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甜美清晰的回忆 2

“因为你爸爸,是个特糟糕的学生!你记得吗,老兄?”

“爸爸险险地躲过了一拍,看起来不太高兴。但是这没妨碍拉比埃尔先生大笑。

“你记得那次你把一整瓶墨水都倒到艾尔内斯特的口袋里吗?”

“爸爸看了拉比埃尔先生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说:

“一瓶墨水?艾尔内斯特?......不,我记不得了。”

“你当然记得!” 拉比埃尔先生喊起来,“你还 被停学了几天呢!那次在黑板上画画也是,你记得吗?......”

“您再来一片火腿吗?”问。

“在黑板上画画的那次是怎么回事啊?”我问爸爸。

爸爸拍了下桌子,对我嚷嚷说他命令过我吃饭时要乖乖听话不问问题。

“黑板那件事,就是你爸爸在上边画老师的漫画,就在他画完的时候老师进来了!她给了他三个零分!”

我觉得这很好笑,但是我看了看爸爸的表情,觉得最好别马上笑。我要把笑忍到晚一点我呆在自己房间里的时候。可这不太容易。

把烤肉端上来,爸爸开始切。

“八乘以七是多少?” 拉比埃尔先生问我。

“五十六,先生。”我回答他(我们今天早上在学校刚学的,真走运!)。

“真棒!”拉比埃尔先生喊,“你让我很吃惊,因为你爸爸,在算术方面......”

爸爸也喊了起来,不过他是因为没切到烤肉,却切到了自己的手指头。而拉比埃尔先生真是个快活的人,爸爸着手指头时,他一边大笑一边对爸爸说爸爸没比以前更灵巧些,就好象那次在学校里爸爸的足球和教室的窗户那场事件一样。我没敢问足球和窗户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事,不过要我说,我看爸爸一定是把教室的窗户打破了。

很快端上了甜点,拉比埃尔先生的盘子里还 有烤肉呢。砰!水果馅饼上来了。

“很对不起,”说,“不过小家伙要早点睡觉。”

“对,”爸爸说,“你快把甜点吃完,尼古拉,然后上去,明天还 要上学呢。”

“那窗户,爸爸是把它打碎了吗?”我问。

我说错话了,因为爸爸一下子气得满脸通红。他说我如果不想没得吃,就快点把水果馅饼吞下去。

“那快窗玻璃被他碎成什么样了啊!然后他的行得了个零分!” 拉比埃尔先生对我说。

“喂!上去!”爸爸嚷嚷。

他从桌子边站起来,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拎了起来,一边说:“快啊!”

我还 在吃我喜欢的水果馅饼,馅饼里还 有樱桃呢。当然了,在爸爸这么做的时候,馅饼掉了下去,甚至掉在了爸爸的衬衣上。但爸爸那么着急赶我去睡觉,居然什么也没说。

晚些时候,我听到和爸爸上楼到他们的房间。

“啊,”说,“你们共有多少甜美清晰的回忆啊!”

“好啦,好啦,”爸爸说,听起来不太高兴,“我不打算再见他了,这个雷欧!”

我呢,我觉得再也见不到拉比埃尔先生满遗憾的,我觉得他还 是满好玩的。

尤其是今天我在学校得了个零分,可爸爸什么都没说。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