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汤白发语

那一树繁花,就像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即使眷恋,即使不舍,最终也将离开岁月的枝头。而那满地的落花,则承载着我们过去的回忆,拾起一片,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熟悉的音容又呈现在耳边、眼前。

昏黄的灯光下飘飘洒洒着温柔的尘土,你倚着古老的红木躺椅,八仙桌上的收音机里放着你最爱的淮剧,你也跟着哼了几句,手里拿着一本发黄的菜谱,嘴里还嘟囔着:“小丫头还在长着身体,得给她好好补补。”一道道“量身定做”的菜肴就像无声的语言,包孕着你的爱!我在不经意间惊动了你,你看着站在门边痴笑的我,说:“丫头,咱们今晚吃童子鸡怎么样?”我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却留在了奶奶银白的发丝上。那一片银白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忆儿时,我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奶奶的身后,跟着她到麦地里。我乖乖地坐在田埂上,脖子上还挂着水壶,仰起小脸看着奶奶在麦田里割麦,手中的镰刀挥起、落下,挥起、落下……真是有节奏的动人“语言”!一阵风吹来,送来阵阵凉爽,奶奶身上宽松的白色衬衫也鼓了起来。在我看来,她好似一艘船在汹涌的麦浪中乘风破浪。晶莹的汗珠渗进她刀刻般的脸庞,她随即用手一擦,顺手再盘起她那黑亮的长发。

我赶紧跑去,将手中的水壶递给奶奶,我再一次细细地端详起她来:干瘦的脸,黑黝黝的皮肤。我最喜欢的是她那头黑亮的长发,在我看来,那才是最美的,和眼睛一样会说话。奶奶的黑长发也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因为其他小朋友的奶奶都是短发,而且有的早已花白了。记得那时,他们都很羡慕我有这样一个年轻的奶奶。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这种美永远不要褪色!

不知不觉,我竟看得入迷了。奶奶用水壶轻轻地敲了我的头,我这才回过神来。我再次回到田埂上,看着远处奶奶瘦小的身影,还有她在风中飞舞的发丝,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变成淡淡的金黄,真美啊!

思绪被拉回,再一次回到厨房里,看着奶奶的长发已变成短发,黑色已变成白色,不知怎的,我竟有一些伤感。厨房早已被水汽布满。奶奶掀开锅盖,一阵香气扑鼻而来。“童子鸡好咯!”我赶紧飞奔到锅前,望着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童子鸡,不管烫不烫,赶紧尝了一块,嘴里时不时地呼出热气,奶奶看着我笑了,嘴角显现梨涡。看着奶奶的笑,我的心里暖暖的。

美味的童子鸡、花白的头发都不会张口说话,可它们分明是世上最动人的语言,带给我融融的暖意!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