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情

老爸老妈都是老夫老妻了,原本平平淡淡紧张忙碌的上班生活也即将结束,那生活的小事也如浪花一般地可爱与美丽。夕阳下的生活,更是美丽多彩。

周末,老爸下班回来,见家门大开,知道是我在家,便扯开嗓门大喊:“阿军阿军!”我尚未应声,一旁在烧菜的老妈赶紧催我道:“快出去快出去,你爸有事呢!”我不耐烦地放下手中的活计,边走边说:“没事的,他只会问你回来了没有。”

“你快去,你爸叫得这么急,肯定是有事的。”老妈有些发火了。

我快步走到门口,果然,老爸一边推车一边劈头盖脸地就问:“你妈回来了没有?”

现在家里忙着搞装修,老妈为了联系方便配上小灵通。这不,我妈的电话便很固定地一天响三遍。上午,“你买材料了吧?看好了,钱要算仔细了。”中午,“吃饭了吗?吃了就好,没什么事,就打个电话给你。”傍晚,“我下班了,你在烧菜了没有?”有时电话打多了,我妈就假装生气:“你再这样烦我,我就关机了!”这时,老爸总是陪着笑脸,然后挂了电话,五分钟还没到,又来一个电话:“这是最后一个电话,等会肯定不打了,你回来时小心些,注意安全。这回我真的是最后一个,不打过来了。”

老爸老妈夫妻几十年了,老爸的烟史也有几十年了。烟是他的良师益友,但老妈对此极为“吃醋”。如果为买一件东西,老爸有些心痛时,老妈就拿烟来回敬他:“我这东西还能用,你这烟真是没用,而且还有害呢,你却把它当作宝贝!”话至此,他就拿起烟,笑着不再言语。今天,老妈把他刚买来的烟藏起来了。看,没过多久,爸便烟瘾犯了,楼上楼下,橱里柜外,桌下椅上,到处找烟。老妈眼里在看,心中偷乐,便上前问道:“你在找什么?”

“不找什么,不找什么。”老爸怕老妈说他吸烟,便搓搓手,目光闪烁,总是往柜子深处、桌子上面瞟。老妈笑笑也不多问,管自己走了。没一分钟,他又屋内屋外地寻起来,厨房角落、客厅沙发、卧室棉被,一边东翻西找,一边念念有词。不料又碰上老妈:“你到底在找什么?”“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老妈走后三十秒,他又开始找,边找边回忆:“刚才我明明放在……,怎么会没有的呢?真是奇怪了……”正当老爸皱着眉头努力回忆时,老妈轻拍他的肩膀,手中的烟盒一摇:“你是在找这个吧?”

“你知道的嘛,我是在……”他不好意思地笑着,“嘿嘿,给我吧。”

“给你,你接着。”老妈把烟盒一扔,他立马接住,却发现烟盒是空的。便一脸的无奈,陪笑道:“嘿嘿,让我抽一支吧。”

老妈笑着从口袋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支烟,递给他,他立即接过,在鼻子贪婪地闻了闻,掏出打火机,小心地打着火,正要往烟上点,妈一把抢过烟,问道:“就一支?”

“就一支嘛。”他皱着眉头叹道。

“那吸完了要干活的?”老妈又加条件。

“行行。”

接过烟,他像一个小孩子似的蹦到阳台上去吞云吐雾了。老妈笑着看着他。

夕阳的余辉下,爸妈都像镶了一道金边,那阵青雾,缭绕在旁边。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