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道

仕途于我,官职于我,皆为浮云。世人道我厌世,我却颇逍遥自在,寻得一方净土。

一纸,一笔,一亩薄田,独醉乡间。

弱冠之年,曾得一官职,“在昔曾远游,直至东海隅,道路迥且长,风波阻中途,此行谁使然?”路途之辛酸,便也一一得知。辞官归家,也是看透了浮世的假假真真。借山归隐,道也是怡然自得。

篱下那遍地的黄菊唉!倩傲,清傲!望那秋菊朵朵,洋洋洒洒写下一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野之趣,那醉于勾心斗角的高尚之士,又岂能品之?

偶尔也会忆起曾经寥寥几年的仕宦生涯,未有满腔热血,虽想一展宏图,就此作罢了。眼前青山薄田,独一人醉于秋菊之间,也是安好。既选择归隐,就权流连其中。

“愿言蹑清风,高举寻吾契。”田园之美,是雅,是美,是清闲,却不及心中那方桃花源。自诩是隐士,到头来也不过只是不沾世俗的平凡人罢了。怨世态纷乱,只逃避隐逸,我怨,我问,我叹惋。为何隐世,为何愿过食不果腹之生活?寻思片刻,终在眺望到那延绵山峦后释然——不似桃源,胜似桃源。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久视后,我长舒一气,田园自然才是美事一哉。纵使道狭,草木长,也别有一番风味。

醉罢,一壶温酒,卧醉在狭道之上,我自有怡然陶醉之情。或困顿牢骚,一壶酒下肚,也终释然。若我选择官宦仕途,眼前怕是一片宽旷大道吧?醉意朦胧,我哈哈大笑,是大道,是丝绸与珠玉砌成的富贵大道。但道之险恶,不如乡间一处无名小径。

未择,官宦大道;择,乡间小径。我,陶渊明,不慕官名,只盼一方净土,吾悠然其中,足矣!

相关评论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