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错过的……

我曾经错过清晨的朝霞,错过正午的蓝天,错过绚烂的夕阳,也许还错过氤氲的月色;我曾经错过春花的烂漫,错过夏荷的静谧,错过秋果的丰硕,也许还错过冬阳的温暖……曾经错过的,全都慢慢退去了我“小小历史”的深处,除了,除了……那次作文竞赛预选赛。

那本是一个极普通的上午。

依旧是大课间,依旧是跑步,依旧是“校园之声”广播……唯一的不同,是广播结束前的那则通知:“为了进一步做好‘板桥杯’初中生现场作文竞赛预选赛的工作,请各班语文老师将参赛选手名单于今天下午上课之前报知教导处,每班可报五到六人。”

一听见“作文竞赛”,操场上即刻就炸开了锅:有耸耸肩膀、双手一摊装做毫不在乎的;有愁眉紧锁、唉声叹气好似大难临头的;还有满面红光、踌躇满志标榜舍我其谁的……

“这次一定有你了,黄星月。上次比赛,你获大奖的!”曹颖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成为大家瞩目的中心。我获过奖的?对,上次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我得了二等奖……浑浑噩噩的,自从升入初三,自从数理化越来越让我胆颤……差点都忘了。单凭这,老师也一定会选我的吧?老师如果选我,多好啊,既然这次参赛的学生数还挺多!要知道,写作,可是我校园生活中最感兴趣的一项活动了!可是,可是……如果老师不选我呢?……“在想什么呢?看你一脸愁云笼罩的样子!”曹颖狠推了我一把。猛吃一吓的我,这才缓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到底怎么了,我这是?心底隐隐的担心,又为何?”笑完,我忍不住又拷问起了自己。

第三节课,英语。往昔短促的四十分钟,今儿慢得像蜗牛……

第四节课好容易到了。语文老师也终于在我的千呼万唤中,盈盈走上了讲台!简短的师生问候之后,她面带微笑,声音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直奔“作文竞赛”这个主题而来:“王驿……”紧张的我,几乎忘记了呼吸。她顿了一下。目光在我身上拂过,春风一样,妈妈的手掌一样。“快了、快了,就到我了……”,那一刻,我极力稳住自己,可心跳依旧自顾自加速、呼吸依旧自顾自急促。“曹颖、黄丽娟……”一个个别人的名字从老师的口中欢快蹦出,却终于没有我的……凉飕飕的。好冷啊!寒潮来了,教室里这是?病了,我这是?

后来,老师都关照了大家些什么,又领着大家学习了什么……我一概不知。往昔短促的四十分钟,今儿,确实蜗牛一般,慢慢爬行在我的心上。

放学了。同学们都去吃饭了,我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摘抄本捂住脸。我在心底一个劲地骂自己:“黄星月,你算老几!你以为你是谁!你作文竞赛得过奖有什么用!你数理化成绩不好呢!再说,这班上就你一个作文好吗?就你一个作文竞赛得过奖吗?你总是自不量力!你总是自以为是!你还以为自己是那只能变白天鹅的丑小鸭呢!你错了!你真的错了!睁开眼看看——你那么渺小!你那么卑微!你那么大众,那么普通,那么不起眼……”

吃完饭,曹颖又回到了教室。看着我满脸的泪痕和满面的无助,她吃惊地:“不过一场比赛而已。对你而言,就这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那种近乎疯狂的热爱,她不能理解。

预选赛,黄丽娟与王驿得了校一等奖;后来,黄丽娟作为一等奖第一名又代表学校去市里参加了‘板桥杯’初中生现场作文竞赛;后来,现场作文竞赛的成绩揭晓,黄丽娟得了市三等奖。

看着她在作文竞赛的路上越走越远,我只能默默祝福,并暗暗难过。如果老师把参赛的机会给我……我想我也行!我甚至比她走得还要远!

可是,怪谁呢,这一切?如果我在数理化学习上再主动一点,如果在事发当日我不是一味地自暴自弃,如果那会儿我主动找语文老师争取一下……再多的如果,都没有用了。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往后,不论有怎样的作文竞赛,我都要主动参加。我再不能还没参与竞争,就先把自己打倒,还一直赖在地上等待救援。毕竟,有些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不回来;而有些救援,我永远都等不来……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