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霜·雪

风拂过,海棠也已落,一地残香指向那枯叶蝶。月下柳,花前水,闹市中曾相携,万家灯火在我眼前明灭。

清晨,我与你共赏一抹白。

马路两旁灯火还末灭,就在此时我与你瞧见街道旁那独自绽放的花儿上覆盖着厚重的霜,这霜让花儿低下了头。你便径直走去,将那笨重的霜轻轻擦拭去。

拿起水桶与你一齐走向菜园,路旁的草还带着一抹白,于是你用手将那一抹白抹下,轻轻玩弄着,我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你。当它化作晶莹的水滴时,我便与你一同走向了菜地里。

看到眼前的一抹白,你便问道:“姐姐,为什么这些菜上都有白白的东西啊?”“这是霜,等你上了初中你就可以深入了解它了”我说道。你默默地低下了头径直走向种着白菜的地里,把白菜里面装有的霜轻轻拿起便说道,“姐姐,这是霜耶”我们对视着笑了许久。

我拿起手中装有水的盆子向那“口渴”的蔬菜洒去,那水在空中滞留了一下便降落在充满了霜的蔬菜中。那霜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全不见了。

几年前,翩如雪,西月东落天色微曜,面前一景雪翩翩;老街小巷复暄嚣一同赞叹雪无情。

雪花在高空中忍受了严寒的考验,日炼成花,化成薄片,密密地在天与地间织成一张白色的花网。它们有着轻盈的身姿、动人的气息、醉人的芳香但是它们好似随性惯了,都歪歪斜斜、横七竖八地落在屋檐、定居点上,躺在老树的枯枝和寥寥无几的草地上。雪花及其聪明:它们都会留有空隙,因为挤在一起便是互相消融而留有空隙可以展现出每一朵雪花的美丽。

几年前的雪,不会立即消融在砂石中,它们要等到春天的阳光唤醒,它们在春风与春光中消解自己,化成水,滋润着每一处事物。

雪是轻柔的表达,它们给土地涂上了纯洁无暇的白,那白干净得让人疼惜,即使是小动物、人还是其他生物的心中也会生出温柔来。

你看,在风中摇摆的松树和白桦树的枝叶上都变成了玉条,那些草甸子也都变成了一个个白色的蘑菇。

轻叹海棠花谢,不知为何皱了一下眉。人间风景也因冬天而美丽。愿春光里幻化成一只无关风月的枯叶蝶。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