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剑

喜欢这座古城,喜欢那个老铁匠铺里传出的铸剑声。

我本以为,铸剑,是在武侠小说里才有的场景,几日前的督见,才发现其惊为天人。

“卖糖葫芦喽,小姑娘,你要来一个吗?”

“小姑娘,我们这儿的帽子特别可爱,要不要来店里看看啊?”如此热闹的老街,所有人都想尽办法揽客人,吆喝叫卖声一片,而我,却唯独留意到那不起眼的铁器铺子里,传出的“当——当”的敲铁声,我悄悄移步,到了店门口,声音戛然而止,代替它的,是清冷而又苍老的言语:

“是谁?”老铁匠没有抬头,只是一边摆弄着手里的工具,一边对我的到来产生了好奇。我没有回应,悄悄的跨进门槛,又悄悄的来到老铁匠身边,看着他有条不紊的准备接下来的工作,似乎并不曾知晓我的到来。

“小姑娘,”他突然发话“你知道铸剑吗?”

我一愣,小声回答:“我听说过,但从来没见过。”

老铁匠笑了,“你看好了。”他娴熟的将一块铁块放在大火中,加热到变红,发烫,最后熔化,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小升初那会儿,我本也像铁块那样坚强的,可激烈的竞争,小考的失利就总在我身下添柴加火,冷冰冰的看着我一点点被困难烧的发烫,变红,最后熔化,变得像水一样柔弱,没有一点棱角,对外界没有任何威胁。

“当——当”敲铁声再响,将我从思绪中扯回来,老铁匠早已将铁水倒入模具,半凝固后,用小锤敲打,我一惊,那赤红的铁面,被小锤打磨的更加锋利,远远强于最初的样子,铁片化成铁水,铁水又铸成一把锋利的剑。

“凡事不经磨合,怎能成大器。”

这还是老铁匠清冷而又苍老的声音。

铸剑,铸的是心中的一把剑。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