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树在歌唱

人间四月天,

向往与惜别纠缠着这个乍晴还雨的春天

二中的树,拥有很美的名字。

有一株树叫结香,仿佛有一鼎香炉袅袅德地氤氲出百转千回的云烟,轻轻浅浅地缭绕于一韶华女子,令人有飘然醉态。另有一株豆梨,宛如一垂髫小儿,笑出胖胖的酒窝,捧着豆大的欢喜或感伤,懵懵懂懂地长大。

粗粗翻看手中的《植物档案》,时而惊叹,时而又被“代代”、“十大功劳”这样的名字逗得笑出来。回到目录,却又惊叹于这样一本小书的风度——要说“柏”,绝不一概而论,而是细细地分列出侧柏、刺柏、龙柏、花柏等等六项,尽管人们大多并不对他们细加分辨,它却想要细数每一株树的故事。

它会为老银杏置一整页额外的全景图,也不忽略细叶结缕草这样随处可见的纤弱植物——二中从不掩饰自己对一花一叶的柔情蜜意,它对所以生灵都一视同仁地呵护抚育。这样的二中,常使我恍恍惚惚地以为,尽管历经了万千草木枯荣,见证了许许多多人的来来去去,它却是一直记着每个人、每株树的音容笑貌的,就算我们自己也已遗忘。

也许是相处得久了,常发现人如其树、树如其人,看见风从树梢穿过,就像见到某个熟识的人在笑语晏晏。

二中的学生像火棘,看似平实低调,却在用怒放的青春泼洒出炽烈的梦,在荆棘里高歌猛进。

二中的老师像水杉,他们心里有一把尺,丈量自己的姿态,每一株都是如出一辙的正直坚毅,深秋簌簌而落的松针则如同谆谆教诲,温柔地洒落人心。

还有那些默默无闻的管理员、修理工,他们像朵朵昙花,每每于夜阑人静处开放,端一颗洁白朴素的心,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二中的人,就像二中的树一样,分享着动人的故事。

三年前,曾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困在食堂,束手无策。是一群高三学长学姐,每人挎着六七把伞,闯入暴雨,把我们“接回家”。我们还来不及道谢,他们已融入书山学海,执笔奋战。

两年前,我们班一次考试失利,本预料会有一场暴风骤雨,却听见物理老师沉重又愧疚地说:“都怪我,是我没教好你们。”他已近花甲,却很少显出长辈的厉色,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原谅,给我们讲很多生活的道理。他会在讲解能量守恒定律的课上谈及“福”字守恒,告诫我们有舍有得、祸福相依;他会在任何考试前鼓励我们,又在偶尔的考砸之后安慰我们;他从不说自己“走心”,却让我们每个人听到他的话都很安心。还记得他笑着说:

“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

“和你们在一起,尽管累一点、苦一点,但是心里很幸福。”

一年前,久违了过节感觉的我们,竟在中秋节收到石榴和月饼,又在圣诞节收到糖果,彼此眉宇间似乎都洋溢着小学时代过六一儿童节的喜气。其实,二中的人性化管理和种种福利随处可见。我们成人礼上有大摇臂,晚自习中途有夜宵,留校从来宽松,不拒绝也不强制,有时还为离家远的同学单独破例。像这样的“自由”和“关心”,在二中,太多太多。

还记得初中老师常说,初中三年是很快的,高中更快,一眨眼就过去了。这句话,要到高三才明白它的实际含义。对二中的感情,只有在经历了这三年之后,细细咀嚼品味,才知其浓烈,才明白自己对二中的依恋已在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

今天,身为二中人,我却只能用我贫瘠的语言表达出这三个字的分毫重量。只希望明天的你们,别像我这样后知后觉,等到只剩百余天才恋恋不舍。

从一开始就热爱她吧。经过二中的每一棵树旁边,去侧耳倾听,你一定会听见,在微风细雨中,在灿烂霞光里,树在轻轻摇摆着躯体,轻轻地歌唱。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