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那事·那幸福

关于我

我该怎样来形容自己呢?一个从小就离开父母而生活在外婆家的可怜孩子?还是一直被外公外婆的爱满满包围的幸福小孩?是一株寂寞孤独的仙人掌?还是一朵快乐热情的康乃馨?我只能说,我不知道。这也许就是那并不完美的童年留给我的唯一痕迹。

关于家

这是我小学毕业第一次重回这个我生活了六年的地方——外婆家。我更愿意称它为“我家”。也许这里没有爸爸,没有妈妈,也没有淘气的妹妹,但这里有着我深爱的外公外婆以及和我有着同样命运的表哥,这里有着我最快乐的回忆。我喜欢这里,甚至胜过喜欢我现在的家,虽然时间已经无法再回到过去。

曾经,就是在这个院子里,我和外婆一起在温暖的午后剥玉米,黄灿灿的玉米粒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一颗颗金子,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诱人,阳光下的外婆是那样的和蔼,那样的慈祥。记得她让我带一些回家给爷爷奶奶吃,我还皱着眉头嫌玉米太重,死活不愿带,但外婆的话总是有着一股魔力,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我还是带了一些回家;曾经,就是在这张餐桌上,我和表哥常常会为了一些小事而吵得不可开交,眼睛瞪得一个比一个大,喉咙扯得一个比一个响,最后总是在外公的阻拦下结束这一场场可笑的“战争”,默契地把明争改为了暗斗;曾经,就是在这间客厅里,我们围着电视吃西瓜,那瓜的味道是那么的甜,那么的令人难忘,也许是因为夹着亲情的缘故吧。吃罢,外公和表哥开始对武侠片进行了“深入探讨”,外婆半躺在藤椅上,微微眯起眼睛,开始饭后的首轮小憩,还不时发出一阵阵鼾声,俨然一个可爱的孩子(因为外婆长着一张又白又胖的娃娃脸)。而我则会窝在沙发上看小说,亦哭亦笑,所以经常被表哥取笑是精神错乱者;曾经,就是在这厕所门外,我急得跳脚,不停地催促,表哥却悠哉游哉地在里面打游戏,假装没听见;曾经,就是在这个房间里,这块地板上,我和表哥着打扑克竟忘了明天还要上学;曾经,就是在这张床上,枕着这个枕头,我做过那么多或美或恶的梦,我的泪水在思念的夜里一次又一次地打湿着这块枕巾……

呵,不知不觉中,我竟在这儿留下了这么多的记忆,心中竟埋下了这么深的留恋和不舍。

关于爱

时间不早了,该走了,毕竟我最最亲的家人已经从云南回到了我身边,我有了真正的家,这不是我盼望了15年的结果吗?不该是令人高兴的吗?下次再来吧,下次再来捡拾我已失落的童年记忆。

我坐在车上,望着窗外阴冷的夜色,昏暗的路灯,行人的影子逐渐变短,又逐渐被拉长,脑海被铺天盖地的往事填满……

还记得那个停电的夏夜,雷雨肆无忌惮地下着,我们大家坐在屋檐下,静静地听着外公讲故事,他那慈祥沉稳的嗓音让轰轰的雷雨声不再令人心烦,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聆听着外公那浅浅的诉说。在外公的世界里,永远没有时间,没有不安,只有满满的恬静,安心。时间不早了,雨却越下越带劲,电也迟迟未来,外公和外婆带我们回房睡觉,分别为我和表哥扇扇子。我不记得外公给我扇了多久,只觉得那晚在外公沉稳的呼吸声中,我睡得很甜很香,很安心。在湿湿的空气中,我闻到了爱的味道,淡淡的,却很难忘。

重温着这份爱,那路灯仿佛亮了一些,那夜色也仿佛淡了一些。回忆这东西总是那么奇怪,让人想挣扎着出来,反而却越陷越深……

外公在我生病时那焦急的神情,是爱;外婆因我的理想成绩而笑得合不拢嘴,是爱;表哥陪我一起胡闹,是爱;大家一起帮忙装修房子,是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爱!

灯,好像又亮了一些。

一直很幸福

到家了,闹了一天的妹妹却还在熟睡,看着她那甜蜜的睡脸,一定做着一个好梦吧,她是那样的幸福。我又何尝不是幸福的呢?只是这幸福就像春天里的阳光,不热烈,却时时刻刻地温暖着我,不被发现,但永运存在,永远地眷顾着我——这株曾经孤独的矢车草。

我,一直很幸福,也希望每一个人一直幸福!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