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住我家

按照惯例,每个周末都要回乡下奶奶家,但这回不太一样,车上还载着一个澳大利亚的交流生,一个长我三岁,个头差不多高的金发男孩Marcus。

车子还未停稳,浓郁的桂花香便洋洋洒洒地向我们袭来,芳香入骨,带着丝丝甜味儿,让人沉醉其中;田埂上,满地的芝麻杆金黄一片,讲述着丰收的喜悦;菜地里,晚熟的茄子垂着重重的下巴,宣告这一季沉甸甸的荣誉。Marcus一个劲地点头,直竖大拇指表示喜欢。

好动的外国友人屁股还没坐热,便饶有兴致地向小河走去。河里躺着一串地笼,我们十分幸运地瞧见一只被俘的小龙虾,它挥舞着钳子,不甘心地抗议着。我习惯性地将之收为战利品,奈何好心的Marcus坚决把它放生。

顺着小龙虾逃走的方向,Marcus见着了我曾祖母的小屋,那里几十年无人居住,是块荒地。屋后有片竹林,Marcus提议搭个帐篷,我并不同意这个想法。“Why?”他忽闪着蓝色的大眼睛,一脸疑惑。我遗憾地告诉他:“这里环境差,又没有工具。”“那没关系,我们可以就地取材,我爸是装修工程师,我相信我们可以搭一个很好的房子。”Marcus不停地比划,以证明自己是个熟练工。所幸我也喜欢挑战,而且是荒野求生贝尔的崇拜者,OK,两人说干就干。

Marcus瞄准了竹园里最粗壮的一根竹子,怎么切断呢?他让我稳住竹竿,自己用胳膊肘使劲推下去,庞大的竹子如同华夫饼干似的“啪嗒”断了下来。这根竹子有近六个我那么高,也差不多是整个竹园的祖宗了,可接下来对这个大块头的肢解,他显得不知所措。我灵机一动,用生硬的英语和肢体语言,告诉他用石头来切断竹子,我挑了一块锋利的石头捶打竹子,我俩你一捶我一敲,轮流进行。竹子里迸出了木屑,随即一股水流了出来,我明白,那是经过竹纤维净化的雨水啊,赶紧接了一口,凉凉的,涩涩的,甜甜的,他也猛灌了两口。大自然多么善解人意,解了我俩口渴之急。

很快,竹子被平均分成了五段,我们将其中四段的棍尾围成了正方形,将四头扎在一起。砍下了竹叶,将其揉成一团,如同塑料布一样铺在帐篷上,可以说是密不透风。好啦!一个漏斗形的竹帐篷拔地而起,真是一项了不起的杰作哇!

没想到,中外两国人可以合作得这样完美,从活蹦乱跳的Marcus身上,我看到了他是那么热爱中国的田园风光,也懂得了要学会尊重大自然,拥抱大自然,与环境和谐相处,获创意其乐无穷。我越发觉得司空见惯的乡下风情,正重新焕发起勃勃的生机。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