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初雨

一直很喜欢听笛音,觉得笛子实在是一种奇特的乐器。会吹笛的人,轻轻吹两句,就有一种空山路远的感觉。有琵琶配合更是撩人心弦。两种乐音同时响起,相互应和,绵缠婉转,给人空旷寂寥的感觉。

初次听《临安初雨》是在学校广播站。

那一天,阳光很好,春风和暖。当《临安初雨》响起来,一位会吹笛子的同学正和我一同走在青石砖上。她轻轻抬起头,笑得天晴日暖:“是笛呢。”这么说时,阳光正透过娇嫩的新叶投下来,能看到淡淡的绿,淡淡的光,伴着笛声飘渺,甚是美好。

乐曲先缓,空寂无边,似轻轻流淌的风,翻开一页一页的书,一页有空廖群山,一页有泉水叮咚。

继而由缓转疾,曲折而上。似有一名着红衣的女子,手持一把画着梅的折扇,在纷纷而落的白雪中蹁跹。她心爱的男子在巨大岩石上盘膝而坐,横起笛子,闭上双眼为她伴奏。红纱中,一双纤纤玉手朦胧。她的脚步铿锵,他的笛声坚定。轻盈的一个旋转,红纱漫天飞舞。一曲终了,有隐约的鸟鸣声。她抬起头,目光刚好与他相汇。

曲子先徐后疾,一步步腾升,如一声声鼓锤,嘭嘭嵌到心底去。这铿锵的鼓锤下面,还飘渺着琵琶的曲折缭绕声。笛声混着琵琶声,形成一道清河,汇入人的心里。

会笛的同学见我听得入迷,不禁莞尔。轻轻推推我,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笑我:“你这么喜欢笛音,我教你好了。”我连忙摆摆手,打趣:“学,就不必了。你吹笛罢!我想听。”她爽朗一笑,干脆地应下。

隔天下午,她就把我拉到了她家楼顶的天台上,手心里握着一条绛色的绒布,里面的长笛隐约可见。

站在台顶上,一望无际,小城的风光如画卷般展现在眼前。朋友轻轻拉开绒布,墨黑的笛子闪着沉稳的光。头顶上,是蓝蓝的天空,金黄的太阳。她的笑如阳光一样在我眼前铺展:“听好,这就吹了。”我点点头。

她转过身去,面对着小城,轻轻将笛子举在唇边,微微启齿,一个细小的转音飘了出来,在眼前的小城渐渐消散。忽的,又愈吹愈急。攒一口气,一个高音吹上去,笛音达到高潮。她的脚步微微靠近眼前的栏杆,凭栏远望小城,笛声铿锵,眼神坚定,苋红的福节随着她的动作轻微晃动。

不久,笛声渐渐低沉微弱,一曲《临安初雨》终了,余音消散在小城的天际。有一排大雁从绿汪汪的树梢上滑过来,悠悠然悠悠然远逝了。

天好空阔。眼前的落日陡然一片辉煌。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