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砍价

鞋店不大,静默在老街的一隅。店主是个阿嬷。带着金丝圆眼镜,待人谦逊有礼。这爿店的牌匾下挂了一块白板,醒目的“拒绝砍价”,用红笔描了又描。

店开了十几年了,一切都是老样子,包括那块“拒绝砍价”的牌子。一年一年更迭,鞋店的生意却是每况愈下。“阿嬷啊,鞋子适当的砍些价,把挂了几十年的白板摘了,鞋子会更好卖些的。”巷子里有人劝阿嬷。阿嬷穿着洗的发白的淡蓝色碎花布衫,指着那块白板,声声掷地:“拒绝砍价。”

姐姐,店里的鞋子都是婆婆亲手做的,一双八十。”阿嬷六岁大的拉着一位路过女人的手,怯怯地说。那女人的眼睛在太阳镜下匆匆瞥了那鞋店一眼,摆弄了一下自己刚烫的头发,看了阿嬷的孙女一眼,终是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进了店。那女人坐在棉布沙发上,指着刚试的布鞋,问道:“这鞋子不砍价?”阿嬷笑着点头。“暖和倒是暖和,也挺舒服。”女人扫视了一圈店中的鞋子,还是皱了一下眉,“式样嘛,就不太……”“我知道,但不接受砍价的。”“那就……”女人耸了耸肩,拿起身旁的精致小包,“哒哒”地出了店。小孙女儿在旁涨红了脸,嘟着嘴盯地上的鞋,半晌才嘟囔道:“为什么不砍价,或许还能买下来。”“姑娘唷,拒绝砍价不是为了利益的不让步哟,是为了自己,仅仅是为了自己。”小孙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午后的暖阳毫不吝啬地倾泻在小巷子里,洋洋洒洒了一地,阿嬷搬了凳子坐在店门旁,“拒绝砍价”的白板下,低着头,笑着纳新鞋。一针一线一丝不苟地缝着太阳的温度。

“为什么‘拒绝砍价’呢?”有人问阿嬷。阿嬷笑了,似乎很高兴回答这个问题。十几年来邻居只劝“砍价”,“为什么”却从没有人提过。阿嬷转头看了看鞋店中的鞋,又低头看了看手中未纳完的新鞋,舒眉笑了。“价钱不砍,是因为我的辛劳价钱,砍不了;生活的价钱,砍不了;人生的价钱,砍不了啊!所以……”阿嬷抬头看着那块白板,声声掷地,“拒绝砍价。”白板仍然挂在那里,无人再劝摘了那板。

拒绝,并不是因为执拗,而是不想让辛劳掉价;让生活掉价;让人生掉价。所以拒绝。

在空中晃着的白板,是一位阿嬷固执而又让人钦佩的坚守。醒目的“拒绝砍价”,用红笔描了又描。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