问,“笑猫老弟,你没事儿吧?”

我两眼发直,刚才还怦怦直跳的心仿佛也停止了跳动。这也许是因为思念太久,也许是因为久别即将重逢。

我就这样痴痴地望着烟囱上的虎皮猫,就像我以前在翠湖公园的那个落满梨花的草坡上,痴痴地望着塔顶上的猫一样。

虎皮猫的身后,是滚圆的落日。落日被一片绚丽的晚霞簇拥着。当天边只剩下最后几缕晚霞时,高烟囱上的虎皮猫被衬托成一个美丽而孤独的剪影。

不一会儿,这个美丽而孤独的剪影,也随着最后一缕霞光的消失而看不见了。

我还痴痴地望着烟囱口。

“笑猫老弟,你的心上猫找到了,我和老秃也该回去了。”

我没有理会老老鼠。

“你在看什么呢?难道你要一个晚上都这么看着烟囱吗?笑猫老弟,你为什么不爬到烟囱上去找她呢?”

“我上得去吗?”

我想起了翠湖公园的白塔。除了虎皮猫,没有谁能爬上那座塔。

“那是烟囱,不是白塔。老秃都能上去,你当然能上去。”老老鼠叫住了已经跑远的老秃,“老秃,回来!麻烦你把笑猫老弟带到烟囱上去。”

“我还没吃晚饭呢。”

“是你的晚饭重要,还是笑猫老弟的事重要?”

我相信老秃一定在心里说,他的晚饭重要。只因老老鼠在鼠界的威望太高,老秃不能违抗他的命令,所以老秃尽管心里不乐意,但还是带着我们向烟囱走去。

老秃熟门熟路。看得出来,他经常来这里。

“在遇到那只虎皮猫之前,这座烟囱几乎就是属于我的。我天天在烟囱上晒太阳。”老秃突然讨好地对我说,“我希望你马上和虎皮猫结婚,最好在今天晚上就结婚,然后你把虎皮猫带回翠湖公园。”

我终于明白了,老秃肯给我提供线索、肯带我到这里来的原因,根本不是像老老鼠说的那样。所谓“老鼠对猫宽宏大量”,所谓“老鼠对猫的无私奉献”,都不过是好听的借口罢了。老秃真实的目的,是想重新把烟囱占为己有。

我们来到了烟囱下面。两只老鼠不肯再陪我上去。

“笑猫老弟,我祝你幸福!”

我相信老老鼠对我的祝福是真诚的。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我心里明白,老秃是另有所图。

两只老鼠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爬上高烟囱,比我想象的容易得多。我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爬上去了。

虎皮猫被满天的星星包围着。从前在翠湖公园,她也总是在有星星的夜晚,整夜地呆在塔顶上,和星星们在一起。

现在,虎皮猫和我近在咫尺。我轻轻地走到虎皮猫的身后。星光下,虎皮猫背部的线条是那么优美。我又听见了我的心跳声。

我的心中充满了柔情,想慢慢地靠近虎皮猫。我深情地叫了一声,虎皮猫猛地一回头,我还没来得及看清虎皮猫的脸,就被推下了烟囱。

“啊——”

那烟囱至少有几十米高。我的惨叫声凄厉而悠长,随着我的落地又戛然而止。

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